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转世(11)

Share on Google+

11.Z计划

王锋在台湾问题上倒是不玩政治,也不唱高调,他从心里想打台湾,而且想亲自指挥。这也是他愿意调到军委参谋部的原因之一。那时主席当政,武统台湾提上了日程,装备部只是递家伙的角色,参谋部才能站到第一线。对于王锋,一生没打过仗的军人就是笑话,随着退休临近,这笑话越来越成为他的心病。然而在主席身后上台的这伙当权者,重新又让打台湾变得渺茫起来。王锋甚至考虑过暗中用「替身」制造擦枪走火,促使把打台湾的生米做成熟饭。然而现在已经看得很明白,即使有了擦枪走火,两边的当政者也会一块压住不开战。台湾这样做正常,弱方谁想跟强方硬碰硬?中南海的变化出自哪里呢?王锋在看到Z计划后才真正明白——正是怕破坏Z计划。

不过这从另一个方向启发了王锋,在他进入军委第一副主席白冀武 [1]的办公室时已做好方案。他要把两件事炒成一盘菜——用打台湾阻止Z计划,用阻止Z计划促成打台湾,就看能不能说动白冀武了。

白冀武是主席提拔的。当时他紧跟主席,利用反腐搞掉了前前总书记任命的军委第一副主席,由他取而代之。军委主席一向是中共老大亲自担任,然而老大百务缠身,管具体事的军委第一副主席其实才是中国军队的实际掌管者。主席死后,哪怕只出于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惯例,新权力也会换掉白冀武,目前只是在过渡。下台日子步步逼近,白冀武每日惶惶,能平安降落倒也罢了,只是他跟着主席搞掉了两个军委副主席,两百个将军,清洗数万军官,其中自杀者就有数百,那些人都对具体执行的白冀武愤恨至极。只要他下台,当年他怎么整别人,马上就得尝到同样滋味。

白冀武的办公室跟篮球场差不多大,让走进去的人感到自身渺小。白冀武对王锋不打招呼也不抬头,继续处理文件。军队高层分行伍派和学院派,互相看不起。有家庭背景的「太子派」两派都不喜欢。王锋既是太子派代表人物,又有学院背景,行伍出身的白冀武对他双重不喜欢。新任总书记秦邦上任后约谈军队将领,与王锋谈的时间最长,也让白冀武猜忌。其实他们只是谈国际军事战略,以秦邦的弱势,对让谁接白冀武的班根本没有决定权。

王锋站了三分钟,白冀武从花镜后面扫了他一眼,「坐。」王锋故意只坐沙发边缘,背挺直不后靠。中国官场下级在上级面前都是这种坐相。王锋却是恶作剧心理,当成防驼背的锻炼,换得白冀武多听进去几分话。白冀武半闭着眼睛靠在牛皮椅背上,粗短的两臂抱在一起,但是哪怕做出睡着的样子,也不会漏掉王锋讲的每个字。

「我首先要做检讨。前一段得到个情报,看上去危言耸听,无法证实,出于谨慎没向您汇报。经过这段核查,虽然还未找到确凿证据,发展态势却是吻合的,说明并非空穴来风。」

王锋接着汇报的就是Z计划。「窃国」二字刚出口,白冀武睁开小眼射出精光,「哪两个字?」

「盗窃的窃,国家的国——窃取国家。」

王锋事先通过「替身」确定白冀武与Z计划无关。白冀武反问「窃国」的神态也证实这一点。他是将被罢免的人,Z集团不会拉他入伙。主席的反腐在军内建立起多重监督,也起到了将军队与Z计划隔离开的作用。正是因为未发现将领与Z计划有关,使得王锋认为军队可用。

白冀武又闭上眼,呼吸变得轻微,那是专心的表现。王锋只在前面对Z计划做了一些背景的解释,后面基本都是按照Z计划的原稿,通篇照读。

理论上,土地属于国家,卖地是国库收入。窃国之道在于先打着为民旗号把卖给「历史使用者」的地价定到最低,进国库的只是这笔钱。谁能提前拿下有升值潜力地块的使用权,谁就变成「历史使用者」,得到低价土地,再通过炒热土地市场,吸引全球资金投机,高价卖掉土地。低买高卖的差额就成了Z集团的合法暴利。

王锋解释:「就像当年房改时几万元卖给原居住者的房,没几年涨到几百万。那时是城市职工普遍受益,这次受益的只是事先抢占到土地使用权的少数人。」

这将是Z集团的最后一窃(从此中国窃无可窃),也是有史以来的最大一窃。Z集团捞的钱会使他们富可敌国。他们却不会把钱留在中国,而是转到美国、欧洲、澳洲,他们也已移民到那些被官媒嘲笑在中国辉煌下黯然失色的国家。奇怪吗?这些年一方面是中国傲视欧美,一方面却从未停止出走。富人公开移民,官员暗中移民。刚刚修改了部级以上退休官员不许自由出国的规则,去掉了Z集团出走的最后障碍。

