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1日 莫斯科举行庆祝五一节集会游行,这是苏联首次由工会组织的五一活动。参加者仅五万人,主席台上只有戈尔巴乔夫和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两人,而维持秩序的军警和纠察人数与集会者相差无几。莫斯科市工会联合会主席什马科夫主持了集会。他说,劳动人民应该自己团结起来抵制对人民权利的侵犯,在物价上涨种种荒唐决议的面前自卫。“我们不是求施舍,而是求自食其力,反对限制工会权利,反对5%的销售税,要求得到人民信任的政府”。全苏工会联合会主席谢尔巴科夫、自由工会主席以及女工、学生、文艺工作者也在集会上发了言。最后通过了决议草案。集会结束后举行了游行,横幅口号主要有:“议员们,从社会福利上保护劳动人民!”“反对苛刻的税收政策!”“既然放开物价,就应放开工资!”“要民主,不要极端!”“要40小时工作周!”队伍末尾有人举着列宁和斯大林画像。据报道,各共和国都举行了不同规模的五一集会游行。

同日 叶利钦在新库兹涅茨克(克麦罗沃州)举行的五一群众集会上发表讲话,并当众签署了关于把库兹巴斯煤炭企业由全联盟管辖改为由俄罗斯管辖的决定。叶利钦说,决定“得到了罢工委员会和克麦罗沃州领导人的完全赞同”。他说:“决定承认了矿工的要求,确定了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叶利钦要求煤炭工业所有劳动集体积极参与实现根本的经济改革和稳定经济。

同日 据英国《卫报》报道,苏联前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在赴美国访问前夕表示,不排除苏联近几个月发生军事政变的可能性。谢瓦尔德纳泽对记者说:“目前独裁统治的危险同我离职时一样大,也许甚至比以前更大。”他又说:“在一个拥有三亿人口的国家如何实行紧急状态?不得不把军队的规模增加一两倍。如果局势不能很快得到改善,就有可能发生一场军事政变,而且不仅仅是一场军事政变。”

同日 苏联前总理雷日科夫在接受《苏维埃俄罗斯报》采访时谈了他对苏联政府反危机纲领的看法。他指出,现在需要反危机纲领,在这种复杂的形势下没有它就无法生活。雷日科夫认为,新内阁反危机纲领中有许多新东西,但也有不少条款是前政府当时拟定的。他说他远不是在所有方面对新内阁的做法均表示赞同,尤其是关于加速放开物价和使住宅匆忙实行私有化的建议。他认为,对这些问题应当十分认真地加以考虑。需要弄清楚,哪些地方要实行私有化,哪些地方则要实行非国有化,在这些问题上劳动集体应起什么作用。如果所有制转交给劳动集体,这是一个问题。而当某人用大笔钱将财产买走的时候,对此就应当采取谨慎态度。

戈尔巴乔夫的华盛顿之行似乎为40年美苏之争带来了新的转机。虽然双方会谈的成果是“雷声大,雨点小”,但自始至终洋溢着的和谐友好气氛激发了公众的想像力。紧张局势缓和的感觉仿佛已成为现实。当整个访问活动结束时,里根宣称,美苏高级会谈为“一切善良的人们点燃了希望之火”。这不仅仅是夸张,世界的确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冷静的对话与和睦关系代替了40年冷战时代的相互谩骂。虽然双方谁也没有忘记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存在的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但他们正在学会绕过这些分歧,确立相互加深理解的基础。在这一点上,美国认为戈尔巴乔夫是值得百分之百信赖的人。

华盛顿的高级会谈是戈尔巴乔夫一生中的一个重大里程碑。这位苏联领导人带着外交上的成功凯旋而归。他可以举出中程核导弹条约,证明他懂得如何巧妙地与西方最顽固的反共老手周旋。他可以宣称,在反弹道导弹条约问题上,是他在领着里根走。最主要的是,他可以表明,在公共关系上,他已取得了重大胜利,其影响之深远,持续时间之长,远远超出即将卸任的里根总统的任期,并将长期铭记在美国人民的心中,也为今后美苏两国进一步合作打下了基础。

军备控制是最棘手的一个问题,事实上也是戈尔巴乔夫改革的一个关键所在。虽然关于“星球大战”问题的分歧像乌云一样久久地不肯散去,但戈尔巴乔夫毕竟得到了他所期望的收获,并且他也向华盛顿奉献了一份礼物。在美国人的记忆中,还没有谁从苏联领导人那里收到过这种礼物。

两位领导人都可以将最高级会晤的结果说成是自己个人的成功:里根可以夸口说他迫使苏联同意了他关于削减苏联的战略核武器的说法;戈尔巴乔夫则可以断言,他所提出的迈向无核世界的纲领实际上正在按他的愿望实施。然而,主要的结果是根本改变了苏美关系的气氛。如果说里根在迎接戈尔巴乔夫时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那么在送别时则是心存感激,把他当成一个使美国社会摆脱恐惧的人。曾使美国社会恐惧的,是苏联核导弹、心怀叵测的CP人、“邪恶帝国”的威胁,现在这些都有望解脱了。

荀路 2021年4月18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