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冷万宝,1960年出生于吉林长春。1980年在长春市第一汽车厂发动机厂工作。1983年参与唐元隽创办的”民主沙龙”活动。1988年获得汉语言文学大专毕业证书。1989年6月10日被捕,后因声援北京学潮、多次组织产业工人游行示威、参与”民主沙龙”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及反革命集团罪判刑8年。1994年底出狱后继续从事人权活动。1999年因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关押43天,获释后被监视居住半年。2000年后继续从事维权活动,并开始写作。后因房屋遭到野蛮拆迁而流离失所多年,各方面处于停顿状态。

1994年出狱后,被警方限制活动范围以家为半径50米远,出去工作被扣押送回家中,因此无法通过工作补足15年养老保险。去年满60周岁到社保局办理退休手续,被告知因判刑工龄清零。目前靠每月600多元低保生活。今年2月23日因便血住院,截至28日住院费用已超万元。

支付宝的名字是冷万宝的女儿冷思明

中国建设银行:6210810940014833111冷万宝】

冷万宝推特网址:https://twitter.com/lengwanbao2017

冷万宝推文汇编:

2020年11月24日

之前不明原因的病又发作起来,肚子连续疼了三天,尤其是昨天晚上疼痛一宿,晚上胡乱吃了好几种药,现在略有些缓解。又不能去医院检查,去年住院花几千块钱也没有查出结果,现在这种状况只能挺,本来平时高血压就够受的,希望其他毛病别落井下石了,但愿!

2021年2月5日

便血一个多星期了。90年秋在看守所发生伤寒传染病,被关押人进行肛门检测,一个人用小勺似的东西插进肛门用尽剜一下,剧烈痛感,之后感染逐渐形成肛瘘,狱中几年得不到医治,出狱后手术两次,依然留隐患,出血最长一次一年多险些丧命。经济原因硬挺,买药150元对付一下希望过关

在国内穷困也许可以活着,起码可以要饭或捡垃圾食品成为低端人口活着,但是出现疾病就悲惨了,尤其涉及住院需要手术问题,一个阑尾炎或一个肛门息肉简单手术需要上万元,大病只能祈求上苍了!一个月600元左右收入,面对疾病只能是望医院兴叹。如今面临疾病缠身,无可奈何,呵呵

2月6日

仍然出血不止,无奈之下来医院检查,但愿无事,疲惫不堪。

在医院医生没有检查出出血点,要我做肠镜检查,我告诉他肠镜和胃镜一年前做过,没有任何问题。医生说:一年前没有问题不代表现在没有问题,让我先做核酸和心电图,然后预约做肠镜,一套下来差不多2千元,看不起,只好买药,挂号检查买药800多元,而且与昨天买的有同样的药

去年办退休,告知因判刑工龄被清零,这等于未来生活没有保障,低保一降再降——最低降到500多元,尤其这几年动不动要住院,更是雪上加霜,而这一切就是因为关心这个国家而沦落如此的结果。年轻时候以为国家是每一个的国家,现在却感觉像一座山。参加89民主运动的人绝大部分已老了

2月7日

头痛医头 脚痛医脚,尽管医治方法是被动的,但多少能解决些问题。可是现在医院的医生却是头痛医治屁股,昨天去医院检查便血问题,却让我做一系列检查,如核酸检测、心电图及预约肠镜等,这些没有问题,在做其他检查,医疗费用就成无底洞。昨天晚上、今天早上依然便血,在用药…

谢谢兄,几个月之前出过一个多月血,后期用这类药止血了,这次用几天目前没有见效,几年前因为出血做过两次手术,但目前也只能如此。另外降压药每天必须要吃的药,顺便买了一些。祝好!

2月8日

在这里先谢谢各位朋友的关心。今天出血明显减少,希望自己尽快止住血,血确实是人生命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此想起一个朋友安福兴,由于在看守所感染感染出狱没有几年就便血,然后住院大口喷血,当医生告诉我们“血不流了”时,以为血止住了,实际上是血流尽了,50岁人就走了

这次流血想起很多看守所往事,当时那里生存环境相当恶劣,号里安要求最多关押18人,但平时关押40人左右,最多时候60多人。那时号里每天送一桶水外,几乎没有其它水可用,号里很多人几乎很长时间连脸都洗不上。在那里,身体只要略微破皮,第二天就感染形成疥疮。
在看守所传染病患者不隔离,唐元隽在那里感染上了肺结核和感染,还有安福兴染上肝炎,出狱几年后在医院里眼看安福兴大口喷血而死。再说我这次便血原因就是90年秋看守所发生伤寒病时做肛肠检测造成的,随后感染形成肛瘘,几年狱中得不到治疗,虽出狱后手术两次,依然留下隐患……

谢谢兄,应该还是肛门息肉及肛门附近问题,之前做过两次手术。去年其他病住院时肠镜和胃镜都做过,什么问题都没有。祝好!

