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 对本月军队在波罗的海地区采取镇压行动的主要支持者阿尔克斯尼斯上校,指责戈尔巴乔夫背叛了他们的政治联盟,中断了以军队为首在波罗的海地区采取的行动。他说,戈氏本来已同意支持倾向莫斯科的立陶宛救国委员会在两周前企图夺取政权的行动,军方把这个委员会称为合法的权力机构。但戈氏后来违背了他许下的抛弃民族主义政府、由莫斯科直接控制立陶宛的诺言。他说,“总统背叛了我们。他害怕承担责任。试想,外科医生开始做一个手术,他切了一刀,然后就走了,置病人于不顾。”

1月29日 《国际文传电讯》以《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主席团抗议苏联部长和国防部长的命令》为题刊登了一条消息说,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主席团对同动用武装部队执行不属于其任务有关的联盟的行径表示坚决抗议。武装力量干预民事冲突,更何况是没有得到符合宪法的共和国权力机构的认可,这是非常危险的,这种政策也是没有前途的。俄罗斯政府尤其感到担忧的是,苏联内务部长和国防部长关于在大城市组织军人和民警联合巡逻的命令竟然“长期保密”。

1月30月 据格鲁吉亚通讯社记者埃季别里泽报道: 格鲁吉亚最高苏维埃今天通过了关于这个共和国不参加定于3月17日举行的维护作为拥有主权的平等共和国联盟的苏联全民投票的决议。同时决定在3月31日,即在选举格鲁吉亚地方权力机关的那一天举行共和国全民投票,让居民表达对本共和国前途问题所持的态度。

1月31日 苏共中央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召开联席会议。会议公报说,党中央总记戈尔巴乔夫主持了会议,中央副总书记伊瓦什科就当前国内局势问题作了报告。全会通过了“关于时局和党的任务”的政治声明以及其他有关加强党的组织和政治工作等决定。公报说,由于贡巴里泽已经停止作为格鲁吉亚CP中央第一书记的活动,全会解除他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职务;由于亚纳耶夫已当选为苏联副总统,必须全力投入现任工作,也被解除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的职务。全会选举爱沙尼亚CP中央第一书记阿努斯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选举卢钦斯基为党中央书记。全会表示不同意党中央委员、苏联科学院院士沙塔林最近在报刊上发表的一些言论,认为他的观点同作为苏共党员特别是中央委员的身份不相符合。全会委托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团审查有关沙塔林言行的问题,并提出建议交全会讨论。

伊瓦什科在报告中说: 必须“坚决抵制经济、政治和精神领域内的一切破坏性主张和行动”,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作出的应有反击显然是不够的”。俄共中央第一书记波洛兹科夫则在会上指出,改革已经进行不下去了。他说: “所谓民主派已经改变了改革的宗旨,掌握了我们党的主动权。应当承认,苏共未能及时看到改革已开始变质,反而使这一进程不断加快。” 又说: “我们把全人类的利益和阶级的利益对立起来,最看重全球利益,这样我们就为社会主义思想帮了倒忙”; “如果说从前苏共垄断了公开性的话,那么现在则是与之相对抗的势力垄断了公开性,正是这些对抗势力决定着人们每天获得的大部分信息的主要内容。”

自戈尔巴乔夫推行改革以来,苏共内部的保守派一直以各种方式进行批评和抵制。后来成为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议员的原苏共第第二号人物,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利加乔夫就认为,苏共的民主集中制在八十年代末遭到严重破坏。他指出,1988年苏共第19次代表会议后,戈尔巴乔夫企图通过建立十来个委员会停止中央书记处的工作。到1990年苏共二十八大召开时,整个政治局的成员都被更换了,甚至在斯大林执政时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二十八大作出了让所有加盟共和国党的领导人都进入政治局的决定,结果严重削弱了党的领导作用。戈尔巴乔夫还试图由党的代表大会而不是由中央委员会选举党的总书记,以便摆脱中央对他的控制。

利加乔夫还说,苏共在干部工作中存在严重的失误。一方面,选拔干部时主要看他们的专业,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干部的政治取向和素质、他们与群众的联系以及政治上的坚定性。另一方面,把高素质的人才都推荐到实际工作岗位,而不是去从事党务工作。这样一来,八十年代大量的干部政治上没有受到良好培训就走上了岗位。他们精通专业,但却是蹩脚的政治家。发生剧变事件后,他们没有经受住考验。
利加乔夫同志的观点归结起来是二个: 一是应该加强党的领导;二是在干部问题上要坚持政治挂帅。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荀路 2021年1月21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