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 立陶宛和拉脱维亚检察院工作人员发表联合声明,认为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局势紧张的根源是: 违反苏联宪法的各项要求,蔑视社会的法律基础和苏联公民的权利。联合声明认为,采取果断措施恢复法律秩序,无条件地遵守苏联各项法律,是波罗的海沿岸三国稳定局势的首要条件。同日,立陶宛维尔纽斯卫戍司令发表谈话,驳斥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关于军队企图占领议会大厦和其他行政机关建筑物的说法,指出这种说法和他的其他所有言论一样,是对事件的歪曲评价。卫戍司令说,实际情况是,6月3日根据苏联国防部长早些时候的命令,在维尔纽斯市组织了军队和内务部队联合巡逻,目的主要是维持秩序和抓逃兵。没用装甲车,也没有坦克参加。

同日 苏共中央书记处发表声明,反对有人企图给列宁格勒市改名。声明指出,列宁格勒市苏维埃定于6月12日举行有关这座城市改名的全民投票一事已引起社会的极大不安,国家权力机关、党委会、舆论工具都收到无数来信,这些来信提出了一个共同的要求,即不允许这可耻的企图得逞。 “不允许污辱光荣的列宁格勒这座英雄城市、战士和劳动者的城市的名字。”声明强调指出: “策划的这一行动具有明显的政治意图,它不是要促进稳定、公民和谐,而是要加剧纠纷,造成新的对峙。我国每个公民,首先是列宁格勒的公民的责任是反对这种不尊重历史和现实,不尊重在我们之前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前辈的阴谋活动。”

6月6日 在苏联总理帕夫洛夫主持下,苏联内阁主席团会议讨论了反垄断活动和破产法草案。其结论是: 应考虑许多共和国已通过的反垄断工作经验,然后再把文件提交苏联最高苏维埃。破产法也将照此办理。会议还讨论了下半年统一信贷政策以及发展储蓄系统和对外经济活动等问题。

同日 苏联和拉脱维亚代表团开始会晤,讨论一系列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拉脱维亚对此次会晤态度冷淡。拉脱维亚代表团团长、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比舍尔说,7月份该共和国可能发生政变,拉脱维亚救国委员会一直没有停止活动,它们正在拟定让CP重新掌权的计划。会晤于7日结束。会晤结束后发表的公报指出,双方今后愿意继续前进,在一些迫切问题上接近自己的观点。双方还签订了正式议定书,其中规定了共同行动克服当前社会经济形势的措施。

同日 乌克兰议会批准了该共和国新内阁名单,新成立了若干个部,其中有: 保护居民免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果伤害部、国防国家安全紧急形势部、青年部、文化部等。

叶利钦首先回答了指责他的几个问题,接着开始批评说“党落伍了”,今天的会议早就应该召开,会议提纲公布晚了,也没有吸收大多数中央委员的意见,推选代表仍然是按老框框进行的。接着,他就戈尔巴乔夫的报告和中央委员会的基本提纲发表意见:

关于政治体制,他认为不应制造“领袖人物”和搞“领袖制”,真正创造出人民的权力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他表示反对党的第一书记兼任苏维埃主席,并提议就这个问题举行一次全民投票。关于选举,他说: 选举应该是普遍的、直接的和无记名的,限定任期两届,只有在前一届工作中有实际成果才可以选举连任第二届。接着,他对某些政治局委员进行了严厉的抨击:

“我们国家在许多方面习惯于怪罪死人。当然,这样做是不会遭到报复的。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把造成停滞的一切过错都推到勃列日涅夫一人身上。可是在政治局里呆了10年、15年、20年,乃至今日还呆在政治局里的人当时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由于中央机关的放任,一个人便可以决定党、国家、社会主义命运的时候他们全都不说话呢?一直表决到一个人获得五枚(苏联英雄)金星奖章,从而使整个社会陷入危机。为什么还推选出契尔年科这样一个病人呢?党的检查委员会只会惩办多少有些背离党内生活准则的人,而对行贿受贿,给国家造成数以百万计卢布损失以及有其他一些犯罪行为的共和国、州的重要领导人,却不敢去追究呢?

“我认为,政治局的某些成员作为集体机构的成员是有罪的,他们骗取了中央委员会和党的信任。他们应该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把国家和党弄到了这种地步?在回答了这一问题之后,应得出这样的结论: 把他们开除出政治局。这种做法比死后再进行批判,然后再移葬要人道得多。”(掌声)

叶利钦接着说,总书记在其表达得很清楚的声明中曾说过,在我们国家,没有可以不受批评的禁区和领导人。实际并非如此,甚至中央委员都不敢讲出自己对领导层的个人意见,习惯于对个提案发表意见时举起手: 一致“同意”。这是最有害的事了。

对于改革,他批评 “空喊口号,实际效果少”,三年来没有解决任何一个让人感觉到的“现实的问题,而且也没有取得革命性变革”。

荀路 2021年6月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