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2

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美联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一刊登和播出《中共二十大之前应该不会再有高层人事异动》一文后,一位政评人士认为此标题不是非常贴切,通观全文后,应该得出的结论是中共二十大前既不会增补政治局常委,也不会增补政治局委员,但还是有可能增补国务院副总理,但具体人选肯定是从现有政治局委员中产生—-比如现任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李强。

笔者非常虚心地接受这位政评人士的指正,因为确实不能排除习近平当局在二十大召开之前,突然宣布将某位现任政治局委员“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可能性。而比较现任,即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所有兼任地方省委或者市委书记者,如果一定要从他们中间产生出一个“增补”副总理,而且是为二十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以待二零二三年三月召开的十四届全国人大上接替李克强的国务院总理职务,那应该是李强的可能性最大。理由是,从年龄角度,除了陈敏尔—- 1960年9月生人,就是李强最具年龄优势—-1959年7月生人。

比较全部现任政治局委员,其中已经在任副总理的胡春华最为年轻,1963年4月生人;第二年轻的是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1962年9月生人。第三年轻的是陈敏尔,第四年轻的就是李强了。

丁薛祥的未来也许会是全国人大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主席,但在国务院系统出任正职或者副职的可能必为零。如果只与陈敏尔相比,李强与他可以说是年龄相仿,但若凭从政经历,李强无疑曾经有更多的地方政府部门的工作经历,而陈敏尔则是典型的地方党棍出身。

而且,若论成为省委书记之前的政府行政系统的工作经历,李强至少是可以与现任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之间论短长的。

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美联社)

当然,纵观中共政权自明文规定了中央和地方领导政府正副职领导人任期和任届限制之后,历任国务院(经济门类的)副总理的人选中,甚至还有一天省级甚至省级以下行政领导经历都没有的,那就是前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此公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被当年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向中央推荐为“干部接班第三梯队”人选之后,第一个职务是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委科工委党委书记;第二个职务是上海市委分管党务工作的副书记;第三个职务是上海市委书记,并凭此职务进入中央政治局,然后便又从上海市委书记职务上被在十四届四中全会上宣布“调中央工作”,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次年三月被正式宣布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

所以若从吴邦国进入中央工作之前的从政经历看,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陆续在上海市委书记岗位上进入中央工作、并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也好,黄菊也好,韩正也好,都比他吴邦国具备有明显的地方行政工作、特别是直辖市一级的政府领导工作的履历优势。

曾经有国务院下属部门长期工作履历,日后又担任过数年上海市长和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经历的朱镕基自不待言,黄菊和韩正两人在担任上海市委书记之前,也都有过较长时间的从市政府下属部门的行政领导到副市长再到市长的经验。

当然,无论是吴邦国还是黄菊和韩正,他们三人的共同特点就是在进入中央工作之前,全部政坛履历都只局限在上海一地。

单从这个角度分析,虽然胡春华在进入中央工作之前的地方行政领导经历既短少更不完整,但若论“我们的干部来自五湖四海”,当今中共高层政坛里就属他胡春华的履历颇为丰富了。大学毕业后直奔西藏,在当年分别担任过宣传干部,饭店负责人,地方行署副 专员和专员,省级团委负责人,以及自治区副职领导人。日后在担任了两年时间的团中央一把手后,又先后转战河北,内蒙和广东……。

特别是他在进入中央政治局并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前的几年里,从2005 年从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升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开始,这个职务只过度了一年时间,即又历任了两年时间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一年时间的河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三年时间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兼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然后就在胡锦涛向习近平交班的同时,进入中央政治局……。晋升速度之快,令党内党外为之咋舌!

笔者曾经在《习近平考察“接班人”的首要条件》一文中就已经分析过:自从胡锦涛称赞江泽民把中共政权的“香火传递”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了之后,担任过省级行政和党的一把手,特别是担任过党的省级一把手,是进入政治局的必由之路。而在众多历届党代会的党代表眼里,均会认为他胡春华当初年纪轻轻就享受正省部级待遇,沾的就是共青团干部必须有年龄限制所以必须被突击提拔、所以被称之为“直升飞机干部”的光,与其他从县乡一级领导人干起,在基层数十年摸爬滚打,一步一个脚印递升至省委书记的干部相比,根本就不是公平竞争。

如果要成为未来党中央的核心领导人的接班人选,习近平那样从基层干起,从县级领导班子的党政负责人一步一个台阶地递升至省委一把手,是在党代表们的选票面前最有竞争力的。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美联社)

但是,正因为共青团干部,特别是中央一级的共青团干部都是“坐直升飞机”,而不是从基层一步一个台阶,一步一个脚印按步就班上来的,所以在正省长或者省委书记里,肯定是由共青团出身起家的那一个或者几个人最具年龄优势。如此一来,八年前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既然已经决定要在习近平领导的新一届政治局里形成老中青三组合,即四十后,五十后和六十后都有代表,当时的省委书记里只有三个六十后可选,那就是已经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的胡春华和孙政才,再加一个周强。

