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6

习近平和王沪宁。(路透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一刊登和播出《孙政才入狱后习近平给胡春华的政治思想鉴定是“识大体,顾大局”》一文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如今的十九届中央政治局里,1959年出生的李强若与只比他年轻一岁的陈敏尔一较长短的话,李强无疑曾经有更多的地方行政部门的工作经历,而陈敏尔则是典型的地方党棍出身。

若仅从“年龄梯队”的角度分析,本届中央政治局里的四个“年轻人”可能不足两年时间,就都会成为中共二十大上产生的下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的“新面孔”。而届时的王沪宁如果不继任政治局常委或者虽然继任政治局常委但同时也会转换政治跑道、出任一届全国人大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主席的话,那么届时的陈敏尔接掌中央书记处的可能性,会大于其他所有可能会在二十大上从政治局委员晋升政治局常委者。

上个月,笔者在本专栏陆续发表了《陈伯达之后有张春桥,王沪宁之后会有谁?》,《习近平身边的两个王公公之间不会有利益冲突》等数篇介绍和分析王沪宁的文章,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了相比较于王歧山,王沪宁对习近平本人的重要性无可取代。道理再简单不过,三年前的十九大上,赵乐际取代了王歧山的“锦衣卫”卫士长席位,而王歧山之前的江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的该职位,先后被四个不同时期的政治局常委兼任。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则一直都是王沪宁兼任,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时代,王沪宁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二十年。十九大之后,王沪宁已经身居政治局常委高位,从那以后连中央党校校长都已经降格为政治局委员兼任,而不再是政治局常委兼任了。但成立之后一直都只是正部长级的中央政策研究室的一把手,却因为王沪宁而如此特殊。

笔者在如上文章中还回顾了早在习近平登基之初的二零一二年秋,笔者即听一位内部人士说过,王沪宁在二零零七年的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荣升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在二零一二年十八届一中全会上被安排为政治局委员之后,两次向中央提出不再兼任正部级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但事后都没了下文。原因是中组部在这两个时间段内,都在“党内理论工作者”中物色过人选,但碍于王沪宁的 “帝师”地位,无人敢接。

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开过之后,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预测过接替王沪宁中央政策室主任兼职的几个可能人选。但迄今为止的事实证明,王沪宁经历了江泽民时代的“当朝帝师”和胡锦涛时代的 “两朝帝师”之后,已经从习近平时代开始成为“三朝帝师”,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党内理论工作者”“欲与王公试比高”?借用鲁迅文章中的一句话:“决非现在的‘站在云端里呐喊’者们所能望其项背”……

笔者如上内容的文章发表后不到半个月,已经在王沪宁手下担任了数年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的江金权突然被宣布扶正,引起外界强烈关注。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也适时刊登和播出的《江金权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二十大能否取代王沪宁充满变数》一文,文中介绍说:共中央本周五(10月3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中共“五中全会”会议内容,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不再是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兼任,而由江金权接任。外界关注王金权是否会在两年后的20大接替王沪宁政治局常委职务,但按照中共的晋升惯例,机会并不大。

文中引用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女士的话说: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如果被纳入最高决策层,当然十分重要:“如果真是纳入习体制,当然是一个重要的步骤。王沪宁就是在江时代就当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他(王沪宁)的接班人肯定是受习重视的,否则上不来。”

如上报道文章也特别提及了“江金权61岁仍未入中委,晋升空间有限”。而笔者仅仅是依照常理判断,1959年生人,在三年前召开的十九大之前即已经以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身份被中组部明确为正部长级的江金权,既然没有被安排进入为中央委员会,哪怕是先被安排一届中央候补委员,那就意味着无论是王沪宁还是习近平,从来就没有打算过在已经给了他正部长级待遇的前提下,安排机会让他“更上一层楼”,更别提接替王沪宁正国级的政治局常委。

中共政权自“拨乱反正”之后的四十年时间的历次全国党代会上,由上届中央候补委员蹿升到政治局常委高位的,只有朱镕基一位,但前提是他在进入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前 ,已经先后担任了上海市长,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和国务院副总理三大要职……。

关于当年邓小平提拔朱镕基的原因和大背景,这里无需多费笔墨,相信我们的听众和读者中没有人会拿今天的江金权与当年的朱镕基比重要性。

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美联社)

当然,还有连上届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却直接在下届全国党代会上被越级安排为副国级的曾庆红一例可举,此公虽然在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已经从上海市委副书记岗位上随江泽民进京并出任了中办享受正部长级待遇的副主任,但一九九二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四上大上不知因为什么,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没给他。五年之后的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上,他被安排直接跃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

不过,即使如今的这位江金权之于当今总书记习近平的重要性,可以与当年的曾庆红之于时任总书记江泽民的重要性相提并论,那么先有一个年龄大前提,是当年曾庆红升任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兼书记处书记时只有五十八岁,而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召开时,江金权已经六十有三了。此其一。

