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美国疫情初期,我通过自己的渠道,向白宫提出了有关防疫的紧急建议,我的基本思路简单归纳为:

1,应该将对此次疫情的应对上升到国家安全层面,认识到其紧迫性和严重性,全力应对;

2,重视口罩的作用。口罩虽不能全面控制病毒扩散,但不能忽视其作用,而且,戴口罩是一种简单明确的防疫社会动员,具有象征意义,可以促使全社会迅速提升对疫情的警觉;

3,防疫必须采取多管齐下的策略,与时间赛跑,与民众的耐心赛跑,为此,应该学习和借鉴世界其它地方的防疫经验;

4,必须批驳新冠群体免疫“理论”,在没有疫苗或疫苗效果不确定的情况下,不能向病毒举手投降,为此,我曾写下《“群体免疫理论”是世界范围内长期防疫不力的重要原因》(中英文)一文。

除此之外,我也做过一些其它努力,遗憾的是,八个月来的现实是令人沮丧的。我认为,在美国防疫失败这件事上,川普总统的责任是不能回避的,无论从重视程度、基本认识和防疫对策上,正如我以前所批评的那样,川普总统都犯下不可思议的错误,这直接导致了他竞选连任的失败,同时,美国疫情正处于又一次高发阶段,控制疫情的前景并不乐观。

大量生命在我们身边流失,我们所热爱和信赖的民主强国未能如期防疫成功给世界树立一个典范,而人类仍笼罩在新冠病毒肆虐的阴影之下,我们感到痛心和揪心。

拜登当选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胜利,也是美国社会扭转防疫局面的契机。高兴地看到,拜登当选总统将于下周一组建其防疫团队,这显示了他对防疫工作的重视,我也将于下周,向拜登团队提出相关的防疫建议。病毒并不会因为政局的变化而停止其继续扩散的能力,防疫是一件实打实的工作,是容不得幻想的。防疫工作的特点决定了政府必须起主导和协调作用,带领全社会共同行动,但这也是一件极其复杂的工作,需要政治家的动员、专家的介入和全社会的共同行动。

我认为,新冠疫情蔓延至今,已给美国社会造成难以想象的生命和经济代价,甚至给美国社会的运行和整体前景带来灰暗的不确定性,现在是美国社会对此展开反思和全面行动的时候。

为此,我将以中英文同时向社会提出一些建议:

1,社会压力是促使政府工作的动力。由于美国总统权力面临交接,而疫情正处在又一个高发期,人们不应被动等待,应该呼吁川普政府与拜登交接团队展开合作,争取共同行动,提高防疫工作的连续性和效果。这也是川普挽回自己政治遗憾的最后机会;

2,在疫苗推广时间和效果仍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美国需要意识到所谓新冠群体免疫“理论”的危害性,不要有鸵鸟思想,心存幻想;考虑到疫情长期蔓延的巨大危害,政府和民众都应该意识到防疫工作以短痛免除长痛的策略价值,防疫工作应该从严,政府和民众应该相互理解和配合,同时,也希望以川普总统、拜登候任总统及地方官员展现出魄力与担当;

3,相信科学,尊重专家建议,不要自我设限、固步自封。有一种错误观点认为,民主国家难以防疫,其实,这是将政府的不作为和防疫错误视为理所应当的懒惰思想,拜登在胜选演讲中讲,他要致力于建设一个“不轻言放弃的美国”,他还说,“我始终相信,若用一个单词来定义美国,那就是可能性”,而前几个月的防疫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恰恰就是轻言放弃,而以种种借口放弃了自身错误认知之外的“可能性”。

4,世界上的多个地方都已经向我们展示了控制疫情的可能性和可行性,这让美国更没有借口消极和无能地应对疫情,拜登团队应该根据美国社会的特点,借鉴这些地方的经验,吸收社会意见,制定出可行的方案,在这一过程中,应该尽量争取川普总统的配合,没有哪一件事能够更好地体现拜登所说的“如果我们能决定不合作,那么我们就可以决定合作”,我希望看到的是川普与拜登的合作,是政府与民众的合作,是州与州之间的合作,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合作。

5,防疫是所有形式的政府的职责所在,而且面对新冠这样的疫情,没有政府的积极和有效行动,单靠民间是不可能达到防疫目的的,在这一点上,川普政府犯下致命错误。当然,政府有责任引导社会的防疫,民众也应展现负责任的态度,同时需要法律和行政系统的努力。民众的自觉性和责任心会让所有人受益,尽快走出疫情的困扰,避免更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

新的政治格局的出现,使美国形成有效防疫的可能,但并不保证防疫的成功。和一些短期难以评估效果的施政方案不同,防疫工作不会留给拜登很多时间,拜登上任后若不能迅速实现防疫工作的实质性改善,那么,在其总统任期的一开始,失败和无能的批评就会追随他此后的四年总统生涯,拜登将很难形成足够的信誉来弥合美国社会的分裂,而全社会的失败与沮丧心理也会变得更重,美国将很难展现一个具有自制力的形象,也无法继续塑造成功者的形象,此后将面对不可思议的麻烦,甚至可以说,失败感会笼罩整个美国社会和美国未来,民众将长期承受巨大代价。

没有什么比疫情更需要、也更容易凝聚全社会的团结,请放下政治分歧和无谓的纷争,全民合作,挑战疫情,让美国走出阴霾,恢复正常生活,现在,大家没有任何理由不团结起来。拯救生命,发展经济,向全世界展现美国的行动能力。

2020年11月8日于华盛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