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上梦里那条街上的
那个角落里的
那个女人
那个可以成为一首诗的女人
后来那个女人丟了
那首诗也丟了

其实真弄丟的是那个梦
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个梦就丟了
连同我的第一首诗
第一次遗精
第一次想到女人

于是我开始想象
想象我梦里梦外的女人
想象女人的千种风情
想象女人的枕边风
会是怎般的柔情
想象如果我是梦中的那个女人
我的世界会如何的东风沉醉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
上帝之所以让我
成为男人
就是让我享受女人
或被女人享受

2020-10-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