谢谢,几年前出血住院时血红蛋白特别低,住院当时就输血了。这次出血时间短,应该会好些,今天有止血迹象,再观察一下。祝好!

每次发病都会身不由己的想起发生的苦难及悲惨遭遇,也许是我这个人心胸狭窄,不像那些被残酷无情斗争整得死去活来的子女那样大度。但我常常想如果一个人或民族没有嫉恶如仇心怀或精神,那么发生在个人或民族的悲剧必然会重蹈历史悲剧的覆辙,这似乎成了历史的铁律……

现在医院看病的医生基本靠仪器进行确诊,这次本来是肛门附近问题,诊断不出来,就让先做核酸检测、心电图,再做肠镜,一年前肚子疼的要命,住院检查一个多星期还是没有诊断结果,各种仪器几乎轮了一遍:CT、B超、照相拍片、心电图、尿样、血常规抽了八管等,然后告诉我没有诊断

现在每次去医院都很纠结,一方面医药费太贵,另一方面真的是不相信医生的医德。95年刚出狱不久就去医院治疗折磨我多年的肛瘘,手术前,医院患者劝我给医生红包,听完愤怒,但患者立即告诉我不给红包,也省不下钱,并告诉我他没给红包,手术多做一次,后了解多人如此。逼良为娼

2月19日

参加89年民主运动后,被单位开除的各种文件。立此存照

2月22日

便血一个多月了,之前由于去医院医治费用太高,只好买药,但不见效,始终在便血。今天无奈又得去医院,首先做核酸检测出来住院,住院单开出,明天住院等待检查结果。

谢谢各位朋友们的关注,由于这段时间一直便血,没有回复朋友们的关心,抱歉了,并在此真诚谢谢朋友们的关心与厚爱!
便血不止,硬挺不过无奈明天去住院检查,希望一个小手术而已,之前因此病已经手术过两次。90年秋看守所出现伤寒病,做检测损坏肛门造成后果,一直遗害无穷我30多年…

司法是人权最后一道保护防线,但我每次看到法院的判决书或裁定书,它就像一道高墙阻挡我走向自由之路,而且成为有型的墙,阻挡我不能正常生活30多年,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我在89年怀有一颗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情怀,不忍看到莘莘学子命丧黄泉,希望国家走向民主与法治之路,就难以走出墙的阻拦。

参加89民主运动后的起诉书。
长春市当时与我们第一汽车制造厂有关的案件,受到各种不同审讯人起码有20人以上,出狱后写的(狱中手记)有记载,关押长达一年以上6人,一人免于起诉,最多唐元隽判20年,其他人判13年至2年。住在长春市被关押的8人,3人病死,2人流亡国外,我低保600多元,另外2人无收入。

89年民主运动后,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
在看守所关押一年半之多,等北京那么一有命令,这边率先判刑而且我们这起案件全国判的罪重,唐元隽被判20年。我们继续开始了漫长的黑狱生活.

89年民主运动后,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
我们在看守所在暗无天日的状况下关押了近两年后,高级人民法院下了裁定书为此原判。随后时间不长,我们同案和北京的几名学生被后来外界称之为魔鬼监狱辽宁省凌源监狱关押受尽各种虐待可以说是伤痕累累。

2月23日

今天住院第一天,早上拿到核酸检测结果,然后办理住院手续,做心电图、抽三管血、尿样检查,上午基本这样。预计明天上午手术先止血,然后再做肠镜及胃镜检查等。便血一个多月,有些晕感觉,疲惫不堪。马桶冲洗后留下血的痕迹,不冲洗拍照太恐怖了。希望自己尽快恢复健康。

住院病房没有床位,只好住在走廊里。无所谓了,尽快止住血最高要求了,呵呵开口眯眼笑脸

医院人满为患,室内病房满满的,走廊也基本床位加满,国内全行业估计是医疗单位效益满满啊,看病贵本来成为诟病,但却人满为患,听主管医疗系统朋友讲,这家医院住院人数相对是少的,如果去医大看病就很难。医院在正常国家里本来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但这里却成为了赚钱的机器。国家的繁华应与普通人有关

谢谢各位朋友们的关心与关注,朋友们的关心令我特别感动,说句心里话好久没有感动过了,心里感到特别的温暖!在此暂时不能一一回复,在次谢谢朋友们的关心与厚爱!