记得二零一三年春周强“当选”为最高法院院长后,曾有海外媒体刊登过标题为《曾是胡锦涛手下得力“干将” 周强到底输在了哪里?》的分析介绍文章,说的是团中央第一书记出身 ,2010年从湖南省长升任该省省长书记的周强,与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陆昊以及时任吉林省委书记孙政才等,(在当时)被外界视为中共第六代领导层候选人……。按照常理来说,同样作为中共第六代的储君和备胎人选,周强的顺位和呼声在初期是明显高过胡春华和孙政才的。但是后来的结果却是胡春华和孙正才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召开的十八大上随着习近平的接班,双双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周强不仅未能进入政治局,反而担任了最高法院院长这一在中国政坛并非太重要的职位,离中央决策层愈来愈远……。

上述文章继而分析了周强“输”的原因是在湖南的政绩泛善可陈,却没有分析到在外放湖南之前的周强,除了共青团的职务,只有“司法背景”而没有那怕半天时间的地方基层党政负责人工作经历。而这才是他在被“比选”的过程中“输”给了胡春华的“致命”原因……。所以从“两害择其轻”的角度,六十后的政治局委员名额给了胡春华,更容易被党内意见接受。

笔者在四年之前刊登于本专栏的《“两害择其轻”周强输给了胡春华》,《总书记拍手周强笑,不要脸就给乌纱帽》等相关分文章中也介绍过,1960年出生的周强,是当时的各个省委书记中唯一拥有真正的法律学位的,毕业于有“法律界黄埔军校”之称的重庆西南政法大学,1985年研究生毕业后,获法学硕士学位;后被分配到司法部工作,开始从政之路。此后直到被选为团中央第一书记接班人,从未离开过司法机关。在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职位上周强做了近10年,直至2006年出任湖南省省长……。

仅从他周强的这段履历看,比他年轻三岁的胡春华的政坛经历比他“全面”得太多太多。至于当时的孙政才与周强相比,最大的优势当然是基层行政工作的领导经验,毕竟在升任地方省委书记之前先后担任北京市下属的县长,区长,然后还有国务院的部长……。

如此一比,当时的胡锦涛和江泽民在决定习近平和李克强上位,分别接班总书记和总理职务的同时,为他们指定的与他们两个有十年左右年龄差距的隔代接班人,也就只能“花落”当时的胡春华和孙政才了。

如此说来,他周强的强项只能是“公检法”,所以从湖南省委书记升任最法院院长肯定会是当年的胡锦涛,以及日后的习近平心目中的最合适、最合理安排。

对此,他周强肯定是心知肚明,而日后他之所以一心凭“污名化”自己博取习核心的欢心,目的应该就是未来进入中央政治局,并在此基础上凭自己的司法强项接班中央政法委。

所以,未来二十大上产生的政治局中,出现一个“姗姗来迟”的周强很有可能,因为届时的周强也才六十二岁,无论是直接升任中央政法委委员,或者以政治局委员身份接掌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职务,仍属年富力强。

回过头来再说胡春华和孙政才。

资料图片:孙政才。(Public Domain)

关于孙政才在习近平主导的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为何倒台,如何倒台的内幕分析,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参阅笔者截至三年多前的2017年8月先后在本专栏发表过的《孙政才的罪孽到底有多深重?》,《每任总书记都要把至少一个在位政治局委员送进监狱》,《拔出萝卜带起泥,给王珉罗织罪状咬出孙政才?》,《广东省委上上下下都在为胡春华捏着一把汗!》, 以及《树倒胡、孙散,唇亡齿难全!》等多篇文章。这里列举出的最后一篇的标题“树倒胡、孙散,唇亡齿难全”,“树”还不仅仅指退休不久即被帕金森症所困扰、中共内部已经有传闻说他的健康状况还不如江泽民的胡锦涛,更包括八年前在十八大时未能进入政治局常委,从那以后就被习近平政治边缘化,三年多前召开的十九大上更是被迫提前退休的李源潮……。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胡、孙”被习近平强行拆散之后,随着孙被打入天牢,胡春华凭着习近平的一句“识大体,顾大局”的“政治思想鉴定”,虽然未能如此前五年胡锦涛向习近平交班时所设计的,十八大上进政治局,十九大上进常委会,但毕竟还是被在十九大上留任了政治局委员,并出任了原本为孙政才所规划的国务院副总理的行政职务 。

胡锦涛八年多前在交班习近平时所规划的,是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分别会有总书记接班人选胡春华和总理接班人选孙政才,但在孙政才倒台和王沪宁等人对习近平长期执政的“热烈拥戴”的前提下,他胡春华也未能因为被内定转岗国务院而在党内晋升政治局常委,因此也就令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选至今存疑。

当年的习近平之所以能够被清华大学接收为“工农兵学员”,是因为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审查之后认为他习近平可以不再被继续被划归“黑五类”,应该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之列。而三年多前孙政才垮台之后,胡春华的政治境遇就相当于文革年代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至于他能否因此会成为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或者在未来中共二十大上晋升政治局常委,但行政职务只能是接班韩正现任的国务院第一副总理职务,留待下篇文章继续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介绍。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