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就波罗的海局势向驻苏外国记者发表声明,坚决反对利用最近在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发生的事件,进行“投机、猜疑和诽谤”。在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发生的人员伤亡事件在苏联国内和西方引起强烈反响。为此,戈尔巴乔夫举行记者招待会,阐述他对这一地区局势的立场。

他强调,导致发生上述两次冲突事件的根源是,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当局“践踏宪法,无视总统命令,粗暴违反人权,歧视其他民族居民,以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军队。”

针对西方一些国家借此向苏联施加压力一事,他说,苏联将一如既往地奉行既定的对外政策,但是, “令人感到奇怪和荒谬的是,有人低三下四地乞求外国和联合国出面替我们解决应由我们自己解决,而且我们也能够解决的问题。” 据报道,俄罗斯联邦和波罗的海三个共和国的领导人在此之前曾呼吁国际社会干预波罗的海的事态。戈尔巴乔夫还严厉指责叶利钦利用这次事件瓦解苏军,建立自己共和国军队的做法。

同日 沙塔林院士在《共青团真理报》发表文章,呼吁戈尔巴乔夫放弃签署联盟条约,放弃苏共中央总书记职位,重新回到“五百天”计划方案上来。文章认为“极权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也是苏联“急剧接近经济灾难”的深刻原因。并说: “依靠左中联盟要比同右派结成联盟强有力得多,俄共中央领导人和苏共中央政治局的许多活动家就是右派的主要领导人”。他还说,社会主义就是以多党制为基础的政治民主,就是包括私有制在内的一种经济制度。

1月23日 塔斯社记者自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首都报道,那里昨夜过得很平静。到处在议论昨天戈尔巴乔夫总统关于波罗的海沿岸地区局势的声明,尽管当局尚未就这一点发表正式评论。

同时,在里加正继续调查1月20日至21日发生的事件。

由于昨天结束的爱沙尼亚共和国议会两名俄罗斯议员在塔林的绝食,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把从1989年起通过的所有爱沙尼亚法律文件送交国际法律鉴定委员会(进行鉴定)。议员谢尔盖.佩季诺夫和弗拉基米尔.列别杰夫进行了长达六天的绝食,他们要求共和国保证尊重人权并制定保护议会少数派的机制。他们认为爱沙尼亚议会的上述决定是“力求相互理解的最初萌芽”。

1月24日 由于国内盟友长期以来的指责,由于西方警告要停止提供迫切需要的援助,戈尔巴乔夫总统已从波罗的海沿岸撤退,并且正在设法缓和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的危机。当地官员称,来自军队和苏共强硬派的压力似乎正在减少。

戈尔巴乔夫对斯大林时期形成的政治体制进行改革,奉行民主化与公开性政策,必然会为长期被压制的民族问题的浮出提供条件,民族问题出现了愈演愈烈的趋势,其表现也多种多样: 有以立陶宛、格鲁吉亚为代表的反抗联盟政权的民族分离主义运动;有少数民族反抗共和国主体民族的运动,以(阿塞拜疆)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地区为代表;有俄罗斯民族主义者支持俄罗斯脱离苏联的运动;有受到斯大林武力迁徙的民族要求返回家园的斗争。在这里,沉淀已久的历史积怨起了重要作用。

1988年初,正当戈尔巴乔夫规划下一步的改革步骤时,民族问题这个突然冲出来的拦路虎挡住了去路。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问题以及随之而来的苏姆盖特市阿塞拜疆人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第比利斯流血事件、波罗的海三国要求独立运动等接踵而至,这些民族冲突的主要原因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这些历史问题现在到了戈尔巴乔夫手中,戈尔巴乔夫对此一是缺乏精神准备,二是没有成功的先例可循,导致对这些突发的民族冲突事件往往处理失当,结果民族冲突的战火不但没有熄灭,最后竟然烧掉了苏联这个多民族组成的联盟大厦,也终结了戈尔巴乔夫的改革。

荀路 2021年1月19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