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6日 苏军总参谋长莫伊谢耶夫在海湾战争结果科学实践研讨会结束时向塔斯社记者发表谈话说,这场战争的特点是: 多国部队使用了各种武器,既有以前几十年中研制的,也有最新的,其中包括尚未用于军备的试验样品。他指出,今天对我们武装力量的建设和发展过程产生最大影响的主要因素,是“世界上的军事政治力量对比最近发生的变化、苏联对内对外政策中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变化、对保障我国国防和安全的新态度”。所有这些都预先决定了有必要修正学说的论点,对战略、战役学、战术进行修改,对武装力量结构进行本质的改造。

6月7日 苏联外交部长别斯梅尔特内赫在前往日内瓦与美国国务卿贝克会晤之前接受了塔斯社记者的采访。他说,在日内瓦,我们想集中精力制定结束起草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所谓“策略”。如果我们在最近几周内在某个地方完成起草条约的工作,那么不言而喻,这将成为我们的领导人能够再次会晤、签署这项条约和使苏美关系达到一个新的更加密切的、充满新的协议的水平开辟莫大的前景。

同日 苏联国防部新闻中心发布通告,谴责有人散布关于苏联军人参加伊拉克—科威特冲突的谣言。通告说,“俄罗斯联邦一些人民代表就有关苏联军人参加伊拉克一科威特冲突的谣言向苏联国防部提出了询问。” 国防部对此迅速地向俄联邦人民代表作了答复,再一次明确地强调指出,苏联军人没有以任何形式参加过伊、科冲突。而且苏联国防部执行苏联部长会议的指示,中止了同伊拉克的军事技术合作。1991年1月9日,也就是在战争行动开始之前,所有军事专家已返回苏联。

同日 俄罗斯独立工会领导人发表声明,就即将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呼吁各工会投叶利钦的票。声明指出,“新的俄罗斯工会联合会从其诞生之日起就严格坚持政治上中立的原则,不受政党或社会组织、国家机关或经济机构的任何操纵。但是现在在决定俄罗斯联邦命运的时刻,各工会不能够、也没有权利保持沉默。”

同日 格鲁吉亚共和国当选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宣誓就职。加姆萨胡尔季阿52岁,是语言学家,为该共和国最大的政治联盟“圆桌会议一自由格鲁吉亚”的领导人。

同日 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作出决定,把位于该共和国境内的联盟所属的企业和单位划归该共和国司法管辖。乌克兰总理在提出这一建议时说,只要中央对这些企业仍有影响,乌克兰的经济就不可能正常发展。联盟一些部和主管部门采取的某些措施不符合乌克兰的利益。

最后,叶利钦要求大会为他恢复名誉。这时,会场上立即响起喧哗声。叶利钦说: “如果你们不让我讲话,我就不说了。” 说完,他用期待而又充满抗议的目光直视着会场。这时,戈尔巴乔夫站起来说: “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大家请你讲。我想,让我们揭开叶利钦事件的秘密吧!请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把他认为应该讲的话都讲出来吧。请讲吧!”

接下来,叶利钦讲到去年十月中央全会,他说他在全会上的那个发言“唯一的错误就是不合时宜”。我们都应该掌握政治辩论的规则,容许不同意见,不要给人扣帽子,视别人为叛逆者。最后,他请求会议撤销那个“政治错误”的决议。

休会之后,并没有转入下一个议程,而是由批评叶利钦的人开始发言。利加乔夫第一个站出来发言。他一开始就同叶利钦正面交锋。他说: “你我之间的分歧不是策略上的分歧,而是战略上的分歧。”但他没有阐述他们之间有哪些分歧,也没有批驳叶利钦的言论,而是对他进行了人身攻击。利加乔夫指责叶利钦作为莫斯科市委书记办事无能,对政治局的讨论毫无兴趣,自行其事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是个“极具破坏性”的人物。最后,利加乔夫提醒戈尔巴乔夫,在契尔年科去世后,是他和政治局委员葛罗米柯、切布里科夫、索洛缅采夫和各地区的党委第一书记坚定不移的努力,才使得戈尔巴乔夫登上了总书记宝座。利加乔夫说: “当时本来可能作出不同的决定,本来有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人坐在这个主席台,如果真是那样,这次会议也许根本不会举行。” 这话用意十分明白: 我利加乔夫有恩于你,可你却把我视为保守势力的头头,而且放出了一个老虎叶利钦与我为敌。现在你得在我和叶利钦之间作出选择。

这里,利加乔夫的发言锋芒毕露,不讲技巧,带有明显的个人恩怨色彩,因此给会议代表和会场外的电视观众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特别是利加乔夫公然揭露克里姆林宫的机密,更引起戈尔巴乔夫的反感。

最后,戈尔巴乔夫在闭幕词中用相当长的篇幅谈了“叶利钦问题”。虽然语气平和,也无过激之词,但他认为叶利钦关于改革三年来没有取得什么成果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没有根据”。他批评了叶利钦在策略上的错误,而对他建议的战略方向则未置一词。更耐人寻味的是,戈尔巴乔夫在讲话中对利加乔夫的发言没有表态,没有说一句赞扬他的话。

荀路 2021年6月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