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爱,就是永不分离

Share on Google+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 (罗马书 8:35 和合本)

爱,就是在一起,爱就是永不分离。佛教里有一种苦,就是爱别离——明明相爱,却被分别远离。基督与我们的爱,会因为“患难”“困苦”“刀剑”就被隔绝么?

我们看人的爱。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天呀!我渴望与你相知相惜,长存此心永不褪减。除非巍巍群山消逝不见,除非滔滔江水干涸枯竭。除非凛凛寒冬雷声翻滚,除非炎炎酷暑白雪纷飞,除非天地相交聚合连接,直到这样的事情全都发生时,我才敢将对你的情意抛弃决绝!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能有多深呢?一个人放弃对另一个人的爱需要发生什么样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天地重新混沌,除非世界消亡,要不然没有什么能隔绝我对你的爱,要不然没什么能阻挡我要与你相知相拥在一起的冲动。

人与人的爱能爆发怎样不可思议的能力啊!爱,能让王子打破身份的高贵低贱,与灰姑娘走到一起;爱,能让罗密欧与朱丽叶,打破家族的世仇,努力走向一起;爱,甚至能让一条蛇,修炼千年,变成人形,而突破人与妖的界限,走到一起。

爱,就是打破阻断的墙,永远在一起。上面的爱,有的是童话,有的是小说,但都表现出一个主题——那就是爱渴望打破界限,努力在一起,不分离。爱,就是不离不弃;爱,就是我的眼中只有你。如果爱就是我们相爱唯一的原因该多好啊!

现实里我们有这样纯粹的,没有任何渣滓的爱么?也许没有。现实里,可能不是王子爱上了灰姑娘,罗密欧爱上了朱丽叶,白素贞爱上了许仙,更可能的是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界限分明,男才要女貌,门当要户对。

地位、身份、学历、年龄、贵贱……,像一堵堵墙,一道道门,横亘在我们相爱的路上,变成无法跨越的距离。

打破一个个界限藩篱的爱,难道只在我们想象的世界里存在?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隔断的墙。这个世界也许只有恨所带来的隔离,是人与人之间无处不在的“最遥远的距离”。他人即地狱!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作者:泰戈尔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所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瞭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
一个却深潜海底

泰戈尔的诗歌《最遥远的距离》表现出了人类爱的无能为力。明明相爱,中间却隔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分类带来的隔绝:是飞鸟与鱼的距离。你是飞鸟,我是鱼,你是你,我是我,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海里。你喝的是咖啡,我吃的是大葱蘸酱,如何可能生活在一起呢?

同样的诗歌,《上邪》,我觉得写的基本上是灵里的爱,写的是另一个世界里关于爱的追求——爱,就是跨越这个有形的世界,努力在一起;而泰戈尔的诗歌《最遥远的距离》则写出了这个世界里爱的现实悖论——爱,那人所无法消除的最遥远的距离,让我们无法在一起。

到底是什么产生了分离,制造着隔绝,而让明明相爱,却无法在一起呢?人身上的罪。“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各书 1:15 和合本)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偷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从躲避神的面开始,人就一步步远离上帝,与上帝隔绝,而终于落进死亡——是人与神隔绝的距离。

神的爱,特是要借着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打破人与神的隔绝。“你们从前远离 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是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以弗所书 2:13-15 和合本)

如果耶稣基督不流血,不被作为赎罪祭献在十字架上受死,我们的罪就始终是一堵墙,挡在我们与神相遇的路上。如果耶稣基督不从死里复活,死亡就依然是死亡,死亡就是最大的隔绝——相爱的人依然会被死亡分离。

诗歌《上邪》里“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在死亡面前,不过是一句废话——不用天地合,死亡就可以带来诀别,生与死的隔绝。没有耶稣基督的爱,打破了生与死的界限,人的爱如何能打破这生与死的隔绝呢?梁山伯与祝英台,最多也只是化蝶双飞,终究无法相拥为人。耶稣的复活,让爱战胜了死亡所带来的隔绝。没有耶稣基督的复活,没有永生,爱原来如此软弱乏力。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觉得泰戈尔诗歌的这几句表达了耶稣基督对我们的爱的困境——明明耶稣基督来了,为我们死了,又复活了,因为我们的不信,耶稣就是站在你面前,你却依然不知道神确实爱你。

对那些信耶稣基督的人 “谁能定我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死了,而且复活了,现今在 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 ”(罗马书 8:34 新译本)有谁还能在我们的爱上建造城墙呢?死亡也不可能。难道是被下在监狱,被人侮辱,受逼迫患难,能让我们相信神并不爱我们,而与神隔绝与人分离吗?不是的。神,甚至将祂的独生子,祂所爱的,赐给我们,为我们死,而且复活了,谁还能让我们与神的爱分离呢?

“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 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罗马书 8:38-39 和合本)

是的。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我们借着信心与耶稣基督在一起,就是活在爱中,永不分离。谁,想让我与基督的爱隔绝,他就是可咒可诅的。这是神“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 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马书 8:30-31 和合本)感谢神的恩典的爱。哈利路亚!阿们!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3,5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