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重判任志强是“黑幕”公开化

Share on Google+

9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网站消息公告:北京市华远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任志强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一案公开宣判,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二十万元。图/田牧提供

习近平自己出身红二代,他的政治力量很大部分是得力于同辈红二代的支持,也正因如此,他对这些同样出生背景的哥儿们,心中格外防备甚至猜忌。周永康、薄熙来是如何的下场,加诸他们身上的罪名不外贪腐、渎职、外加泄密等等,当初都是上山下乡的高干子弟,甚至可能儿时还在大院里一起爬树、掏鸟,泥地里打滚的玩伴,他习近平有几斤几两,哥儿们都知道。如今他坐上金交椅,还要万世千秋当皇帝,许多伙伴是不甘心的。对付异议份子容易,但是对付体制内的反对力量,特别还加上一些故旧的牵绊,就更难了。任志强就是这么一个尴尬人物,看看习政权怎么办他,就知道习大大肚里,别说撑船,就连几张白纸黑字都容不下。
任志强的经济犯罪名

2020年9月22日,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网站消息,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北京市华远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任志强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一案公开宣判,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二十万元。

法院审理的罪行:被告人任志强于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974万余元;收受贿赂125万余元;挪用公款6120万元;滥用职权致使国有控股企业遭受特别重大损失1.167亿余元,其中国有股东华远集团财产损失5378万余元,任志强个人获利1941万余元。

明明一个因言获罪的“大炮”,现在成了个万贯家财的贪腐贼。根据前《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的主编李大同的说法,任志强是高薪的董事长,他的财务都经过政府审计机构十分严格的离职审计,并没有什么问题,这都向社会公开了,怎们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些钜额的贪贿款项,根本不能取信于人。

体制内的因言获罪者

一、倡导民主。2012年,任志强一方面宣称他的理想是“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一方面他在微博上经常发表呼吁中国建立西式民主政治的言论,部分言论甚至被指是“反共”。比如:2013年,任志强在北京大学演讲,号召学生“联合起来推倒面前这道墙,重新建立社会民主制度”。2015年2月14日,任志强在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时发言说,“政府过度强调了枪杆子和刀把子,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文革’之风又起来了。”

二、批评党媒。2016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视察中央电视台,央视居然无耻地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标语,任志强对此尖锐批评。他在微博上指出:“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任志强呐喊道:“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三、支持“台湾政权”。任志强一直支持“中华民国”政权。中国大陆向来有一批开明派,对海峡对岸的台湾是理解与同情的,民国政权毕竟是“百年老店”,两岸毕竟同宗同族同语言同文化。中华文化自古有:煮豆燃豆萁,漉豉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中共近年来嚷嚷着“武统”台湾,军机、军舰整天绕台恐吓威胁,就这样视对岸的2300万条生命于不顾,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大骂习近平。2020年2月,网络流传一篇任志强的文章〈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批评执政的共产党对言论自由的严格管制加剧了冠状病毒的疫情。指习近平是“是一位渴望权力的‘小丑’”,“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还称习近平“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任志强审判书。图/撷自网络,田牧提供

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

疫情之初,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习近平管得着谭德塞管不住任志强》,该文真不是凭空而言。俗语道:借你几个胆,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而任志强是勇者,敢于太岁头上动土。任志强上述批习近平的话:“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还真应到自己身上了。任志强在社交媒体上的大胆言论为他吸引了百万粉丝,他俨然成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了。也许是这种被公众推崇追捧所造成的荣誉感,让他义无反顾地批评当朝政权。

网上有传言,“任志强是王岐山学生,与王岐山关系一直非常好。”指王岐山是任志强后台。其实,王岐山、任志强、习近平都属于“红二代”,也是早年一同混迹江湖的小子。

本是同根生,都是“红二代”。任志强也是“红二代”,父亲任泉生曾任商业部副部长。三人中王岐山略年长,1946年生人,任志强是1951年生人,习近平是1953年生人。“文革”中的1969年初,三人同赴陕西省延安地区插队的知青,习近平去了延川县文安驿镇公社梁家河大队插队,王岐山、任志强去了延安县冯庄公社,两地相距80公里,习、王自那时起就成为挚友,应该说习近平与任志强至少也熟识。

早年网上就传:任志强“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若问谁给他“反党”的勇气?网上将矛头直指王岐山。

近期,也能看到,任志强只是“红二代”反习的代表而已,在中共执政高层有一批“倒习”的政治力量。这些天有传言“判了任志强,动摇了中共自身根基”。习近平重判任志强,这是一步险棋,是否能对体制内那些对他窜改宪法、神话个人、狭隘阴险、嚣张狂妄的作风,极为不满的群体,起到杀鸡儆猴的震摄作用,还是有待观察。任志强在党的高层人脉甚广,除了王岐山,还有俞正声、刘鹤都跟他有深交,他们如今只能明哲保身,否则引火烧身,会成为陪葬。

令人惊愕的是,这么倔强的孤胆勇者,宣判后,任志强居然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这背后是否又拖着“株连九族”的威胁,他的儿子和员工都已经被牵连了,他大约实在不忍再拖更多人下水,这幕后的交易,日久也许能浮出水面。

世道险恶,人心不古,白俄罗斯的今天,也将成为中共独裁政权的明天!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10,1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