140429024353_cn_gao_yu_624x351_afp (1)高瑜(资料图片)

高瑜已被收押超过半年。

中国资深媒体人高瑜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案周五(21日)在北京法庭不公开审理。

总部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此前夕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放弃对高瑜的所有刑事控罪。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高瑜的案子是对言论自由,信息自由的直接攻击。中国必须放弃对高瑜的所有刑事控罪并立即释放她,否则将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

人权观察指出,中国严厉的国家保密法所涵盖的范围远远超出了“国家安全”,且概念含糊。高瑜案所涉及的所谓“国家机密”是包括有关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和媒体自由“七不讲”的中共文件。而根据中国措辞含糊的保密法,共产党的内部文件全都成了“国家机密”。

人权观察还表示,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今年5月8日播出的高瑜认罪供述是在警方胁迫下作出。

高瑜的律师莫少平本周二对BBC中文网说,高瑜在庭上表示因警方以儿子赵萌来要挟她,继而“违心的”作出了有罪供述。莫少平认为,透过刑讯逼供所取得的证据应当被排除。

“牵扯儿子”

70岁的高瑜是在4月24日突然失去联系。至5月8日,官方新华社引述北京市公安局说,高瑜在外界与她失联当天被警方专案组控制,“并在其居住地起获了重要证据”,继而被刑事拘留。

同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晨间新闻栏目也播出了一段“警方提供画面”,视频中一名被指是高瑜,但被遮去样貌的女性说:“我认为,我做的是触及法律的事,危害了国家的利益,我做的是非常错误的。我是诚心诚意接受教训,而且要认罪。”

莫少平对BBC中文网说:“因为高瑜的先生(赵元康)刚刚去世,她就一个独生子,所以听到她儿子可能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当然就——按她本人所讲——心理上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和精神上的痛苦。”

“所以她说:‘我是违心的做出有罪供述。’”

一些媒体后来证实,赵萌与高瑜是在同一时间被警方带走。至5月下旬,当时仍在担任高瑜辩护人的资深律师张思之对外透露,赵萌已获准回家,法律状态是“取保候审”。

至9月底,张思之因健康理由不再担任高瑜辩护人,高瑜胞弟高卫继而委托莫少平接手。

(撰稿/责编:李莉)

来源:BBC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