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礼登:为385年前的女巫平反

摘要: 神圣罗马帝国时代,大约有将近三万人被当做巫师受到迫害,受害人中间百分之八十是女性。参与对“巫师”进行迫害的,除了教会中负责宗教裁判的多明尼哥修道士外,更多是世俗的政治和法律机构。

385年后的平反

2月13日,科隆市议会下属“请愿与控告委员会”正式作出决定,为1627年遇害的卡塔琳娜·黑诺以及其他历史上在科隆遭受所谓“巫师追诉”的38名受害者平反。该决定还需要科隆市议会审议,相信很快科隆议会将通过这一决定。

处理此案的程序,是由一名叫做黑格勒的退休中学神父启动的。他于2011年11月28日向该委员会提出了正式申请,要求对卡塔琳娜以及其他受害者进行社会道义上的平反。他每次在课堂上向学生们讲到卡塔琳娜被吊死并放置在火堆上焚烧的历史时,学生们都会难过地问:我们能为她做些什么吗?正是孩子们这些纯真的眼神和愿望坚定了他行动的决心。

事实上,科隆市已经为卡塔琳娜做了不少事情,比如市政厅的塔楼上建造了卡塔琳娜的雕像,该雕像的创作者就是卡塔琳娜的后裔。在科隆市官方出版的《城市遗迹——科隆的纪念雕像》一书中,详细介绍了卡塔琳娜的命运。1992年3月9日,科隆市议会还通过决议,将一所中学更名为“卡塔琳娜·黑诺市立综合中学”。此外还有一条街道也以卡塔琳娜的名字命名。黑格勒认为,这仍然还不够。

黑格勒先生向市议会负责的委员会陈述,近十几年来,教会已经就历史上“巫师追诉”发表了不少悔过声明。比如2000年3月12日,教皇保罗二世对此请求宽恕;2000年5月多明尼哥修士会对“巫师追诉”中修会的角色发表致歉声明;现在到了世俗力量对此行动的时候了。事实上,已经有城市走在科隆前面了。2011年3月,北威州的瑞腾市议会就通过正式决议,为当地169名以“巫师”之名迫害致死的人士平反。哈能堡和杜塞尔多夫官方也在2011年通过了平反决议。

道义的而非法律的平反

德国比勒费尔德大学法学院的沃尔夫冈·希尔德教授评论道:不要忘了,判决是根据当时有效的法律作出的,“行巫术”是一项法律规定的罪名。1532年查理五世大帝颁布的《皇室刑事重罪法庭法》规定,对施行魔法的人可以处死并焚烧。希尔德教授的一个重点研究课题就是“巫师追诉案”。按照这位65岁的教授的观点,要想进行法律上的平反,比如撤销当时的判决,实际上不可能。各城市所能做的,仅具有道义上的象征意义。

让各城市进行官方性质的平反,的确只是道义上的,但绝非只有象征意义。黑格勒神父说:“即便没有可能进行法律意义上的平反,进行社会道义上的平反,也可以推动更加尊重人的尊严、恢复受害者的名誉,让人们能够长期怀念他们。科隆市可以借此发出历史性的声音,反对一切暴力,反对今天这个时代践踏人的尊严和人权的行径。”

科隆“请愿与控告委员会”并没有认为法律平反毫无可能,政权的继受者有权力对以前的判决宣布非法乃至撤销。问题在于,谁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继受者?在19世纪初神圣罗马帝国就被拿破仑摧毁了。科隆选帝侯的邦国在17世纪早期是政教合一的,邦君同时又是大主教。那么,他的继受者是现在的大主教呢,还是科隆市所在的北威州,抑或是联邦德国?现在很难对此作出回答,同时进行法律平反实际上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科隆市议会能做的仍然只是道义上的平反。

卡塔琳娜女巫案

现在我们来了解一下卡塔琳娜其人和这个奇异的案件。卡塔琳娜是科隆的一个贵族妇女,担任邮政局长,在当地具有很高声望。1626年的一天,一个修女突然说卡塔琳娜在施行巫术。谣言迅速扩散,而且越发离奇。人们传言克拉娜修道院的虫灾以及多人的疾病和死亡也是卡塔琳娜的巫术所致。卡塔琳娜找到作为大主教的菲尔丁南德,要求启动宗教程序还她一个清白。大主教将她打发到高等宗教法庭。在那里,即便被判有罪,承担的也只是一些宗教式惩罚,比如祷告、徒步朝圣、短期禁止参加教会活动等等。可是宗教法庭认为自己不具有管辖权,让她去找世俗法庭。

1626年8月1日,一个叫劳斯娜的修女正式向世俗法庭提出起诉,控告卡塔琳娜施行巫术。证人是一个叫索菲亚的修女,她证明卡塔琳娜就是一个巫师。更要命的是,法庭对索菲亚进行了刑讯,经过拷打她仍然坚持自己的证词。奇怪的是索菲亚很快被判处死刑并勒死。

1627年1月10日卡塔琳娜被捕。法庭对她进行了数周的刑讯,但是卡塔琳娜并没有认罪。她的右手被打残了,她偷偷用左手写了一封信,托人带给邦君。但是邦君没有帮忙,他相信这是魔鬼在写信,因为当时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所有左面的属于魔鬼。当年5月,卡塔琳娜被判处死刑。死刑判决书在今天读来荒谬恐怖,堆砌了很多罪名:渎神、和撒旦进行交媾、在洛伊玛克特进行魔法舞会、向人和果树施魔法、在科隆大街上公然杀害成人和儿童。最后法庭判决绞死卡塔琳娜并焚尸。

什么是“巫师追诉”

“巫师追诉”其实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迫害运动,从中世纪一直持续到近代早期。16世纪开始,各种关于魔鬼的说法就在世俗和教会中流传。传言说巫师和魔鬼缔约,和魔鬼性交就是在合约上签字。魔鬼赋予巫师们魔法和魔力,可以以魔鬼的名义去伤害别人。

第一起有文献可查的巫师追诉案发生在1604年,寡妇蓝波茨被抓,还牵连了一大帮人。她被指控参加了在布里斯海姆一棵椴树下举办的巫师舞会,魔鬼也在场,站在椴树上跳了舞。他们还施行了害人魔法,在牧场上撒下了红色的药草,毒死了很多奶牛。蓝波茨在监禁一个月后死在狱中,验尸官报告说,是魔鬼亲手杀了她。

17世纪早期,科隆选帝侯的邦国的君主菲尔丁南德同时也是大主教。他深信存在可以和魔鬼结盟的巫师,他准备在自己的地盘上涤荡所谓世俗和宗教的弊端。出身贵族的卡塔琳娜其实和菲尔丁南德有很深的渊源,因为后者向她借了大量的钱。有学者认为卡塔琳娜死于一场政敌和商业竞争对手的阴谋,这是不无道理的。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气候是导致对所谓巫师进行迫害的一个重要原因。15到19世纪气候偏严寒,经常导致生产歉收。人们自然会寻找合适的原因,术士和巫师就成了替罪羊,因为他们“有能力改变气候”。历史学家估计,神圣罗马帝国时代,大约有将近三万人被当做巫师受到迫害,绞死乃至遭受火刑。受害人中间百分之八十是女性。最重要的指控是她们和魔鬼性交以及骑扫帚飞行。参与对“巫师”进行迫害的,除了教会中负责宗教裁判的多明尼哥修道士外,更多是世俗的政治和法律机构。

来源:《方圆》杂志2012年3月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