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10, 2021

2021的清明节引起全中国关注的事件中大约要算卡车司机金德强在唐山丰润区超限检查站喝农药自杀事件最为轰动。

起因很简单,也很常见,就是金德强所驾驶的卡车上安装的北斗行车记录仪没能与北斗卫星连线,俗称掉线。检查站的工作人员以此为理由要罚款2千人民币,不交就要扣车。

查了下资料,才知道在卡车上装行车记录仪是中国政府的强行规定,理由是杜绝疲劳驾驶,司机每隔4个小时必须休息20分钟。全国至少有近两千万辆大卡车需要装这类行车记录仪,那么安装一台这样的行车记录仪是多少钱呢?

老傅随便在网上找了一下,就在新浪财经里看到这样一段话:深圳市特思威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特思威尔)不合格,“定位功能、路线偏离提醒、车辆can总线数据上传。”….. 就在今年2月,特思威尔却中标了中国政府网披露的上述《重型货车智能视频监控报警装置集中采购项目》,评标总得分:77.740,总报价4900元,其中设备费达2280元、安装费290元、流量费(三年)650元、设备维护费(三年)1680元。

按这价格计算,两千万台卡车行车记录仪的设备及安装维护就是一个高达近万亿人民币的市场,可想而知,这块蛋糕是多么诱人,一定是权力部门的寻租领域。

从事后各种报道来看,如此昂贵的卡车行车记录仪却经常出现问题,经常掉线。从逻辑上说,既然行车记录仪包含卫星信号,接受设备及使用三个方面,那么掉了线自然会有三种可能,第一就是卫星信号不强,接受不到卫星信号。第二是设备出问题,最后才是司机使用不当。但交通管理部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掉线,就罚司机的款,而且还是按有意破坏行车记录仪来罚款,最低2千人民币,多的可以到5千。

本来行车记录仪是要保证司机不要疲劳驾驶,但据报道,金德强在唐山刚装上货物,不过才开了20几公里,根本不需要采用破坏行车记录仪的方式来避免休息,从他后来以自杀的激烈形式进行抗议的行为来看,可以肯定他没有去有意破坏行车记录仪。但作为交通管理部门来说,负责北斗卫星信号发送的部门惹不起,负责生产安装的厂家他们抓不着,三者里面最弱小的卡车司机当然就必须成为掏钱的金主。

读相关报道时我印象很深的就是,金德强的卡车并没有超载,但他还是得为别人的失误交罚款,这是让他愤懑的原因,也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金德强来说,生活艰难,辛苦跑长途运输十年,没挣到什么钱还把身体搞坏了,觉得自己来日无多,索引以自己的性命对不公发出一声抗议,也不失为一名好汉。

对于交通管理部门来说,他们实际无所谓,他们的目的无非是通过罚款创收,就像各项环保法律最后都变成了权贵们弄钱的借口一样。这些罚款最后都会由金德强们来负担,说到底就是由全国的百姓来负担。为了承担这些权贵人士的奢华生活,全国的百姓不仅要节衣缩食,还要没日没夜地辛勤工作,直到自己的身体支撑不住为止。

权贵人士以及他们的走狗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盘剥中国百姓,也是在考验中国百姓的忍耐度。这种忍耐度也是有极限的,当到达那个极限之时,金德强们怕是不会再去自杀,而是去杀人,到那时,中国社会的一场大乱将不可避免。只是这一根压垮中国社会的最后稻草何时落下,无人知道,但落下,是肯定的,我们看得到!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