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谈艺术的标准问题

Share on Google+

我认为,艺术只有方法,没有标准。艺术不是科学,不可能拿着尺子去量一个艺术作品是否符合标准。

学习艺术创作,只是学一些创作方法,而不是学什么判定艺术的标准,而方法其实并不限于书本上的那些。事实上人类一直都在不断地发掘新的方法。你把现代自由诗拿给李白、杜甫看,他们肯定说不是个玩意,但现代人却认为是艺术,这说明什么?说明艺术本来就没有标准,它是以一定数量的人的认同为条件的。前些年那些正统艺术家们都把通俗歌曲视为垃圾,现在通俗歌曲也上大雅之堂了。一些所谓正统艺术家总是自以为权威,拿着他们学的方法当成准则,去判定作品,对于不符合他们的标准的东西就视为低劣的,这其实是怕别人别人抢了他的饭碗,动摇了自己的权威地位,这种人往往都难有什么创新,难创作出真正好的作品,充其量也只是模仿。当初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作品刚问世的时候,很多人都批评、鄙视,后来他却成就了一种流派,成为世界顶级艺术大师。教条主义只不过是专家们的护身符,是不自信的表现。

曾经有一位专业音乐人说我谱曲的歌曲《是时候了》把“的”放在句尾不好,尤其是放在音调较高的地方更不好,然而他却忘了,齐秦的歌曲《狼》恰恰是把“的”放在句尾,并且是最高音处,反倒体现了一种苍凉,同时也与狼的嚎叫声极为神似。事实上,《是时候了》是当今一位著名的民主人士朱虞夫的诗作,他因为这首诗被判了七年牢,现在还在监狱里,我不可能擅自改动他的作品,只能是尊重原作,我在作曲时那样处理,我认为算是最佳的了。当然,一般来说,最好是不要这样做,但却不是绝对的,也要看具体情况,有些情况就只能这样做,有些情况甚至是这样做反而更好。

又比如说歌曲拗口的问题,事实上,对于说国语的人,所有的粤语歌都是拗口的,更不要说外语歌了。

如果要说艺术有标准,那就是美,美是什么?古希腊的美学家毕达哥拉斯说:美就是和谐。而和谐其实是相对的。

中国古人讲究绝对和谐,于是把音阶中的4、7这两个不和谐音排除掉了,搞成五声音阶,使得中国音乐的发展受到了局限。而西方人则善于地运用4、7这两个不和谐音,结果创作出很多丰富多彩的作品。

艺术应该由大众来判定,如果一个艺术作品大众不能接受,那也只能束之高阁、自娱自乐。对于那些大众都认同的东西,专家硬要说它不符合艺术标准,那只能是自找没趣。

象中共那样用政治标准去衡量艺术作品,更是荒谬。

2014年6月27日

阅读次数:9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