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 苏联矿工独立工会和工人罢工委员会跨地区协调委员会发表“致各主权共和国议会、政府和人民运动呼吁书”,指出: “联盟的权力机构今天已经不能控制苏联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进程。一元化中央的每次干预只能使局势更加复杂”。因此,“我们建议组织一个跨地区的议会小组。其成员包括各主权共和国的政府代表、罢工地区的罢工委员会代表和受到群众支持的主要政治力量的代表,以便在联盟政权瘫痪的情况下协调各共和国的行动。”

同日 俄罗斯独立工会联合会在今天召开的电话会议上决定26日举行全俄警告性的抗议活动。行动的方式有暂停工作,减缓工作进程,在公共场合举行集会等。独立工会要求联盟和俄罗斯领导取消对提高工资的限制,通过共和国指数化法和就业法,制定执行这种法律的制度,每月公布涨价指数,制定并实施反危机纲领,取消5%的购货税和服务税,确保工人、大中小学生食堂的低价格,确定最短的假期为24个工作日,最低月工资不少于195卢布,正常的连续工作周不得超过40小时,刻不容缓地补偿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所有受害者的损失。

同日 戈尔巴乔夫同日本首相海部俊树举行了第二、第三轮会谈。在第二轮会谈中,双方就东西方关系、苏联的改革、中东问题、亚洲太平洋地区问题、朝鲜半岛形势等交换了意见。双方一致认为,世界冷战已经结束,并正在从对立走向协调。双方确认了美苏协调的重要性,并强调日苏要进行密切合作。戈氏建议: 为确保亚太地区的安全,设置美国、苏联、日本、中国、印度安全保障协商机构。对此,海部认为: “有关国家就朝鲜半岛和柬埔寨等个别问题进行协商是重要的”,但不同意新设一个包罗万象的机构。双方第三轮会谈的中心议题是北方领土问题。苏联只是承认存在领土问题,但未提出任何具体的解决方案,会谈没有取得进展。

4月18日 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罢工委员会宣布进入“罢工前状态”,并决定于23日举行全市总罢工。其原因是罢工者与白俄罗斯领导人的谈判陷入了僵局。
同日 据塔斯社报道,乌克兰当局同罢工运输工人达成协议。4月16日至17日,乌克兰运输工人举行了警告性罢工,要求提高工资、降低食品和日用品的价格,取消5%的“总统”税,通过关于居民货币收入指数的法律文件等。当局同运输工人罢工的劳动集体代表举行了会谈,满足了罢工者的上述要求,并在协议中规定了实现要求的期限和途径。如罢工者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罢工委员会将保留恢复罢工的权利;如运输工人集体不履行这一协议的条件,市政府和共和国政府也有权撤销这一协议。

1986年10月11日,戈尔巴乔夫与里根再次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举行会谈。会前,大多人们都不相信采取一揽子方案能打破日内瓦出现的僵局,但戈尔巴乔夫的顾问们都主张采取一种大胆的方针。戈氏接受了顾问们的建议,准备了“一揽子大刀阔斧的方案”。这个一揽子方案是以战略武器和中程导弹领域作出让步,以换取美国限制太空武器的承诺,在十年内把战略防御计划限制在实验室研究的范围内。戈氏认为里根无法拒绝他的建议,因为苏联作出了巨大的让步,他们的理由可以说非常充足。这一揽子方案在会谈中提出时,确实让美国人大为震惊。但是,苏联的建议却没有产生任何结果,里根仍然坚持美国应当有权既在实验室内,又在实验室外对战略防御计划进行研究和实验,因此会议中断,双方不欢而散。

戈尔巴乔夫回到莫斯科后向政治局汇报了会谈的结果,并发表电视讲话向全国人民陈述了他的立场。他说: “我们作了让步,但我们没有看到美国方面有一丁点儿以同样的态度作出响应或各走一半路的愿望。” 他说,美国人“是空着两手来往篮子里装果子的”。他指出,美国人的算盘是,“苏联最终将承受不了军备竞赛的经济负担,会向西方屈服。这是幻想。”

几天之后,美国政府宣布驱逐55名苏联外交官。戈尔巴乔夫再次发表讲话,抨击里根政府极力曲解雷克雅未克会晤的含义,而且会后采取驱逐苏联外交官的行动简直是疯狂之举。几天后,莫斯科也采取报复行动,撤走了美国驻苏联大使馆的一百名苏方服务人员,使美国大使馆一度陷入瘫痪。戈尔巴乔夫感到自己被美国人戏弄了,说美国人在利用苏联的军备控制政策做“猫捉老鼠的游戏”。

荀路 2021年4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