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2021.1.15德国奥林匹克体育同盟(Deutsche Olympische Sportbund, DOSB)邀请德国的人权组织,举行网络座谈,聆听各方对一年后将在中国举行冬奥这个主题发表意见。

自从北京于2008年举办过奥林匹克运动会,尝到了“大国风采”的甜头后,就愈加积极地要更上层楼,争取拿下冬季奥运会的主办权。2013年中国就开始申请,次年几个原申请国都退出,最后2015年国际奥委会决定由北京作为2022年主办冬奥的东道国。

北京这几年来的专横霸道,践踏人权的恶行,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不满,然而中国如今财大气粗,民主国家的政府虽然厌恶这个独裁政权,却也往往采取绥靖态度,不愿跟习近平撕破脸。但是民间和媒体就不同了,他们不需要考虑利益权衡和经济损失,他们坚持说真话,因为维护人权和普世价值是人们的基本共识和追求。

德国奥运同盟邀请人权组织座谈

1月15日德国奥林匹克体育同盟(Deutsche Olympische Sportbund, DOSB)邀请德国的几个人权组织,举行网络座谈,聆听各方对一年后将在中国举行冬奥这个主题发表意见。参加的有世界维吾尔人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支援被胁迫民族组织(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国际声援西藏组织(International Campagne for Tibet), 欧洲之声 (Sino Euro Voices e.V.),残奥会等。DOSB的几位负责人都出席,并听取个组织的代表发言。

西藏组织的负责人穆勒(Kai Möller)指出,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图为2011年流亡藏人于西藏抗暴纪念日在联合国外抗议中国拘禁包括第十一世班禅根敦确吉尼玛(图中之照片)在内的大批西藏政治犯。图/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对维吾尔人的民族绝灭政策令人发指

Arkin女士和世维会主席多力坤两位提出维吾尔人在新疆受到迫害的情况,他们指出中共政府对维族人进行种族绝灭政策,对妇女采用节育、堕胎的手段,摧毁清真寺,将三百万维族人关入集中营。多力坤说他78岁的母亲和父亲去年分别死在集中营里,由于音讯隔绝,他是从媒体的报导上得知年老的双亲一前一后被折磨死去的消息。他的兄长是数学教授,被判刑17年,弟弟也下落不明。如此家破人亡的例子在新疆比比皆是,他只是受害人之一。

让德国运动员了解现实的中国

西藏组织的负责人穆勒(Kai Möller)指出上次2008年奥运会以来,12年过去,中国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西藏人用惨烈的自焚方式抗议中共的压制,却依然收效甚微。藏人在自己的家园成了二等公民,大批汉人入藏,挤压夺取藏人就业机会,甚至歧视当地人。中国在西藏还进行自然资源的掠夺,破坏生态环境。这一年来至少有5例藏人在狱中受到酷刑,或是死亡,有人虽然出狱,健康却严重受损,不久人世。穆勒认为国际社会漠视中共的暴政,奥运若在中国举办,会增强民族主义的提升,强化共产党的统治。他建议DOSB对将赴中国的运动员提供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信息,让他们了解这个国家不是只有自己宣传口径中的“光辉形象”,更有黑暗的一面。

支援被胁迫民族组织的Hanno Schedler 为南蒙古人代言,指出中共的移民政策,使蒙古人在自己家园成了少数族裔,在学校里必须用汉语教学和使用汉语,蒙古母语逐渐退化消失。此外,中国官方的宣传口径,不论对内对外其语言已经起了变化,更加专横凌厉,不容外人置喙。

香港的沦陷、台湾受威胁、大陆异议份子的命运

代表欧洲之声及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的廖天琪,首先提出香港自从去年7月日“公安法”公布实施之后,哀鸿一片,媒体人被噤声或抓捕,连媒体钜子黎智英都被逮捕,有些媒体多年来为了自保,已经进行“自我审查”,现在更是人人自危。1月6日有53名民主派人士被捕,他们被控嫌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个罪名是典型的政治迫害。12名逃离港岛的年轻人被抓,现在大陆境内,分别被判数年徒刑,其中最小的一位才不过16岁。昨日又有11名人士被捕,他们的“罪名”是协助上述的12人逃亡。“一国两制”荡然无存,香港的法治和新闻自由被践踏侵犯,自由的“东方明珠”已经沦陷。

川普之下,中美关系紧张,近期以来中国不断派出军机、军舰绕台,直接威胁民主富足的台湾,这是对人权的最大侵犯。美国智库已经将台海定位为全球最具战争危险的地区。

中国境内,单是独立中文笔会,就有12名会员在狱中,他们大多数是已经在监狱度过了十数年的良心犯。像秦永敏,他生命中一半时光都在狱中度过,前后加起来超过30年。还有胡石根,也是20多年,更别提终身监禁的王炳章和维族的伊里哈木,后者前年获得了欧洲的萨哈诺夫奖。

廖天琪提到1936年,奥运会在纳粹当政的柏林举行,而头一年1935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是德国犹太人记者奥西兹基(Carl von Ossietzky),他当时在纳粹狱中不能前去领奖。次年纳粹竟放奥西兹基出狱治病,诺贝尔委员会特地到他的住处给他授奖。但是同样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待遇比奥西兹基惨多了,诺奖2010年在奥斯陆颁发时,他在狱中,台上只能放一张空椅子。刘晓波2017年肝癌,不准出国治病,饮恨而亡,他终于没有亲自得到授奖。中共政权在这方面跟纳粹真是有得一比,更狠,更决绝。对这种政权,国际社会将要为他们提供宣传自己“伟光正”形象的舞台吗?你们愿意再一次欣赏中国式的“法西斯美学”,让北京在开幕式上给你们表演眼花撩乱的千人舞蹈、喊声震天的万人歌唱和声光璀璨的数据化影像画面吗?习政府现在傲视全球,自称消灭了新冠病毒,讥笑其余世界手忙脚乱地被病毒打趴下。这是自由世界愿意接受的吗?

2017 年 7 月 13 日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不幸因肝癌病逝,享寿61岁。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在脸书贴出当年刘晓波无法前来领奖的空椅子照。图/翻摄诺贝尔委员会

独裁政权的暴政和奥林匹克的精神背道而驰

廖天琪指出北京宣传的那一套“国家主义”、实施的压制甚至绝灭少数民族语言文化政策,是跟奥林匹克所弘扬的自由、公平、竞争原则背道而驰的。让这种政权做奥运东道主,不仅错误,也是对人类文明的耻辱。

主办这次座谈的德国奥运体育协会的负责人吕克女士(V.Rücker)和萨克斯(Ch. Sachs)先生说,听到上述的各种发言,对 他们很有启发,不过运动员们年复一年,辛苦地训练培养自己的技能,就是为了参加奥林匹克大会,意欲夺冠,要他们放弃这个机会几乎不可能,但是让他们多了解东道国的一些真实情况,是很有必要,甚至很有助益的。

参会的组织和发言人都表示愿意继续跟协会保持联系,若新冠病疫今年遏止住,或许还能有再次交流的机会。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