Z集团早已悄悄把根挪到西方,亲属和资产都已转移,自己也办好了外国护照。他们从中国捞到一切,对中国却毫无信心。他们选择西方社会作为安享财富和保证安全的归宿。即使西方有危机,但是有文明的基础,完善的法治,有对私有财产的保证,不再革命的稳定,有安全的空气、水和食品,子子孙孙都受益。他们把窃国捞到的财富拿到西方去享受,摇身一变成为守法公民和干净的富人。

这是Z集团长久布局的合谋。几十年利用贸易顺差把西方货币吸进中国,瓜分到个人腰包,再以应对贸易战、满足欧美国家贸易平衡要求的名义让大笔钱返回西方,落到他们安插在西方的代理人或白手套手中,再拐着弯进入他们的境外账号,成了把钱拿出去洗白的手段。

这届政府仍会继续营造中国的繁荣景象,目的是促成土地私有化后地价暴涨。这是Z集团的最后清盘。一旦他们将到手的土地高价卖出,政府马上会放弃对繁荣假象的支撑。规划成为废纸,开工项目下马,大量失业,土地价格随之暴跌,全靠信心支撑的现代经济将连锁崩盘。因此他们土地投机的成功,将是以国家破产为代价的。

这不光是窃国的后果,而且是事先确定的目标。Z集团就是要通过故意制造的国家崩溃抹掉他们的窃国痕迹,让所有追查从此不再可能。他们不仅是窃国,还要灭国。

王锋插了一句:「先不说这个推测是否属实,类似情况的确有。比如民族地区的官员在自身腐败将被揭露时故意挑动民族冲突,让高层的当务之急变成维稳,便只能中止清查腐败。事后高层害怕再发生类似情况,明知是腐败官员的手段也得放弃追查。至于国家受的损害不在那些官员考虑中。」

更无法思议的是在灭自己国家的同时,Z集团却会致力于西方国家的繁荣。他们的财富在西方,自身未来已和中国脱钩。多年来中国政府购买西方巨额国债,承担对方货币贬值,签下一单一单给西方送好处的大合同,都是在让中国为西方经济危机买单。Z集团捞的财富足够几辈子挥霍,因此重点不是继续捞,而是那些换成了外币的财产如何安全保值,就得想方设法促进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中国土地私有化的卖地骗局,骗的钱虽然主要来自西方国家,但不会对西方经济产生太大影响。因为被骗的钱仍留在西方,未来也用在西方,只是换了银行账号,归到Z集团名下。甚至因为从港台和新兴国家骗的钱也放进西方银行,西方的财富总额还会增加。

大笔西方财富转移到Z集团手中,成为他们重新攫取权力的资本,只是把游戏场地转到了西方国家。Z集团的第二代第三代大多早已融入西方社会,有了巨额财富的支持,将会去追逐西方社会的经济与政治权力,攀爬世界权力顶峰。那时,他们对远方已成废墟的中国不会多看一眼。

王锋知道,Z计划这一部分最会让军官们愤怒。军人不允许出国,对军官的限制更严格,直系家人移居国外想都别想。即使退伍转业后也长久不会解禁。正是这一点,将军队与Z集团分隔成了两个阵营,是王锋认为可以利用军队反窃国的信心所在。

王锋念Z计划的语调相当平淡,却让白冀武无法闭眼安坐,听王锋念完,抓起桌上的精致茶杯,如同用军用大茶缸那样大口牛饮喝下半杯。「有什么证据?真有这么大阴谋怎么可能没听说?」

王锋点头同意。「白副主席,我拖延未报也是这个原因。没有证据可以证实这个Z计划,只是打着『猜想』旗号,期待人们在看到前面的步骤变成现实时,相信后面的步骤会接踵而来,以让阴谋提前暴露的方式阻止Z计划。现在,优惠历史使用者的土地私有化法案将在人大通过,面向外资的土地市场也在预热,私有化土地允许上市的年限刚被缩短,而对外公布的多个大项目其实是空壳;高层转变了原本在国际上坚持的民族主义路线。这些完全与Z计划的猜想吻合,因此可以相信后面的步骤也会发生。」

王锋接着讲了二神在推出「猜想Z计划」活动前夜车祸身亡,可以作为说明Z计划并非凭空想象的又一例证。此时,白冀武不想表现出受到了震撼,仍是用不屑的口吻:「妈的,猜想谁不会,老子搞个猜想比它还玄乎。」

王锋耐心地解释:「宏观情报分析有时不能全靠证据,往往也找不到直接证据。比如商家通过制造时尚诱使消费者购买,实质是一种合谋,却无法指证。参与的公司和个人没有统一指挥,只是靠商业机制联系在一起。追逐利益的算计在那机制中无需协商,通过相互的默契就能达成合谋,即是所说的市场经济的无形之手。权力也有类似的机制,只要每个当权者追逐自身利益时不破坏集团利益,就能形成集团利益的最大化。尤其在高层,默契可以达到非常精准,却找不到证据……。」

