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希拉里·曼特尔凭《提堂》赢得布克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两届布克奖得主希拉里·曼特尔(表示,对于自己今年未能入围短名单,她感到“失望”,但也“获得了自由”,她向目前正在争夺5万英镑奖金的六位作家表示祝贺。

曼特尔曾凭借关于托马斯·克伦威尔的历史三部曲中的前两部两获布克奖。人们普遍认为她将凭借最后一卷《镜与光》第三次获奖。但今年的奖项评委却选择了四位新人作家,分别是黛安·库克(Diane Cook)、阿芙尼·多西(Avni Doshi)、道格拉斯·斯图尔特(Douglas Stuart)以及布兰登·泰勒(Douglas Stuart),同样入围的还有齐齐·丹加雷姆加(Tsitsi Dangarembga)和马萨·蒙吉斯特(Maaza Mengiste)的新小说。在宣布入围名单之后,评委兼小说家李·柴尔德(Lee Child)表示,《镜与光》是“一部绝对精彩的小说,毫无疑问”,但“尽管它很优秀,但还是有一些书更好”。

“我尊重评委的决定,因为我也曾当过评委,这非常难。我承认书是在特定的文化时代诞生的,它们顺应了时代潮流。在某些方面,我也感到自由了。我认为这部三部曲会流传下去,”曼特尔对《卫报》说,“除了祝贺入围的每个人之外,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近日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曼特尔对没有入围短名单提出了哲理性思考。“当然,我很失望,但你不能去当事后诸葛亮。我相信他们有大量优秀的小说可供选择,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她说,短名单的宣布意味着“我可以与布克奖划清界线了”,“我可以说,好,结束了,这是一个新的阶段。虽然一方面这个结果令人失望,但在另一个方面,我也获得了自由。”

曼特尔目前正在将《镜与光》改编成舞台版,并将出版散文集《曼特尔文集》(Mantel Pieces),对她来说,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是“最复杂的”。“这是最难写的,可能也是对读者要求最高的,但这当然只是我的看法,”她告诉《悉尼先驱晨报》。

她补充说,她希望评委在讨论每一部作品时,能“谨慎保密一些”。“这取决于评委们是否在会议室外谈论这件事,我个人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当我是评委的时候,我对纳入考虑的任何一本书都没有发表评论,而是在很多年之后再评论,因为显然那时有新的想法。”

今年的布克评委会主席、出版商玛格丽特·巴斯比(Margaret Busby)强调了多样性的重要性,她说今年的入围名单“让我们能够尽情地讲故事,并对从未听过的声音所表达的内容感到惊讶”。去年的获奖者伯娜丁·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也称赞了这些选择,“如果你在寻找新的视角和叙述,你肯定会在代表性最为不足的声音中找到它。”《泰晤士报》说,该奖项“不再把它的主要目的视为寻找过去一年中英国出版的最佳小说”,批评评委们“更感兴趣的是推出新的声音,或者放大那些背景与汉普斯特德(Hampstead,伦敦的文化街区)相去甚远的作家”。

除了丹加雷姆加之外,所有入围的作家要么来自美国,要么拥有美国公民身份。曼特尔说,2014年,布克奖的规则修改为允许任何用英语写作的作者进入,这为布克奖 “注入了新的活力”,英联邦作家不应害怕竞争。而该奖以前只对英联邦作家开放,一些英国出版业人士警告说,这种变化导致美国作家获得统治地位。

曼特尔曾质疑过布克奖盲选的制度,这一观点在过去也曾被提出过。“如果这是一本关于托马斯·克伦威尔的书,我想他们会知道是我写的,老实说,如果评委猜不出作者是谁,我认为他们的文学才华并不怎么样。这种规则可能只适用于那些小说首作奖,但作家会逐渐发展出自己独特的文风。当然,也会有人故意模仿其他人的写作风格。我敢打赌,我们中有不少人能写出类似马丁·艾米斯(Martin Amis)的文字。”

曼特尔表示,11月17日布克奖宣布获奖者时,她不太可能去观看。“老实说,我可能不会考虑这个问题。我的确为入围作家感到非常高兴。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我身上还有很多项目。如果我有足够的精力来完成这些任务,我就不会缺少想法了。”

(翻译:尉艳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