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沉重的自我

Share on Google+

我要把文字拆开
流干它的血,那红色的毒液
我一一净化
让天成为地,让雨飞成雪
白的不是白,黑也不是

在神经的末梢放火
在方块的牢里我们杀人
这是偶然的命运

电子在轨道上跃迁
我将在未来的路上等你
等你一人前来,膜拜我
杀死我

注:原诗歌题目为《未来》,后修改为《沉重的自我》。
2011年3月2日 于长沙租来屋
2020年7😽月2日 于基督里稍作修改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2,4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