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 戈尔巴乔夫在挪威首都奥斯陆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讲话,就苏联改革、苏挪关系、欧洲局势及国际形势谈了他的看法。他说,不仅苏联各族人民需要改革,而且全世界都需要苏联的改革。这实际上是指苏联从一种体制过渡到另一种体制,在这个时期非常重要的是使这个过程“不脱离和平变革的轨道,避免对抗,尤其要避免公民间的大规模冲突,以对苏联和全世界较小的损失渡过这个关键时期”。戈氏呼吁西方七个发达的工业国家的领导人在苏联改革的关键时期同苏联进行新形式的合作。戈氏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还指出,新政治思维的基础是承认每个民族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和利益平衡。在文明发展的现阶段,不能轻视任何民族、任何国家的利益。每个国家,包括苏联和美国,都有自己的利益,因此需要寻找一条通过政治对话、贸易、经济和文化交流来兼顾和协调这些利益的途径。如果我们不走寻求利益平衡之路,那么,“我们将不断遇到企图恢复实力政策”,企图推翻与新思维和国际关系发展新阶段有关的一切的种种做法。实力政策曾把我们拖入军备竞赛,使各国人民相互对立,在各大洲散布敌对情绪,造成数千起冲突,在冲突中一些小国成为筹码。这是一种行不通的政策。戈氏强调指出,“因此,必须抛弃实力政策,奉行以利益平衡为基础考虑到各国人民利益的政策。”

同日 戈尔巴乔夫在诺贝尔和平奖领奖仪式上发表讲话说,他所领导的改革一开始就使人们抱有很大的希望,这不够慎重。没有考虑到这种希望并不能使人们认识到大家必须以另一种方式生活和工作,不能再像习以为常的那样把希望寄托于由上面赐予新生活;改革触动了人们的切身利益,他们不得不放弃在漫长的岁月中已经习惯的一切。戈氏说: “改革中出现的问题只能通过宪法途径才可以得到解决——这犹是我的信条。因此,我竭尽全力使发展过程保持在民主和改革的范围之内。” 某个共和国如确实是通过全民投票决定脱离苏联,那也需要一段过渡时期。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对记者说,定于下周对英国的访问是应英国议会的邀请进行的。访问的目的在于“发展两国议会的相互协作”。他强调指出,有关西方国家向苏联提供经济援助的问题主要是,“七国和所有发达国家是否准备提供这种援助。” 他解释说: “所指的在很大程度上不是贷款,而是它们参与实现苏联的各种计划,如食品和消费品生产、转产、卢布的可兑换性等计划。” 卢氏透露,制定联盟新方案的工作已经结束,“在这个方案中,更加明确地划清了联盟共和国的权限,还明确解决了关于联盟和共和国财产的问题以及税收制度的问题。”

叶利钦走到主席台前,登上台阶向戈尔巴乔夫走去。他手持证件,直逼着戈尔巴乔夫的目光,以坚定的口吻说道: “我请求发言,或者是请您就此事提请大会表决。”

戈尔巴乔夫有点不知所措。叶利钦就在对面肃立等候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失态的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只好说: “请坐到第一排去。”叶利钦就在讲台旁的第一排坐下了。这时,坐在主席台上的政治局委员们低声商量了一会儿,戈尔巴乔夫叫来了中央委员会总务部长,低声说了几句,总务部长就走了。不一会儿就有一名工作人员走到叶利钦跟前,请他到主席团办公室去一下,说那儿有人跟他谈一谈。

“谁想跟我谈?”

“不知道。”

“不,我不喜欢这种方式,我就坐在这里。”

那人走开了。总务部长又出来和主席团的人商量起来。接着,那个工作人员又走过说: “一位领导现在同您一起去。”

“好,我可以出去,我得看主席团的哪一位出来。”

叶利钦预感到这可能是一个骗局,骗他走出大厅,然后拒之门外。但他还是慢慢起身往下走去。这时旁边的人悄悄地说: “别出大厅!别出大厅!” 叶利钦一边思索一边向前走。可是,主席团上并没有人走下来,叶利钦就停住了脚。这时,又是那个人走过来对叶利钦说: “戈尔巴乔夫允许您发言,但你应先回到卡累利亚代表团那里去。”叶利钦想,当他回到卡累利亚代表团所在的那个最后的角落又想回来时,会议就会转入别的议题了。也许这又是一个骗局。

“不必了,我已得到代表团的准许,用不着回去了。第一排就有一个位子,我喜欢坐在那里。” 说完,叶利钦迅速转过身去,又坐回到主席台,就坐在第一排的过道旁边,正对着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无可奈何了,他在对代表发言小结了几句之后,就宣布让叶利钦发言,并且补充说,休会后将转入通过决议的程序。

叶利钦终于走上了讲台。全场寂然无声,静得让人都不敢大声喘气。

荀路 2021年6月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