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首诗挤出水来
或把这个女人做成一首诗
女人的尖叫就是诗的尖叫
月光下涂抹的这个女人
被抹成一片云
把这个女人抹成一位天使
让她天使般微笑或者哭泣
把这个女人抹成妖精的颜色
当她的男人不再爱她
或她不再爱那个男人
她的目标是所有男人的目标
她的目光一旦扫射
倒下的或是一座城池
或是,女人的潮汐

那么老酒葫芦的临床圣断如果一首诗不如一个女人或一个女人活不成一首诗便对不住千年的缪士万年的亚当夏娃如果一首诗太像一首诗或一个女人太不解当下风情而其实一首诗只能必须是前所未有的文字效果或是亚情感的绝世碰撞否则还不如立一块贞节型诗歌牌坊等待朝拜或者拯救

那么现在就把这个女人做成一首小诗
做成诗的模样歌的呼吸
让她对仗或者押韵
让她怀孕或被怀孕
让大地母亲教她跳舞
教她蛇一般的温柔恬静
让诗的文字彼此撕咬成画面
让一支歌朗朗上口代代相传
让诗和歌连成一体
让她们彼此相爱
让她们成为过去或者将来
或者不必押韵也不整齐合一
或者把所有的文字抽干
把矫揉造作的诗的表象拧弯
让它们不再流传

或者像老酒葫芦那样把他的文字整的七倒八歪把所有思想肢解的七零八落据说这世界本不正经所谓文字形成的诗也不能正经更不能温温尔雅的像千年前的圣人楷模之乎者也的道德文章亦步亦趋的所谓人间正道

那就继续把诗写成女人
或把女人做成诗
于是这世界除了诗就是女人
或除了女人
就是诗

2020-04-2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