2月24日

住院第二天,今天早上8点之后先做一个肛门部分止血手术,嘱咐早饭不用吃。吃一片降压片,高血压出现差不多5年了,从此降压片药就无法停止,每天必吃一片。晚上走廊略凉些,挨着洗手间不远,晚上走动人多些,尤其早上4、5点钟以后。
旁边病人的陪护人员每天花15元租床晚上睡在走廊里。

手术肛门止血完成,希望能止住血。医生要求躺在床上到明天早上,今天不能吃饭,打几个点滴。朋友帮助从手术室退回病房,感谢朋友。
再次再次感谢众多朋友们的关心与关注双手合十
估计几天之后再做详细检查,如肠镜及胃镜检查,希望无事!

住院才两天,刚才护士告诉我欠费了,医疗费用已经支出9080元,两天医疗费用如此之高,真是有些吓人。昨天只做心电图、抽3管血、尿样检查,今天早上8点多做止血手术,然后打几个点滴,刚才送来一盒药。这两天就做了这几样就9千多元。太不可思议了……

(老无所依)孩子生活压力大,所以告诉孩子有朋友帮忙,但朋友也很忙,做完手术就让回去了,再说陪护还得做核酸,只好一个人维持,好在患者帮忙倒尿瓶,非常感谢患者双手合十
晚上又打了上午同样的点滴,手术后虽然疼些,但点滴里有止疼药,还能忍受。身上绑着止血带,过了今天,明天可以起床和吃饭了。

(老无所养)计划生育时,政府强制一个孩子政策,并说: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这人老了,政府养老承诺也没影了。现在孩子这一代生活压力特别大,女儿还是房奴加上生孩子贷款生活费欠债上百万。孩子这种状况下,政府让孩子承担养老义务,孩子生孩子时,政府让姑爷承担养老义务,低保一降再降的理由

如今政府又号召生二胎,孩子这一代面临养育一个孩子都压力山大的状况下,又要承担养老的义务,更重要是民生方面如医疗、教育、住房费用居高不下的状况下,生二胎对孩子来说是天方夜谭。夫妻收入正常情况下8千元,孩子费用5千左右,加上房贷几千元,所剩无几,夫妻几年不买衣服,自己省吃俭用,苦是主题

2月25日

今天住院第三天,早上打了三个点滴,打完后医生把止血带拆下来,又做微波理疗半个小时,回来吃两块蛋糕,昨天手术没有进食。目前有种虚脱的感觉,休息一下,下午去缴欠款医疗费用。希望血能止住。

2月26日

今天住院第四天,手术已经是第三天,今天早上去洗手间方便时还有血,估计是残留的血吧,如果是这样就应该没有问题了。手术后感到特别的疲惫,在走廊里住院,过道人来人往,床位又靠近洗手间,这种状况难免休息不好,不过昨天晚上9点就躺下,很快睡着了,早上5点多醒来,但还是有些累的感觉,希望快好。

少年不知愁滋味,小时候把有病或住院当成乐事或喜剧,有病或住院就可以能吃到平时吃不到的水果或点心如蛋糕或绿豆糕什么的,那时家里穷,平时窝头为主,基本上也吃不到什么。
如今有病或住院真的是有灾难或悲剧的感觉,尤其对没有收入的人而言。相声说:没啥别没钱,有啥别有病。但悲哀的是,两样全包

在89年入狱前的工作期间都是全勤、没有休一天病假,但有一次例外,破天荒造假请了一次病假。事情是这样的:当年6月2日感到形势特别严峻,为了不影响单位及不给领导添麻烦,去保健站开诊断书,没病如何能开,就把体温计插在热水磁缸里,温度计一下子60多度,医生看了一眼,我简单说明原因,开了三天病假

2月27日

今天住院第五天,刚才去洗手间方便,只是排了些气就出了一些血,手纸上很多血,上药的纱布也有血,这是手术后第二次去洗手间方便,昨天早上排便有血,认为是手术时残留的血,但今天凌晨2点又有血出,不知道是否正常,方便时有些疼痛。昨天晚上已经正常吃饭,吃有二两饭,一点菜,这里菜很咸。

早上3点和早上7点半去洗手间还是有血,手术第四天了,还是有很多血,早上换药时,医生说正常,但愿如此。手术后第一次方便觉得有残血正常,第三次依然有在心里就觉得不正常了,甚至心里上有些紧张,毕竟流血一个多月了。现在最大愿望就是先止住血,这样才能慢慢恢复健康,希望快好起来。

刚做完微波理疗,每次25分钟,做时只有轻微的一点点热,医生说做微波理疗能让伤口湿润度减少些,有利于伤口愈合快些。同样做微波理疗的患者说:做不做都收费,每次30元。每次做也不登记,做不做都收费应该是真实的。住院真的就不能考虑医疗费用的问题了,在这里真的就是身不由己。

(老无所养2)89年民主运动后入狱,女儿刚出生四个月还在襁褓之中,在入狱前十几天担心牵连家人与妻子匆匆忙忙办了离婚,如果没事再复婚,果然预料之中,十几天后被捕。出狱后收到各种限制,活动范围以家为半径不允许超过50米,无法工作,女儿初中毕业后,再无力承担费用,女儿辍学打工。

