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02, 2020

写完《蠢与恶——川普现象分析》之后,有朋友打电话过来,建议我再写一篇分析在台湾和香港为什么也有那么多人支持川普的文章,因为据一个英国的民调机构YOUGOV在10月17日公布的民调数据,川普的支持率在台湾达到42%, 相比较拜登在台湾只有30%的支持率。在接受调查的八个亚洲及大洋洲国家里,台湾的川普支持率高居榜首。川普在香港的支持率也有36%,比拜登的支持率仅仅低了6个百分点。而除此之外的其他六个国家里,川普的支持率只有在澳大利亚和菲律宾超过了20%,分别为21%和24%, 在泰国、印度尼西亚、新家坡、马来西亚川普的支持率分别为14%、12%、12%和9%。

看完资料,我还是有些踌躇,因为我对台湾实在不熟,虽然我的《洗脑的历史》是在台湾出版的,但我从没去过台湾,要分析台湾的政治倾向背景得化太多的时间找资料。香港虽然去过多次,也认识些香港朋友,但考虑到香港人民从去年开始到现在针对中共的抗争,理解他们需要各方支援,加上川普反共的口号震天响,比较多的香港人寄希望于川普也就不奇怪,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去研究川普的过去和川普真正做了什么。

即使在《苹果日报》的老板黎智英卷入了针对亨特 拜登的文件造假事件之后,我也下不了决心写这篇文章,毕竟黎智英在勇敢对抗中共。

但当我今天(11月2日)在推特上看到一段黎智英接受采访,谈他为什么现在还是坚决支持川普之后,才下决心写在这篇文章。

在采访中,黎智英说他之所以支持川普,是因为川普有力量对抗中共,而拜登对抗中共则会相对软弱。换而言之,黎智英并不是不知道川普的各种恶行,而是因为觉得川普上任会更有利于香港民众对抗中共,所以决定支持川普。即,明知你是魔鬼,但你这个魔鬼会吃掉另一个魔鬼,所以我得支持你。

从这个基点出发,可以有很好的理由相信,黎智英会支持在前两天曝出的文件造假丑闻,因为思路是一样的,只要达到目的,管它用什么方法!

其实这不仅仅是黎智英一个人的想法,很多反共人士支持川普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有兴趣到网上去搜搜就能找到很多证明。

必须说,驱魔打魔的想法很好,很省心,也许毕全功于一役,但是,你们想到过另一种可能吗?如果两个魔鬼联合起来怎么办?

可能吗?当然可能,川普爱财,在他的眼中,只有拥有钱才是成功(证据见川普做总统之前的言行)。他的家族企业现在负债累累,有上十亿美元的财务要清偿,所以恨不得天天在自己家的高尔夫球场玩儿,就为挣给他做保镖的美国特勤局特工们的住宿费和租车费。川普自己有公司在中国,当了总统后原来没啥收入的中国子公司也有了上千万美金的收入,自己的女儿在中国有数目不少的商标。如果中共拿出十几亿或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金的好处给川普,条件是对香港和台湾的事睁只眼闭只眼,你说这川普会怎样做?川普会突然改性,对钱不再感兴趣而去追求正义?

呵呵,不要笑死老傅了。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川普都70多岁了,你还相信他能改掉贪财的本性?

照理说,黎智英年纪比我大,久闯江湖,对人性的了解不会比我差;他文化虽不高,但事业成功,必然是个精明人;香港没有防火墙不说,他的助手还是美国人,自己也懂英语,还有庞大的编辑部,需要什么资料他都能找得到,那么,是什么让他相信川普对抗中共的能力会比拜登更强呢?

我想有两个原因。第一,黎智英的文化不高,信息收集,判断能力不强,尤其是推理分析能力不强,所以他只看到了川普高声叫喊的一面,却不会去分析川普的深层心理,看不到川普与中共合作的可能性。也就是说,虽然在他周围没有物理的防火墙,但因为自身的水准,只听到、看到了自己愿意听、愿意看到的信息,陷入了自己造就的陷阱,也造成了政治上的短视。

第二,黎智英与很多中国人一样,将正义仅仅局限自己以及自己的熟人,朋友和亲戚之间,而不会将正义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在这种思维下,黎智英当然就不会在乎川普是不是个种族主义者,川普言行是不是会在美国掀起种族主义浪潮,全世界的民主进步是不是会因为川普的行为而受害。仅仅因为川普在口头上反共,可能对自己有帮助,就对造假文件这类极端不道德,不正义的事暗中支持,全然不顾这种不正义的行为到头来还是会损害香港人民的利益,当然也包括黎智英自己的利益。

当然,将正义局限在自己家人,亲戚朋友,族人之内是典型的的种族主义思维,在《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以及《蠢与恶——川普现象分析》中我已经告诉过大家,绝大部分的大陆中国人是种族主义者,也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拥趸。香港本来就经历长期殖民统治,加上竞争激烈,大部分人生活艰辛,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也是兴盛不衰,白人瞧不起中国人,有钱人瞧不起穷人,老香港人瞧不起新香港人,全部香港人瞧不起大陆人。我在1996年第一次从瑞士去香港之时就对此感觉颇深。近些年来香港人对大陆人的歧视少了很多,因为大陆人有钱人大量涌入香港,但香港人的优越感你还是经常能感觉到。

而在台湾,除去社会达尔文主义之外,还要加上法西斯主义的影响。二蒋时代的台湾是典型的法西斯主义,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从孙中山联俄联共开始,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就是是苏联翅膀之下的一对卵生兄弟,具体可参阅我的《洗脑的历史》,这里由于篇幅就不展开了,当然中国共产党比中国国民党残忍很多倍,法西斯主义进行得更彻底,而且现在变本加厉)。尽管台湾已经民主化了很多年,思想这东西的变化是缓慢的,适用于全人类的正义感需要很多时间才能普及。

当然,川普在台湾获得比较高的支持率也有非常现实的理由,因为很多台湾民众觉得川普政府对台湾的支持力度很高,超过之前的奥巴马政府。但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就会知道,对中共强硬是美国两党的共识,从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已经从政商层面开始围堵中共,重返亚太战略,TPP都是在奥巴马时代制定并开始执行的。川普政府确实与台湾政府比较亲近。但这些完全可以改变,如果川普不再有连任压力,如果中共给予川普足够的好处,基于前面对香港的分析,川普同样也可以出卖台湾,因为台湾的出价不可能超过中共,一个只认钱,不讲道义的美国总统对于台湾是非常危险的。

42%的台湾民众人士认识不到这个危险除去社会达尔文主义、法西斯主义思想的残留影响之外,还要拜台湾媒体的娱乐之风。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看了各个台湾电视台在10月31日的新闻节目,除了中视的新闻节目比较客观介绍美国选举情况,包括美国媒体对待关于拜登儿子的视频及文件的态度之外,其余大部分的电视时政节目都是一边倒地挺川普,将未经证实的消息视为100%可靠的消息大肆传播,非常像大陆的微信圈消息,实在不太像生活在自由世界里面训练有素的新闻媒体,倒是很像在油管上面说单口相声的中文自媒体人。讲实话,在如此大规模传播不实消息的公共传媒引导之下,台湾只有42%的人支持川普,说明很多台湾人还是比较有自己的主见的,要是在中国大陆,估计这数字得往90%以上蹦,就像大部分大陆人相信日本人是八路军打跑的一样。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