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中所有道具和模糊的他指都隐含着生命,文字的生命遭遇什么样的目光便能散发出什么样的舞姿。一如金圣叹夜读西厢能读出字里行间弥漫的香味,希望今晚,我的文字能给您送香⋯⋯
~老酒葫芦

这女人只关了一扇门
另一扇门虚掩着

怎么今晚的天越来越黑也越来越亮
越来越接近我们的旧日错觉
我们穿过所有起皱的表情
所有滾滾而来的麦浪
所有暗藏的玄机

这扇门果然虚掩着
这女人已经熟了

所有倒挂的江河湖泊所有的汇集想象的海和这扑面而来的狂风暴雨这满世界纷纷扬扬的粉色雪花这一整晩挣扎着跌倒又最后呼啸成漫天飞舞的一地碎银这一个晚上一个晚上

这女人只关了一扇门
这女人只褪了一种颜色
这女人只挡住了另外一枪
这女人,只是虚掩

这女人一闻到诗的味道她就熟了
这女人总有一扇门虚掩着
这首诗一开始就虚掩着

2020-05-1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