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 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了欧共体主席德洛尔,就苏联改革、苏联与欧共体的合作、西方可能的支持和援助等问题进行了交谈。戈氏指出,最近在政治领域,尤其是在各共和国和联盟之间以“9十1”声明为基础的关系方面,情况多多少少已纳入正规,现在具有重大意义的是大力实现经济改革,实现旨在稳定经济和财政状况、加强卢布的措施。当然,我们清楚地认识到正在采取的和将要采取的措施的全部复杂性和由此而产生的沉重负担,使这样一个大国(像一个完整的世界!)同时转而面向人、面向人的需要、面向世界,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转折。德洛尔对苏联的问题和困难表示理解,并赞同反危机纲领的思想,认为纲领规定了正确的方针。德洛尔特别强调指出了国家统一、各个共和国在“9十1”声明基础上相互谅解和协作所具有的巨大意义。他说,如果中央不掌握足够的权利,任何改革必将失败。没有一个权力的核心,改革将一事无成。德洛尔还表示,欧共体不仅愿意,而且已经在支持苏联的改革。即将在这里草签的一项空前广泛的技术合作协定就证明了这一点。戈氏和德洛尔商定,今后保持经常联系,交挨真实情报。当天,德洛尔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谈了访苏的情况,他说,此行的目的就是帮助实现欧共体援助苏联进行改革的计划。

同日 摩尔多瓦议会赞同政府进行私有化的总体构想。它规定了这个复杂过程的阶段和基本条款。议会在两天的辩论中讨论了共和国政府起草的官方方案和摩尔多瓦社会民主党制定的方案。议会最后委托工作小组对这两个法律文件进行修改补充。议会还坚持在国营企业私有化时不要为这些企业的劳动集体提供特权,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不公正的现象。这样,富裕企业的劳动者不会更富,贫穷的企业不会更穷。

6月21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应戈尔巴乔夫总统要求取消讨论帕夫洛夫总理要求授予补充权力问题。赞同取消决定的有262名议员,反对的24名,弃权的21名。这次表决是在戈尔巴乔夫指责了“联盟议员团”领导人企图制造总统和总理之间冲突的假象并要求停止讨论内阁权限问题之后进行的。戈氏指出,令他十分吃惊的是,帕夫洛夫的要求竟然引起了“意外转变”,有人开始说总统和总理不和。他指责“联盟议员团”两主席在破坏议会、内阁和总统的合作。戈氏强调他同帕夫洛夫的关系“没有任何危机”。帕夫洛夫在发言中说,他请求议会给予补充权力是为了更有效地解决经济改革问题,而不是因为与总统有什么冲突。他不再坚持表决关于授予权力的请求并完全同意总统的立场。

第一次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于1989年5月25日在莫斯科召开了。这次持续16天的会议斗争激烈,奇闻迭出。

实际上,会议在宣布开幕前几天就已经开始了。5月23日,党中央领导和俄罗斯政府的负责人会见俄罗斯代表。在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大厅里,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罗沃特尼科夫主持会见,但是他只在麦克风前站了几分钟。原来,这位主持过上百次国家级大型活动的官员根本没有能力主持这种会议,他只习惯与按部就班的人员打交道,而一旦与会者打乱“脚本”,七嘴八舌地提出一些事前不曾想到的问题,他就不知所措了。

戈尔巴乔夫见状只好亲自主持会议。他言简意赅地说了这次大会对于国家的重大意义,然后开始现场回答问题。

列宁格勒大学法学教授、人民代表索布恰克首先站起来提问: “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如何理解党与人民代表的关系?”

戈尔巴乔夫的回答简单明了: “一切问题由代表大会来决定。同志们,我们不准备代替你们解决问题,更不会对你们施加压力。”

接着,苏共中央领导人在克里姆林宫大会堂会见苏联人民代表。戈尔巴乔夫主持会议,向代表们介绍了刚刚闭幕的中央全会的情况,并就国家领导人选提出建议。全会推荐雷日科夫担任部长会议主席(总理),洛马金担任宪法监督委员会主席,列别杰夫担任苏联最高法院院长,马尼亚金担任人民监察委员会主席,以及其他一些人事安排建议。戈尔巴乔夫讲完后立即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代表们意见最大的是关于最高法院院长和宪法监督委员会主席的提名推荐。列别杰夫只当过人民审判员,后来担任了几个月的莫斯科市法院院长;而洛马金是一个学理工专业出身的边疆区党委书记。要是在以往,党中央的“推荐”那就是“圣旨”,但是现在不同了。又是索布恰克第一个站起来要求发言,他也是第一次登上这个主席台就国家领导人的任命坦陈己见。

荀路 2021年6月18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