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20日

在这几十年里,在中东还有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那就是由失去家园的巴勒斯坦难民组成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其最著名的领导人就是那个总是在头上缠着黑白相间方格头巾的阿拉法特。巴解组织的总部原来一直在约旦河东岸,也就是约旦王国的境内,后来与约旦国王闹翻,1968年迁往黎巴嫩,从黎巴嫩指挥对以色列的袭扰作战。大家所熟知的慕尼黑奥运会以色列运动被劫持杀害案件就是巴解组织下面的“黑九月”所为。以色列也不愿坐以待毙,就支持黎巴嫩信仰天主教的民兵组织与巴解组织进行战斗,但似乎没啥用,于是在1982年以色列出动十万大军攻进黎巴嫩,最后巴解组织被迫分散撤往不同阿拉伯国家。1993年8月,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会面,后来在美国白宫签订了《奥斯陆协议》,巴解组织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以色列也按照这个协议以及之后补充签署的有限自治协议,从90%的约旦河西岸领土和69%的加沙地带撤出,1996年巴勒斯坦人组建了自治政府,阿拉法特经选举担任首届主席,直至他2004年病逝。阿巴斯接任自治政府主席。但在2007年,巴勒斯坦反抗组织中的一个激进派哈马斯突然崛起,夺取了加沙地区的控制权,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只掌握了约旦河西岸的控制权。

哈马斯是巴勒斯坦伊斯兰解放运动的缩写,它的主要政治诉求就是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要将巴勒斯坦国建立在整个巴勒斯坦地区(包含现在的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控制者法塔赫相比,哈马斯更加宗教化,主张建立神权国家,绝不与以色列妥协,从加沙出发,哈马斯不断发动对以色列军事目标和平民目标的袭击。虽然哈马斯被很多国家列为恐怖组织,但在巴勒斯坦民众中的支持率却很高,所以能在2006年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中以明显优势获胜。而今巴勒斯坦原准备在今年的5月22日,也就是即将到来的这个星期六举行立法委员会选举。哈马斯的火箭一开,阿巴斯就宣布无限期推后选举,因为阿巴斯知道,在这种群情激愤的情况下,越是激进的人,越容易得到选票,真的开选,估计哈马斯还是高票当选。

在另一方,1995年,还在总理任上的拉宾在参加一场和平集会时被一名反对与巴勒斯坦人和解的以色列右翼极端分子枪杀。继任的总理佩雷斯继续拉宾的和平路线。但巴勒斯坦的极端派如哈马斯不断对以色列发动各种恐怖袭击,致使主张与巴勒斯坦人和解的以色列左派政党工党在第二年的选举中失败,佩雷斯黯然下台,主张激进路线的以色列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重新获得总理大位,而且从那一年直到现在,25年当中,利库德只有五年不是执政党,其余时间以色列政权都被这个极右翼的政党所统治,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成了以色列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

内塔尼亚胡丑闻缠身,如果不是身为总理,很可能就要锒铛入狱。因此,保住总理职位对他是最为重要的目标。最近在耶路撒冷发生的暴力事件,很明显是有人在挑事。这个时间发生暴力事件,内塔尼亚胡正好可以展示自己的铁腕手段是平复暴乱,保护人民的好办法,可以获得更多势力的支持,继而可以成功组阁,继续当他的总理,继续享有司法豁免权。而哈马斯无比迅速地介入,从加沙地带无差别地对以色列城市发射火箭弹,虽然作用不大,但意义很大,因为哈马斯这个行动向巴勒斯塔人民展示,看,我才是可以给你们出气的人,那个只会呻吟的阿巴斯是个软蛋。

显然,双方的极端派都不想要和平,因为和平以后就没他们什么事了。可以说,两边的极端分子通力合作,将初现和平曙光的巴以地区又投入到腥风血雨当中

另外告诉下大家,按照联合国181号巴以分治的决议,耶路撒冷本该是一个在联合国管辖下的国际城市,不应该属于任何一方。但以色列在1980年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则宣布东耶路撒冷为自己的首都。在川普任上,美国宣布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这是对以色列主张的强烈支持,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以色列右翼人士,有了美国的支持,也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对待巴勒斯坦人采取强硬措施。

美国支持以色列,除去因为本国犹太人族群的政治游说能力之外,也有地缘政治的考量。因为在中东,以色列是美国的可靠盟友,经常让以色列出面干脏活。在整个冷战期间,阿拉伯国家深受苏联影响,以色列也是美国对抗苏联的一枚棋子。冷战结束后,以色列又成为美国在中东抵御极端伊斯兰势力的队友,因此,美国在国际上对以色列极尽呵护,对以色列的丑行最多口头上说说,表示下意思,从来不会动真格。当然,以色列也不能干得太脏,不然给人知道了,引起公愤,美国政府也包不住他,所以以色列要去炸毁位于加沙市中心,有很多媒体驻扎的一幢高楼,对于以色列当局来说,外界知道的真相越少越好。

老傅发觉,实力强大,准备干脏活的团体,不管是在西方还是东方,是民主国家还是独裁国家,都不喜欢媒体,尤其不喜欢说实话的媒体。所以,如果你看到一个团体或政体在试图让媒体闭嘴(当然,在民主国家美国,你不可能关闭任何媒体,但你可以将所有媒体抹黑,说他们是假新闻,只有自己的话是真理,具体例子:川普),那么它就一定准备干坏事,毫无例外!

从现在以色列周遍的阿拉伯国家来看,基本对以色列的生存权已经默认(当然还有些妄人的想法总是与世界潮流不一样),以色列已经没有生存危机。解除了生存危机之后的以色列翻过手来却极力欺侮巴勒斯坦人,试图将巴勒斯塔人赶出他们世代居住的家园,创造出一个纯粹的犹太国家,这是目前巴以冲突的根本原因。

老傅觉得,以色列至今为止的成功,是因为西方世界对他们的支持,而西方世界对以色列的支持是因为千百年来犹太人在欧洲遭到强烈的迫害。现在以色列反手肆无忌惮地迫害巴勒斯坦人,慢慢,以色列会失去世界同情。失去同情的以色列人能走多远,我们拭目以待!

最初,老傅是想快速对巴以冲突做个简单介绍,然后赶紧完成《历史蹒跚而行》,没想到这篇文章也拉拉杂杂写了六千字,而且很多事情真的是一掠而过。但从这个简略的回顾中我们可以看到,因为一种极端和仇恨,在欧洲造成了反犹行为,这种反犹行为造成了犹太复国。可以说,犹太复国运动实际上是西方强势下的一个产物(没有特定的国家,但生活在欧美文化中的犹太人主导了犹太复国行动)。犹太复国行动又在巴勒斯坦引起了仇恨,巴勒斯坦人为了报仇又引发了新的仇恨,冤冤相报,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希望利用这种仇恨达到自己的目的,如今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地区就变成了如此说不清道不明的模样。

作为一个普通人,老傅要告诉大家,我们要多一些同情心,多一些同理心,即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能去赞扬巴勒斯坦极端分子的恐怖行为,但也不能仅仅是因为以色列的强大,能干而佩服以色列。因为那是一种赤裸裸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行经。如果这个世界重新陷入丛林社会,今天你可能是强者,明天你可能就是弱者,就可能是强权的受害者!多读历史,你对未来就会有个比较明智的判断!

(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