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4日 以著名社会学家扎斯拉夫斯卡娅为首的一批社会学家在莫斯科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了戈尔巴乔夫威信下降情况及原因。

1989年拥护戈氏的人占被调查者的56%,1990年初降为46%,到1990年秋天只剩下20%。其原因大致是: 一、人民对社会生活领域的任何不满都必然要和最高领导人的工作结合起来,这是自然的。即人民对经济状态越是不满,戈氏的威信越是下降;同样,民族矛盾越是尖锐,戈氏的威信也就越低。二、这与戈氏改革以来所犯错误有关。戈氏很长时期一直不能和利加乔夫(苏共保守派)分手。三、民主化导致平民主义思想的蔓延。戈氏不是平民主义者,而是一个唯理性主义者,一个更富于幻想的领导人,这自然会影响到他的威信。但威信不是政治,威信下降不一定就会下台。

1月25日 苏联内务部和国防部新闻中心发布通告,将从2月1日起在莫斯科等重要城市实行民警和军人联合巡逻,以维护和加强社会治安。通告说,目前城头治安情况恶化,犯罪分子拥有大量武器,恶性犯罪增多,民警、军人及其家属、军事设施屡遭袭击。而据塔斯社2月1日说,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宣布,在自己境内进行这种巡逻是非法的和不必要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摩尔多瓦则宣布苏联总统令在本共和国暂停生效。

同日 立陶宛救国委员会散发了一份声明说,为了用政治方法在立陶宛恢复苏联的宪法制度,委员会宣布,自发布这份声明之日起停止自己的活动。
这个亲苏的企图接管立陶宛政权的组织仅仅维持了14天。

1月26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颁布命令,扩大内务部和克格勃工作人员在执行任务时的权限,以加强同怠工和其他经济犯罪行为的斗争。总统令授权上述机关工作人员可收畅通无阻地进入除外交代表机构以外的企业机关和个体劳动场地,检查生产和办公用房和交通工具,必要时可在主人缺席的情况下执行检查任务。

同日 苏联发表1990年国民经济统计公报。公报说,去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国民收入和社会劳动生产率分别下降2%、4%和3%;工业产值下降1.2%,其中生产资料生产锐减4.4%,消费品生产则增长4.4%。造成工业产值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生产纪律普遍下降,仅工业和建筑业去年一年的工时损失就相当于20万人全年旷工的损失。四分之一的企业没有完成合同任务,社会政治冲突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十亿卢布。农业获得创纪录丰收,粮食产量达2.18亿吨,但交售给国家的却比1989年少1800万吨,仅为6800万吨。国家债务有增无减,内债增加1500亿卢布,总数超过5500亿卢布。财政赤字严重,达581亿卢布,虽比上年减少226亿,但主要是靠减少国家基建投资、前减国防费用、增加税收实现的。居民现金收入猛增16.9%(原计划为7.1%),货币发行量比上年增加50%,造成通货膨胀、消费品市场瘫痪,居民有钱买不到所需商品。

在政治危机和民族矛盾危机之外,当时苏联全国范围内的经济危机也在不断加重。用不着看统计数字,只要从日常生活中就可以发现这种危机具有越来越严重的性质。商店空空荡荡,从衣服鞋袜到家电家具都无法买到。巨大而空荡的商场大厅里,橱窗都用塑料布遮挡着,柜台里只有俄罗斯酸黄瓜罐头。不但出现了购买肉、油、糖和其他日用品的证券,而且还出现了“顾客卡”——能够证明顾客为该地居民的贴有照片的证件,以免把商品卖给“外人”——过路人。商店里有时连香烟、食盐、火柴都脱销了!城市里时不时会爆发“香烟” 和 “伏特加酒”骚乱。苏联民众对“改革时代的发达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绝对无效的愤恨,如同他们对“苏共内部的改革派”的愤恨一样,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政治因素。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已经走到尽头了。

荀路 2021年1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