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5日

2021.3.1香港47人被控颠覆案,在西九裁判法院现场的声援民众拉起多幅释放政治犯的布条。图/撷自立场新闻影片

香港47名亲民派人士于2月28日以违反“香港国安法”的指控受到起诉并不得保释,再次引发国际社会对香港局势的密切关注。香港警方在今年1月6日对53名民主派人士进行了大搜捕,指控他们策划并参与2020年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其中47人受到“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正式指控并出庭受审。此一事件也在香港引发反响。3月1日星期一早间,上千名市民前往法庭外进行声援,并有一些团体打出“要求释放政治犯”等诉求的标语横幅,这是新冠疫情下香港实施公众“限聚令”以来,十分罕见的聚会。针对香港总体局势的未来走向,我们请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女士来阐述一下她的看法。

1)47名香港亲民派人士受到起诉,这应该是港版国安法实施以来,反对派面临的人数最多的一次司法诉讼。您认为当局打算通过此一行动传递怎样的信息?

廖天琪:从2019年以来, 港府对香港的民主派就已经开始采取一些压制行动了。让我们回顾去年7月1日“香港国安法”公布实施以来,政府就更是加大力度采取整肃动作和措施。我们先把示威者被捕、异议人士被判刑这些事搁置一边,只看当局怎样直接对民主派议员施压的行为, 就能够理出清晰的脉络来。

2019年6月的逃犯条例修订、反送中运动以来,香港市民对政府和北京的作法反感日增,爆发了不绝如缕的游行,规模之大,人数之众,热情之高,是有史以来都没有过的,让全世界都惊讶与佩服。随着这些青年人和市民跟警察的对抗,香港人民的民主意识增强了,也有更多的人出来参加区议会选举的提名候选。所以2019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在多个选区大获全胜,取得全港86%的直选议席。这个结果给北京敲了警钟。2020年新冠病疫爆发,北京借此东风,于7月1日推出“港版国安法”以及“限聚令”,以此来压制示威运动。但是就在7月同时发生的区议会初选中,港大法律副教授戴耀廷倡议“民主派35 +初选”,希望取得过立法会半数的35席次。结果果然民主派大胜,投票人数远超过预期。但是选举受到中共和港府的打压,声称初选违反“港区国安法”。林郑月娥政府并将立法会9月的选举推迟一年,推至今年的9月5日,这个决定受到各方批评,因为当时香港民意高涨,民主派势力如日中天,港府害怕当时选举,亲共的建制派会落败。中共官媒更是批判个别民主人士,并且对初选发起人和参选人施压,发动大搜捕。这引发了19名民主派议员在11月时递交辞职信,抗议大陆取消4名议员的资格。

接着就是你刚才提到今年1月6日警方派出超过1千名警力,搜捕53名民主派人士,声称他们跟去年的“35+初选”有关,包括戴耀廷和亲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等,指控他们嫌涉颠覆国家政权。这是自国安法实施以来,最大的一次拘捕行动。

如今2月28日那天,又有47名民主派人士被抓捕庭审,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样看来北京方面给港府下达了步步为营的策略,掐住民主派的脖子,让他们慢慢衰竭,力量减弱,也让社会人士的恐惧加深,以达到将民主派完全消音的结果。

香港市民制作被羁押者姓名海报,声援被控串谋颠覆的47港人。图/撷自立场新闻影片

2)香港民主派在去年7月举行了立法会初选,目的是争取在立法会中取得过半数席次。如今,47名参与了初选的亲民派人士受到起诉,是否直接涉及到香港的选举制度问题?

廖天琪:是的,从2019年春天“反送中”的游行示威开始,香港人的政治意识被唤醒,自觉地投入了“护法维权”的运动,坚持了一年多,直到新冠病毒的侵入,才逐渐消沈。我上面说过了,这两年的几次选举,民主派都大胜,中共和港府紧张极了,急忙推出“国安法”,不肯接受选举结果,借口选举违反了“国安法”。港府不断地采取恶劣的不法行为,先是不承认选举结果,然后否认当选者的资格,甚至威胁拘捕他们。逮了放,放了逮,不断演出“捉放曹”的闹剧。香港立法会的选举制度原本就有缺陷,因为许多候选人不是民意推出,而是由中共幕后指派的。像港府的行政长官任期5年,是由选举委员会的1200成员选出的,但是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多半是由北京委任的人,充当投票机器,他们当然只按照北京的意思投票,就像以前的董建华、曾荫权当上了港府特首,包括如今的林郑月娥,都是北京授意选出来的。因此香港民众一再提出要求“普选”,引发出“占中运动”,可惜最后没有成功。

“国安法”之恶在于它不但破坏了香港的法治、新闻自由、限制了“基本法”中保障公民的人权、言论、集会和游行的自由,它还直接对原来就不理想的选举法直接干预。现在北京正在举行“两会”,据闻也在讨论香港问题,其中涉及到香港的选举法,看来习近平政权不仅给港人加上手镣脚铐,还要把他们都关进笼子里,香港的选举制度会再次遭遇大难。

2020.11.11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记者会。图/撷自胡志伟脸书

3)香港长期以来以个人自由、独立的司法制度和法治著称。如今,这种香港特有的独立性面临怎样的局面?

廖天琪:97之后香港回归中国,就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简称《基本法》。同时根据1984年中英谈判双方签署的《联合声明》,确立香港的特殊地位。

《基本法》第五条: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

第19条: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第27条: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

第28条: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大家看,这些白纸黑字的规定多么明确清楚。

然而,基本法的第23条是一个毒瘤隐患,香港法律人士多年来就想改掉这一条,它的原文如下: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根据这第23条,北京手中就有一个法宝来控制香港的司法独立了。这两年以来的变化,处处都显示出,这第23条在作怪。可以说香港的独立性眼看就要萎缩而逐渐消逝了。

4)中共在迎来一年一度的两会前夕,公布了“爱国者治港”标准。您如何理解此一标准?

廖天琪:我听了“爱国者”这个词就头皮发麻,感到极度恶心,本来好好的一个词,从中共当局口中说出来,就全变味了。他们要人民爱的不是“中国”、“香港”,他们意指的“国”就是“党国”,简单地说,就是“党”。要所有人都爱、都忠于共产党,都忠于习近平。这种愚昧和荒诞的词语和要求,也只有中共这样的独裁政权能提得出来,并通过它的“奴仆官员”放话传达。中国港澳办的主任夏宝龙在2月22日发表谈话提出了“爱国者治港”的原则,这是为3月份的“两会”先放风,届时对香港的政治痛下狠手,要改变香港的选举制度和政治结构。如上所述,这两年民主派在选举中一再获胜,这是中共无法忍受的。他们要从制度上和法律上来个釜底抽薪,把香港的民主自由的蓬勃势头压制下去。

我对香港居民两年以来的奋力护法维权极为钦佩,但是现在看到香港的人权、自由遭到侵犯践踏,媒体被禁声打压,中共的手更近一步伸向香港的教育制度、法制系统和政治结构,真是感到痛心疾首,难以言说。

来源: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