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到发稿时的美东时间11月6日早晨9点,拜登在乔治亚已经领先1097票,点票基本结束。大选结果已经没有悬念。

美国的2020年大选进入尾声,参众两院选举顺利完成,但总统宝座花落谁家还尚未确定。但是根据目前的态势,拜登将获胜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

对于这个结果,很多川普支持者难以接受,甚至难以相信。为什么明明川普一开始在很多摇摆州明显领先却越来越失去优势,甚至丢了关键的威斯康星和密歇根导致败局已定?其实道理并不复杂。在川普领先之前,其实拜登在各州开始计票时是领先于川普的。因为民主党的投票集中在大中城市,而共和党选民的投票分散在乡村和小城镇。城市的选票统计快,所以拜登起跑快,但是当村镇统计结果陆续到来后,川普就反超了。然而还有大量的选民是邮寄投票,这些邮寄投票只要是11月3日或之前投递出去在大部分州都是有效的。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邮寄选票大部分是支持拜登的,所以越是到最后,拜登的优势越明显,最新发布结果的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都是拜登反败为胜。剩下几个没有出结果的州也是拜登要么在缩小劣势,要么在扩大优势。

为什么邮寄选票的选民大部分支持拜登呢?主要是因为疫情的原因。面对汹涌的新冠病毒疫情,川普和共和党选民的重视程度显然不如民主党支持者,这从两位总统候选人的集会就可以看出来。川普竞选集会人山人海,跟没有疫情差不多,很多人都不戴口罩。而拜登的竞选集会冷冷清清,因为要6英尺远一个人,民主党也不组织大规模集会,参加者基本上都是戴口罩的。这种现象也是不难理解的。容易感染病毒甚至病死的老人、病人、体弱者、低收入者基本上也是民主党的支持者。而有钱的中产阶级医疗条件和隔离条件更好,更不如容易感染,感染力也更不容易病死,因此他们更重视经济繁荣。支持川普的各地游艇编队、汽车编队声势浩大,但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却是沉默的大多数。虽然民调已经反映了拜登的领先,但是2016年大选川普的胜出让人们忽视了民调的真实性。

共和党更重视秩序和传统的自由价值观,而民主党更注重弱势群体的人权,这种两党政治既保障了美国的经济自由繁荣,也保障了所有美国公民共享文明发展的成果。是美国的先贤们确立的民主体制,包括总统竞选的选举人团规则,确保了美国不会脱离民主的轨道。而任何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都会兼顾经济繁荣和人们对尊严平等的要求,只不过各国有所侧重而已。

相对于传统的共和党人,川普有鲜明的个人特色。这些特色令有些人感觉脱离了政客的虚伪而耳目一新,但也令很多人觉得他已经破坏了民主社会的许多惯例,给美国带来巨大的风险和社会撕裂。不管责任来自川普还是来自讨厌他的反对派,早在他一上台的时候,很多美国人就开始公开表示对他的厌恶,甚至很多居民在家门口常年摆放Resisit的标语。因此最早的极端言论往往是针对川普的,在极端反对者那里,川普成了类似希特勒和斯大林的独裁者,而且是惯于撒谎和使用下三滥手段的流氓,是美国民主体制的破坏者和一个犯下危害美国罪行的罪犯。在华人反川的圈子里,极端观点认为川普是个勾结习近平、普京等独裁者们出卖美国利益的自私自利的盗国贼,而川普说不清楚的750美元税款就是确凿证据。当然,在华人民主圈,支持川普的人还是占多数,因为川普政府把斗争矛头对准中共政权,令很多民运人士看到了中共像苏共垮台一样的希望。即便是民运圈之外的美国华人,因为反感BLM运动带来的打砸抢,也是倾向于支持川普的。

然而,在临近大选的时候,更多的阴谋论指向拜登和民主党。首先是“硬盘门”以及拜登小儿子在乌克兰和中国搞不正当交易的传闻,其次就是这次大选过程中各种民主党舞弊的传言。甚至还有拉登没有被击毙的谣传。在华人民主圈,极端的川普支持者把美国民主党看成是中国共产党的同谋者,是一群为了推翻川普而无所不用其极的阴谋家。在川普即将败选的时刻,极端的华人川普支持者热衷于传播这些不靠谱的阴谋论。类似情况也出现在上一次大选,那时传闻反对希拉里的人纷纷死亡。

