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共在香港的下一步

Share on Google+

2020年6月16日,香港的抗议民众。(美联社)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面对香港爆发的大规模抗争活动,中共现在祭出了港版国安法进行反制。港版国安法目前还没有公布全部内容,但如何执行等具体详情已经逐渐露出轮廓。最近发生的两则引起港人议论和担忧的事情,大概就可以让我们看到,中共在宣布要制定国安法之后,下一步要做什么了。

6月13日,因参与多场「反送中」抗争,遭北京直接点名为所谓“乱港四人帮”之一的的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再次向法院申请暂时撤销离港限制,却遭法官拒绝,但法官却未当庭说明理据,仅称“将择日颁布书面理由”。整起案件涉及2017年黎参与六四维园晚会之际,遭记者贴身追逐骚扰,黎怒斥记者,却遭港府指控恐吓。这项指控并非重罪,且黎智英在香港有庞大的媒体事业和资产,脱逃的可能性并不大,且港府前不久连续两日将包括黎智英在内的13名曾参与六四晚会民主派人士起诉,现在拒绝撤销离港限制,就不能不引发外界联想:为什么不肯让黎智英离开香港? 或许我们可以在中国官方的说明中找到线索。

6月15日,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在深圳举办基本法研讨会,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致辞的时候表示,“港版国安法”会赋予中央和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执法及司法权,强调中央会保留权力,“直接管辖”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所谓直接管辖,就是中国国安机构跨境执法,直接到香港办案。虽然邓中华强调中央政府要直接处理的将会是极为重要和特殊的案例,但用这番谈话对比香港法庭禁止黎智英离开的布局,所谓“特殊案例”指向何人,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以我观察中共当局对于他们认为的“敌对势力”的一贯做法,我认为中共为了打压香港抗争,一定会採取所谓“杀鸡儆猴” 的手法,也就是说,他们在国安法通过之后,援引该法条例,以“重大案例”为理由,对香港的民间领袖採取强制措施,希望通过摧毁领导力量,以此化解抗争运动的能量。

这当然是对香港抗争运动的特点的误判。因为香港的勇武派才是抗争运动的主力,他们从来没有,也不会接受黎智英,李柱铭,甚至是黃之鋒等人的指挥和领导。中共一旦抓捕这些民间领袖,不仅不会影响到香港抗争运动的发展,反而会激起更大的社会反弹。但我相信,一贯僵化的中共,即使对这样的后果有一定的认知,也不会放弃传统做法。或者说,不这样做,他们也找不到更有效的镇压香港民主运动的方式。

如果北京真的一意孤行,黎智英必定是中共的首选打击目标之一。香港法官不允许黎智英出境,很可能就是中共要对黎出手,甚至不排除国安法通过以后,把黎等人带到中国审讯的可能。除此之外,黃之鋒,李卓人等一些具有组织实力和号召力的香港民间领袖,也应当已经在中共的黑名单中,都可能成为第一波被国安法处理的对象。

很多香港人,到现在还在天真地幻想国安法通过之后,不会追溯过往,也不会把港人带回中国内地审讯,这是不了解中共的结果。北京既然在国际压力下,仍然孤注一掷要通过国安法,就绝不会让它成为一纸空文。港人面对中共,要有最坏状况发生的思想准备。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阅读次数:3,5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