(老无所养3)后来为了减少家里少受骚扰,我只好住在外边,依然无法工作,出狱后我要求去学校进修,不被允许,1999年本想做一个商品代理以此解决一下生活费用,之前靠父母微薄养老金度日,在去外地的结果被扣押并被拘留40天,然后监视居住半年。2000年之后当地派出所帮办低保,2006年低保600元勉强维持

(老无所养4)2006年我所住的第一汽车厂黄金地段拆迁,由于拆迁方案及不合理,超出原有面积缴费是当时本地1倍多,属于天价。因维权没有得到住房,只给十几万元,随后房间节节高越来价格越高只能望房兴叹,又赶上母亲肾癌,房钱母亲治病用去不少。和母亲只好租房,父亲去世多年,我低保与母亲养老金度命

(老无所养5)没有住房,和母亲租房生活,女儿在外打工不回家,后母亲因肾癌及综合症病逝。我只能靠600元低保生活。女儿初中毕业打工自顾不暇,我也没有能力养育女儿,到了这几年物价突飞猛进通货膨胀加剧,但我并没有低保提高而提高,即使系统自动提升最低标准,但人为一降再降甚至低于600元。理由

(老无所养6)2006年低保600元,那时还有母亲养老金勉强维持。十年过去了,低保还是600多年,最低不到600元,低保一降再降理由,女儿有抚养父母义务,女儿生孩子抚养期间没有收入,又告知:姑爷有抚养义务。义务与权利应该平衡,我从来没有能力养育女儿,女儿也应该没有义务养我,再说女儿房奴没有能力

(老无所养7)原来有食品补贴50元,已经取消多时加在低保上,这样每月低保是662元,平均每天生活费是22元3分多一点,每月必须支出的有:水、点、煤气、物业费、降压药、电话费及一些租房费,这些正常支出差不多300元左右,去掉这些必须支出的费用,剩下的吃饭钱也就300元左右,每天12元左右生活费。

今天从凌晨到晚上去洗手间3次,但每次还是便血,手术第四天了,医生说正常,但愿如此。手术后有种虚脱感觉,下楼打饭走不远就有走不动的感觉。
这里盒饭15元一份二两饭,三份不多的菜,但菜特别咸,菜虽然少,因为咸吃不了多少基本都扔掉了。按常规病人菜应该淡些,但弄得跟咸菜似的,吃不多少,浪费。

(老无所养8)政府说:子女有赡养老人义务,先不说政府当初所说生一个孩子好,政府来养老的承诺。女儿出生四个月后,我没有抚养过一天,女儿因无钱初中后辍学打工自顾不暇。对孩子我本来就有愧疚之心,现在社会那个孩子不靠父母经济上帮忙维持,我不仅不能帮忙,反而添麻烦,对本来房奴的女儿雪上加霜

(老无所养9)政府老是讲实事求是,如果女儿有抚养能力,让女儿抚养父母也不为过。但女儿经济状况是这样的,15年结婚贷款68万买房子,生孩子三年贷款生活,再加上装修房子总共贷款上百万元。但政府不管这些,说女儿没收入,姑爷抚养。
每月还房贷2千以上,孩子幼儿园近3千,额外班上千,两人生活维持。

在此特别感谢周锋锁先生、王荔蕻大姐、王金波先生、唐元隽先生、姜立军先生等人的人道主义帮助及关怀!在此也发自内心真诚感谢各位朋友们的关心、关注与鼓励!人在苦难中受到的关怀与爱,是我终身难忘的。再次感谢各位朋友们的友爱!

2月8日

今天住院第六天,手术5天,从昨天去洗手间方便5次,虽出血,但从昨半夜的1次到今天早上的一次来看,出血明显减少,昨天咨询医生,医生说:手术后几天内出血算正常。如果再观察两天出血继续减少,手术效果就会不错。目前主要身体发虚,希望自己早日康复。在此再次感谢各位朋友们的友爱与关心,没齿难忘

目前医疗总医疗费用11818元,主要是西药和处置费昂贵,手术费不到一千元,未来几天除了点滴费用每天1千多,暂时应该没有什么费用了。目前出血已经大量减少,手术目前效果应该还不错。
在此再次谢谢朋友们人道主义的关怀及各位朋友们有爱与关心
多谢朋友们
祝各位朋友们幸福安康!
下面是目前总费用

中午下楼买点饭,小米粥、一张饼、一盒大头菜炒干豆腐,菜虽然咸些,但比盒饭的菜好些,这里的菜咸的厉害,患者普遍反应咸,这里患者不方便只好将就。盒饭菜我每次吃一点,只好浪费。很多患者尤其农村舍不得扔,吃完大量喝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