如果我们不是某个党派或某个领袖人物的狂热粉丝,而是用客观理性的思维看待这些极端观点和阴谋论,就会发现它们要么是杞人忧天,要么是不值一驳的谣言。

首先看看对川普的极端批评。川普虽然有许多个性缺点,但他跟毛泽东这样的大独裁者完全是两码事,他仅仅是美国这个三权分立国家的行政机构的首脑。即便他想获得独裁者那样的权力也是不可能的。他也不可能利用他的总统职务犯下希特勒、斯大林那样的暴君罪行。川普任命的大法官固然有保守倾向,但最高大法官的职业尊严也绝不会让任何法官在川普违宪时纵容他冲破限制总统权力的宪政框架。川普不仅要受到国会的制约和监督,而且他任命的行政部门首脑也都是执行法律的专业人士,并不会唯川普之命是从。比如他任命的CDC主任跟川普防疫态度就不一样。川普为了减少邮寄选票影响,甚至对自己任命的邮政局长减少经费。在美国的宪政架构下,川普只能做好事,不容易做坏事。川普针对中共的行动其实也只是他的“美国优先”策略的附属品,川普的经济政策对美国的繁荣有显著贡献。同时,川普的“推特治国”这种不严肃并没有造成严重危害。对比习近平和川普,区别是很明显的:习近平的“中国梦”全国各机关都要贯彻执行,而川普的“美国优先”仅仅是川普内阁的口号和政策,国会议员和各州都不当回事。

对于中国民主事业来说,川普既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勾结独裁者的帮凶。美国的民意和价值观决定了无论哪个党派的总统都有不可能对中共践踏本国公民的人权坐视不管,但是也都不会以损害美国利益为代价追求中国民主。在不同历史阶段,也许两党的对华政策有好坏之分,比如在国共内战中美国的民主党政府抛弃民国政府导致共产党专制政权坐大事后看显然是错误的。但是总体上,美国从没有放弃支持中国的民主化。

回头说这次大选中的谣传和阴谋论。关于“硬盘门”至今没有任何权威说法或者证据证明拜登的小儿子卷入了违法犯罪之中,FBI也不可能仅仅根据谣传就投入人力调查。假如将来要调查,更可能是矛头指向究竟是谁策划了“硬盘门”而不是根据传闻去调查拜登的儿子是否违法。关于有些州的投票人数超过了注册人数,只要认真去查资料,这些谣言不攻自破,何况很多人是在公布了注册人数之后(不晚于11月3日)才注册的。关于民主党人毁掉几卡车川普选票更是不用想就可以判断是假的,州选举委员会的人有谁会冒着坐牢风险为拜登做嫁衣,又怎么可能从多少万张选票里挑出川普选票毁掉不被共和党的人发现?要知道每个州的选举委员会都是中立的,委员和具体的工作人员都由两党组成,除了个别工作委托给商业公司,基本上都是两党都经受点票工作,互相监督,怎么可能出现民主党人毁掉选票的事?

要判断一个传闻是否属实并不复杂,可以查资料的就查资料,比如注册选票低于投票的事美联社有专门报道:https://apnews.com/article/fact-check-wisconsin-vote-vs-voters-afs:Content:9672223878;不能证实的就看有没有权威性的报道。美国的大媒体虽然确实偏左,但很多是历经上百年考验有信誉的新闻机构,不会故意造假,更不可能联合造假。而且偏右的权威媒体也有,比如福克斯新闻。比如“硬盘门”最早由川普的律师捅给福克斯新闻,而作为严肃媒体认为不可信,福克斯拒绝发表,所以才由信誉度不高的纽约邮报发表。如果一件丑闻既没有大新闻机构报道,又没有司法跟进,基本上就可以置之不理。美国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总统或总统候选人都是公众人物,普通人怎么诽谤他们都不要紧,但是作为听众,不要被那些谣传误导。

美国作为世界民主党灯塔,是个成熟的民主宪政国家,无论大选时选民如何撕裂对立,但大选过后,失败的一方也会向当选总统表示祝贺。在美利坚晴朗的天空,容不下阴谋论的雾霾。竞争激烈时看似阴云密布,但不久就会雨过天晴。

作为追求中国的民主人权的华人,大家对川普寄予厚望可以理解。因为是在川普任上给了中共的战狼外交当头一棒,面对习近平重返毛泽东的老路,似乎只有川普的强硬路线可以带来改变的希望。确实,民主党不如共和党注重意识形态的较量,但是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无论谁当总统都不可能再支持习近平的这种对内践踏人权对外战狼外交的路线。民主党也许会更多考虑普通中国人的利益缓和对华政策,也许会和欧洲盟友协调外交政策共同对付中共对世界人权的威胁。拜登不是川普,但是民主党的国际主义倾向并不一定不如川普的“美国优先”战略更能促进中国民主人权。而且,是美国人在选举美国总统,华人关心的中美关系仅仅是美国外交的一部分,而美国人显然关心内政更重于外交。

从对川普满怀希望,到眼睁睁看着川普落败,很多华人心里产生巨大的失落感,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蔡英文在大选前就表态,不论谁当总统,台湾都要保持和发展与美国的关系。这种抛开党派倾向,理性看待美国政治的态度是值得赞赏的。那些赞扬川普伟大的华人应该懂得,是伟大的美国成就了川普,而不是川普塑造了美国的伟大。美国的伟大是那些深谋远虑的建国者们奠定的,而后来的总统们如果出色就可以使美国的光环更加耀眼,即便平庸也无损美国的民主灯塔的形象。

新的美国总统呼之欲出,改变总能带来新的希望。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