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 苏联外交部长别斯梅尔特内赫抵达柏林,参加欧安会外长会议。他对记者说,这次会议最重要的议题是欧洲未来的格局问题。我们把柏林会议看作是一个重大事件,它是向新的全欧体制发挥作用的第一步。

同日 据报道,现已有13万多克里米亚鞑靼人迁回故乡——克里米亚半岛。他们是在1944年被强制离开家园的。苏联政府为此拨款二亿卢布。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政府主管部门负责人谈了这笔费用的具体安排和人员安置情况,以及存在的困难。决定将把复兴民族文化、历史纪念物和建筑物放在首位来安排。

同日 白俄罗斯新的议会派别“共产党人民主派”宣告成立。该派别由三十多名苏共党员组成。在这之前,白俄罗斯议会已有两个主要派别: 共产党人议员团和白俄罗斯人民阵线议会反对派。新的议员团在声明中说,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一年来的工作表明,共产党人议员团的方针是维护行政命令体制。尽管已取消了苏联宪法第六条,党的地方机关仍在继续干涉国家事务和经济事务。该派别强调,它不同意该共和国共产党领导的政策,并声明它要促进共和国发展各种形式的所有制和法律规定的各个领域的经营活动,促使白俄罗斯共产党变成议会型政党。拥有60万名党员的白俄罗斯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马洛费耶夫认为,这个声明的炮制者在经济崩溃方面指责党中央,同时竭尽全力使党中央的工作陷于瘫痪。

同日 拉脱维亚最高苏维埃通过了教育法,其中规定,法律保证公民有使用国语(拉脱维亚语)受教育的权利。而该共和国48%的其他民族的公民只保证在中学阶段有使用本民族语言受教育的权利。新法规定,凡在拉脱维亚共和国管辖内的所有学校不管用什么语言教学和所属什么部门,在由国家拨款的中等专业学校和高等学校,从第二学年起,“拉脱维亚语作为主要教学语言”。

6月20日 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通过一项关于设立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职位的决议。总统将由该共和国公民在全民、平等和秘密投票直接选举的基础上产生。决议强调由于权力的执行机构危机而成立总统机构的必要性,因为共和国议会通过的许多法律没有得到执行,改组现有的管理机构也没有能使局势发生很大变化。决议提出,在起草《白俄罗斯总统法》时要考虑世界经验。为使总统的权力不导致独裁,在法案中要反映出在白俄罗斯共和国主权宣言中所宣布的权力划分的基本理论原则,总统没有解散议会的权力。宪法监督委员会负责监督总统的决定是否与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相符合。

在这次人民代表选举中,许多党的高层领导人纷纷落马,有五分之一的党员在竞选中被淘汰。阿塞拜疆和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及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部长会议主席均榜上无名。150个州委书记中当选的不足120人。在军队中,国防部一名副部长、远东军区和列宁格勒军区司令以及莫斯科防空军司令都落选了。莫斯科市长塞金、市委书记普罗科菲耶夫落选。列宁格勒领导人最惨: 州委第一、第二书记,市委第一书记、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以及市委计委主席五位参加竞选的党员干部全部落马。

选举结果公布后,戈尔巴乔夫在选举总结中说: 对于党的某些领导人在选举中失败,没有理由惊慌失措,因为我们第一次有了一幅我们生活的真实图景,我们了解了民主进程是怎么一回事。作完总结报告,他马上召开了政治局会议。戈尔巴乔夫非常兴奋,他高兴地说,选举显示了党在人民中的巨大威望: 87%的代表是苏共党员……他这次第一个在政治局会议上发言,他似乎预感到有可能出现异议,想要以个人威信确认这是胜利。然而异议还是提出来了。反驳戈尔巴乔夫的是总理雷日科夫,他说:

“党在选举中失败了,按民族地域选区推举的地方党组织的30名领导人,很不光彩地落马了,输给了资历不深、名气不大、但更为坚定的对手。”

“那也是输给了党员!” 戈尔巴乔夫不服气地说。

雷日科夫针锋相对: “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党员人们才选了他们。正相反,他们在任何地方也没有强调过这一点。” 雷日科夫点出了关键问题: “最大的遗憾是,这不是局部事件。”

雷日科夫在这件事上认识比较深刻,认为这是一个令人忧虑的征兆,它告诉我们,党,党的领导人已经大大落后于所开始的那些转变。苏共领导心安理得地醉心于改革创始者的小家小业,相信自己那不可动摇的威信,不想看到自己本身的活动已不能按以前的方式进行。选举的结果恰恰证明,毫不动摇的威信时代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现在应该每时每刻地去争取威信。不要以为在选举中失败的是30个具体的人,正是党在选举中失败了,因为党委托这些人代表自己。

雷日科夫不愧是高层老党员干部,他正是从这次人民代表的选举中看到了苏联共产党自身的危险。

荀路 2021年6月1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