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开宗明义,称‘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概括了中华大地分合的历史。但自秦以来,2200多年的时间里,还是以和为主,以分为次。大体说来,三国时群雄割据逐鹿中原,华夏分了60年;自东晋与16国经南北朝到隋朝,又分了260多年;唐后的五代十国,延续了大约60年;自南宋北部疆域丢失到元朝,分了150年;中华民国时,军阀混战,国共对峙,也不能算作统一,又分了39年。加在一起,分治的时间共有570年,也就是说,中国在这2200 多年了,大约75%的时间是统一的,分裂的时间只占25%。 亦即,中华大地在主流还是统一的。

求本溯源,中国一统天下的概念还是 在西周建立的。 自武王伐纣后,建立了周朝。周天子威仪天下,制约诸侯,华夏形成了一个以周为中心的统一的采取分封制的整体。如诗经云‘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西周的统一大约延续了300年,由于后世君王荒淫无道, 自东周(公元前770)始,周天子力微势孤,无力主宰诸国,华夏大地形成了多国分治的局面。直到公元前221年, 秦始皇嬴政兼并其他六国,恢复了江山一统,从周朝的诸侯分封制改成了中央集权。 完成了从版图到行政的全面统一。自秦以后,中国最为看重的就是统一国土。 一个新的帝王登基后,他的第一个宏志伟愿就是东征西讨,威加海内,君临四方。版图越大的皇帝,威望也越高。从政府到百姓,都把山河统一看作至关重要,那怕地图上有个小地方尚未回归,也觉着别扭,寝食不安,总是算计着把它拿下。

为什么大一统的思想在中国如此盛行,百代不弃哪?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则是地缘特点。由黄河南北和长江中下游组成的内陆型的华夏地带,地势平坦,没有高山深谷的关隘阻隔,军事行动与占领比较容易。不像欧洲,有那么多半岛,高山,南、北、西三面环海,不利于相互征杀。其二是人文因素。这么广袤的一块土地上,百姓们为同一种族,使用同种语言文字,没有宗教的约束,地区与地区间的相互占领后,比较容易治理,没有抗体。不像欧洲,由多种不同的民族和语言,甚至宗教,不同的国家有着各自文化传统, 即使一时占领,也难久长。其三乃是各地以农为主,靠天吃饭,思想比较关闭保守,经济相对落后。气候好土地肥的地区较富裕,自然条件差的地区较穷。结果是强者有条件征服弱者,而穷国又想自强不息,蓄势待发,反过来抢掠富国。最后的结果是,中国每几百年就出现一个类似唐宗、宋祖的强人,趁势平定天下。其四是中国的统治者们大多比较贪婪,占有欲很强。只要军事力量允许,决不会让一个地区独立存在。 像欧洲的列格顿士登,卢森堡和安道尔这样的小国在中国无论如何也没有幸存的空间。

至于大一统的得失可以用8个字概括,即‘一荣俱荣,一损皆损’。自秦以来,中国老百姓的日子还是损多于荣,苦多于乐。称得上盛世的年代不多,只有汉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开元,清初的康乾。中国的最后一个盛世发生于西方工业革命的时候,自乾隆之后,中国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衰落。大一统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国家大了,比较强盛,容易对付外寇的侵略。可是历史证明,这个论断不成立。从秦开始,中国对北部的侵扰采取了消极防御的措施,筑了长城。长城根本挡不住匈奴的进犯。 到了汉朝,只能用通婚,贡品来安抚外寇。到了北宋,两代皇帝都成了俘虏,放弃了半壁江山。后来,蒙古的铁蹄统治了华夏90多年。明末,女真人进关,中国人被迫束了辫子, 当了亡国奴。清亡之后,中华大地又被日本人占领了8年之久。 大一统并没有使国家富强,大一统并没有保卫住疆土,大一统并没有护佑了百姓。

无疑,大一统有许多的优点,车同辙,钱同枚,文字归一,军事统筹。国家大了,老百姓也觉的骄傲,似乎就可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可以睥睨万物,为我是尊。大一统对于封建统治者来说,无疑是最好最方便的选择。在中央集权下,统治者可以获得大量的税收和财富, 从而过着骄奢的生活。政府可以更为广泛地调拨财力和物力,可以筑长城,凿运河,建三峡,南水北调。皇帝和王公大臣们可以前呼后拥,一呼百应,连子孙后代都要作威作福。

然而,对老百姓来说,统一其实没那么大的必要。国大、国小,你还不是一个样地成年累月,在农田劳作着,缴租子,服徭役,唯一不同的是国小,政府就小,能够跑得地方就小,可生活水平未必就低, 富饶的或者百姓勤奋地方日子还会更好。就近代而言,新加坡,南韩和台湾也都不大,但是国家富足,百姓称心。而且,也不会出现像长城一类的大工程,劳民伤财。往远了说,东周由许多小国组成,各有政府,各有国法,各有军队,在春秋时期,各国友好往来,到了战国,才开始相互兼并,争夺霸业。诸子百家就是在这个时期绽放的, 是中国历史上思想文化最为活跃的时期。 到了秦王灭了六国后,天下一统了,可是一个学术繁荣的年代也从此结束了。从百花齐放变成了百花衰竭, 中国进入到一个死板僵硬的中央集权的专制社会中,把中国人带进了2000多年的黑暗,至今也看不到出路。

往近了说,如果当年毛泽东一举统一了中国,我们还会见到一个独具魅力的东方之珠香港吗? 我们还会见到一个可以跟洛斯-维加斯争妍斗艳的澳门吗?我们还会见到一个自由民主生活优越的台湾吗?在大一统的笼罩下,一对皆对,一错皆错。如果制度先进,法度严明,大一统固然是好事;如果制度腐朽,人治专横,大一统必然又是坏事。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似乎证明,我们的大一统属于后者。如果当年毛泽东没有宜将剩勇追穷寇,代之以划江分治,30年后,江南地区或许能像台湾和韩国一样, 采取自由民主, 摈弃独裁专制,为江北树立一面镜子,从而逐渐步入民主的行列。如果中国分成7个或者10个不同的独立的国家,各自采取不同的制度,一个地区的共产风或者文化大革命就不会扩散到另外的几个地区,因而大部分华夏的老百姓可以消消停停地过安生日子,搞经济建设。也许,大统一本身就是个战略的错误,没人可以阻拦的错误。就此看来,一旦解放或者统一了台湾,让台湾50年后回到独裁专制的怀抱,等于毁掉一面镜子,让台湾人民也失去自由。

自古以来,欧洲(除了俄国)一直是由许多不同的国家组成,不同等语言,不同的货币,甚至不同的政体。各国之间,各有短长,互通有无,礼尚往来。他们的文化虽然都源于古希腊和罗马,但又不尽相同。相同的是他们都注重教育,注重自然科学,哲学思想活跃。近代的那些物理学、数学和化学的开拓者们遍布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国度里,不同的国家齐心合力,创造了人类新时代的文明。后来,又产生了自由民主,维护人权等进步观念。如果,欧洲当时被统一成一个大国,又有着像我们的秦皇汉武一类的集权统治者,欧洲或许跟我们一样,在封建的统治下,沉浸于看不到黎明的黑夜。然而,从两个年轻的国家, 美国和加拿大,来看,中国的贫困落后似乎还不是大一统的错误,错的是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没有一个开明的哲理,没有一个名副其实的人民政府。

原载:CN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