白冀武挥手打断。「现在就是这种吗?」

「相当一部分是。」

「既然找不到证据,就算他们窃了国你又有什么招?你来跟我说这些肯定有想法,直说吧。」

王锋观察白冀武。那张黑脸上的皱纹与横肉纵横交错,可以很深地掩盖内心,不过仍能看出他正在盘算如何利用这个情报。

「白副主席,如果真是Z计划里所称的Z集团控制着大局,正常途径确实不可能揭开真相,但是如果有意地去破坏Z计划,触动了他们的命根,会让他们跳出来博弈,也就会暴露出马脚和破绽。那时如果真能证明Z计划牵涉到党内高层,军队便可以挺身而出,不再受『党指挥枪』的约束,力挽狂澜,挽救党和国家。」

E

这段话简短,却含义丰富,显然打动了白冀武。中国军队受「党指挥枪」的压抑已经太久。早年中共领导人打天下,个个在军队树大根深,党指挥枪是靠这种特殊的关系保证。而随老一代离世,党与军队的历史交融不再,没有军队渊源的中共领导人强调「党指挥枪」便难被职业军人认同。只是「党指挥枪」的法统年复一年,不知该从哪里超越。白冀武听得出王锋话中玄机——以反窃国为名,军队摆脱党不仅理直气壮,还会成为民众拥戴的英雄。这前景对白冀武的吸引力首先在于那时他自然不再会下台,反而变得地位更高。不过白冀武故意显示要与王锋拉开距离。

「还是我前面说的,只有证明这个Z计划确实存在,军队出面才说得过去。你刚刚说了没有证据,总不能用一个猜想去说事吧?那不但可笑,还能被扣上诬陷的罪名,等于是自己找死!」白冀武说得没错。想让军队能打起反窃国的旗号,前提必须能证明党政高层参与其中,军队才能名正言顺地甩开党。

王锋对此胸有成竹。「破坏Z计划就能证明Z计划。」

「怎么说?」

「Z计划的命根在于买下的地能卖出高价,那得靠国际资本。而国际资本是否进场取决对中国有没有信心。现当局扭转了主席路线,放弃民族主义,都是为了解除国际的疑虑,吸引国际资本。这种情况下,只要能打破和平外表,就会逼着Z集团跳出来,那时不愁没有证据出现。」

「具体点。」白冀武此刻惜字如金,却主导着对话的走向。

王锋直视白冀武,尽量轻描淡写:「打台湾。」

这三个字对白冀武就像是炸弹,他看王锋的眼光变成像看一个疯子。王锋接着往下说,加快了语速:「首先台湾迟早要打,台独日益坐大,迟打不如早打。打符合军心民心。现在就打是最佳时机,既能阻止Z计划,同时实现军队自立,又实现祖国统一,一石数鸟。现在不动手,一旦Z计划付诸实行,便会永远失去机会。」他给白冀武递上一直拿在手里的厚厚文件夹,「这是我做的作战计划……」。

白冀武用强烈手势阻止王锋不要递交,就像怕听枪响的老太太对着要扳枪机的机枪手。他被王锋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起身说声「瞇一会」便走进里屋。那是一间遮挡着厚窗帘的卧室。厚重的雕花木门在他身后关闭。

王锋知道白冀武精力过人,从不睡午觉,「瞇一会」只是为了思考。他既被称为「白狐狸」就不会被人牵着走,要衡量自身利害。王锋手里拿着没递出去的作战计划,继续保持端坐姿态。自己肯定在摄像监控画面中,甚至此刻白冀武就在里屋看着他,因此连表情都得注意,只让头脑运转。

军内外但凡有点思想的人都不怀疑军队国家化是必然方向,只是如何迈出第一步?由谁去走?让白冀武顶在前面,军内阻力会小得多。白冀武既要保自己,又有继续高爬的野心,打出反窃国的旗号让他有了新机会,这一点能吸引他。他不会是个好的统治者,但是让他先破局,就会有其他的机会。

半小时后白冀武出来,军服整齐,看不出睡过,径直到办公桌前坐下,接着看他没有批阅完的文件。一页之后翻过第二页,眼睛未从文件抬起。「军队是党领导的,不能和党不一致……」,白冀武的这一句让王锋心里一沉,不过后面跟的一句转回来一点儿,「……至少不能公开跟党唱反调。」

白冀武继续在文件上盯了好一会儿,摘下花镜放在桌上。

「刚才你说的事既然没证据,我就当没听到。打台湾什么的也当你自己编的故事。我现在给你去东南沿海检验总体作战能力的任务。你有权在东部战区海疆范围进行任何军事演习,但只能演习,绝对不能开火,也不可超越距海岸线五十海里范围——这是应对突发事件军队可以自行调兵的最大范围,超出就得政治局常委会批准了。此范围内你的任何决定不需要请示。」

王锋事先想了各种可能和应对,却没有想到白狐狸扔出的是这么一招,搞不清他的目的,却只能先接下,「这,授权命令……?」

「没有!我会让东部战区配合你。」看上去白急于结束谈话。「这事是你提出的,就按你说的默契方式,我们之间的话只说到这,以后不要再跟我提这个话题,也不用跟我联络。一切你自己决定,出任何问题也由你自己负责!」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9,68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