其二,当年的大内总管曾庆红之于时任总书记江泽民是那样的重要,但江泽民在十五大上也未敢把他一步提升到政治局常委的正国级岗位上。

如上例证足以说明江金权在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上接替王沪宁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半点没有。而且他在三年前的十九大召开时虽然已经是正部级干部了,但却只被安排了一届中纪委委员的事实,已经说明他是被和其他中央和国务院部委的第一副职“一视同仁”,国务院也好,普通中央部委也好,在历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标配”就是一把手进中委,二把手则进纪委或者中央候补委。

而在十九大上只以中央部委第一副手的身份被安排为中纪委委员的事实本身,也就明了当时的习近平也好,王沪宁也好,并没有要把江金权就地扶正的打算。

这样分析起来,笔者不敢说是因为自己的分析文章起到了什么“提醒”作用,但江金权如今的突然被扶正,的确是即显匆匆,更显临时。依笔者的预测,此公在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上兴许可能会被安排进中委,但此举绝不是为了安排在此基础上进入副国级和正国级领导层,而是为安排他以中央委员和中纪委委员的双重身份出任一届中纪委副书记。

笔者过去早就因为关注王沪宁的缘故连带关注过江金权。第一次存档关于他的报道文章,是五年半前从搜狐媒体平台上无意中读到的《你只知道中央政研室主任,其实副主任们也都是“大内高手”!》,专门介绍“来自中央政策研究室的纪检组组长”。

文章中说:驻部纪检组再添一名“纪检系统外组长”——国资委的网站显示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的江金权已出任中央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组长、国资委党委委员。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觉得,来自外系统的组长与纪检工作看似不沾边,其实是相关事务的行家。大家都知道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是王沪宁,那么这个“中央核心智囊机构“的副主任们又是一群怎样的“大内高手”呢?他们的工作与纪检有怎样的关联?

请我们本专栏的读者和听众们注意,这里说的是“副主任们”,而不仅仅是说江金权一个。

该文章详细介绍这位出自湖北省委组织部的江金权,2013年就因为其“党建专家”的身份被王沪宁调到身边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在从严治党、加强央企党建的大背景下,江金权此番从中央政策研究室入职国资委纪检组,更耐人寻味。”

该文章还介绍了其他几位在王沪宁手下担任过享受正部长级待遇的研究室副主任的,从09年开始担任副主任的潘盛洲,和2014年1月起兼任副主任的中宣部副部长王晓晖。前者也是因为从中央政策研究室转岗中纪委,出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纪检监察组组长,与江金权同时进入十九届中纪委。而1962年出生,比江金权年轻三岁的王晓晖,在十九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继而被宣布为中宣部常务副部长。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美联社)

曾经在王沪宁手下担任过中央政策研究室正部长级常务副主任的其他几位,虽然日后都没有可能晋升至副国级,但出路都比较好。比如现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早在王沪宁进京之前 ,从1989年就从中央办公厅调进江泽民主导成立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任处长,在2000年起在王沪宁手下担任政研室副主任、直到2013年调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

这位何毅亭在中共高级幕僚层里与王沪宁配合得可谓天衣无缝,通常都是王沪宁以“习近平”为笔名出笼一篇“重要讲话”,何毅亭隔日就能出笼一篇《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最新)重要讲话》。所以,他何毅亭正是因为如此重要而成为如今在位的中共所有正部长级官员中待遇最特殊的一个,因为他在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召开时即因为已经年满六十五岁而没有被安排继任中央委员,但他的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位置却继续坐到如今六十八岁的高龄 ,更有甚者,两年前六十六岁的他,还被国务院一纸“任命”,宣布为事实上与中央党校合并成一个机构但对外要挂两块牌子的“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可见,他的这个正部长级岗位应该是要坐到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召开了。届时的他正好七十岁。

如上所举人等,特别是何毅亭其在习近平和王沪宁等人眼中的重要性,怎么说也不会亚于如今突然显露头角的江金权,但如此老资格的何毅亭到底也没有凭其高级幕僚之一的身份而在中共政坛上突破“正部长级待遇”的“天花板”。

至于从前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位置,被习近平和王沪宁在三年前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委员和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的王晓晖的政治功能,与何毅亭也是十分相像,通常都是王沪宁把他起草的数篇“重要讲话”让习近平在某个场合宣读一遍之后就结集出书,王晓晖立刻就会以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名义发表署名文章,《把学习研究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引向深入》之类。但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召开时,虽然这位王晓晖刚满六十岁,更上一层楼,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也不大。

如此说来,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大上只提拔了比江金权年轻三岁的王晓晖,也足以说明无论他江金权是否还有可能在自己六十三岁高龄时的中共二十大赶上一趟中央委员的末班车,他还剩下的不多几年的中共政坛履历中,断没有打破“正部长级待遇”的“天花板的可能 。至于假如王沪宁会在二十大上执意“见好就收”,“功成身退”的话,他届时已经任满一届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书记处书记这一正国级位置的接班人选,最可能的应该是现任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详细的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下篇文章介绍

来源:RFA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