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 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在全军共青团代表会议上发表讲话,谈论苏军确保国家安全的复杂条件。他指出,裁减50万陆海军,实施中导条约,继续从国外撤回军队,在苏联境内建立武装力量的防御性集团,都“要求作出巨大的努力”。 “苏联武装力量正在坚定不移地减少军费、积累严重的社会—生活问题的情况下完成自己的主要任务——可靠地保障国家的防御和安全”。亚佐夫指出,在争夺青少年的意识形态斗争中军队遭到“明显的损失”,所以,必须“立即在最高一级进行坚决有力的工作”。并强调“我国军人荣誉、我们军队的威力和不可战胜的主要源泉之一,就在于使青年军人掌握军人友谊和军队团结的传统”。

同日 俄罗斯议会批准不执行苏联内阁关于制定明年经济计划的决定。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主席西拉耶夫强烈批评苏联内阁的行为,特别是苏联内阁6月15日发布的关于制定1992年各地区、共和国和联盟生产计划和社会经济发展预测的决定。西拉耶夫说,该决定“勾销了许多以前同中央达成的协议”。实质上,这是不承认从今年6月1日开始实行的各加盟共和国独立进行的对外经济活动,不给它们发放各种产品,包括主要自然资源的进出口许可证,同时拒绝接受关于今年由各共和国和苏联国家银行行长组成中央银行委员会的协议。鉴于此,俄罗斯议会批准了共和国部长会议的决定,认为,在该项国家内阁决定按照联盟政府和各主权共和国政府联合行动计划的基本条款得到修改之前,在俄罗斯联邦境内不执行该项国家内阁的决定。

同日 苏联和爱沙尼亚代表团又一轮正式会晤宣告结束。爱沙尼亚代表团团长、爱沙尼亚议会议长努吉斯就会晤结果对塔斯社记者发表谈话说,“苏联方面不愿意就建立爱沙尼亚国家独立问题进行善意的谈判和磋商。”他说,苏联的立场“类似于首长对下级的立场”。

同日 “里宾特洛甫一莫洛托夫条约及其影响”国际学术会议在摩尔多瓦首都基什尼奥夫结束。与会者发表的宣言说,1939年8月23日的苏德条约、特别是该条约的补充秘密议定书从一开始就是无效的,应该消除它的影响。摩尔多瓦议会主席莫沙努在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抱怨苏联中央报刊不重视这次会议。

苏联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于1989年6月9日闭幕。大会经过12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了10项议程中的9项,只有一项议程“选举宪法监督委员会” 因立陶宛代表团退出会场而未获通过,将留待下次会议解决。

据统计,在大会上就各项议程发言的共达五百多人次。几乎每项议题和每个提名均有代表提出不同意见,每次表决都有人反对和弃权。代表们对戈尔巴乔夫的报告的决议草案,就提出了七百多条修改意见。许多发言针锋相对,互相指责。立陶宛代表团竟然集体退出会场,以抗议大会主席戈尔巴乔夫动不动使用表决机器,以多数压制少数。这些现象都是苏联历届大会所没有的。

6月23日至8月4日,新诞生的最高苏维埃举行第一次会议。会议完成了三项任务: 一是成立了最高苏维埃下属的委员会;二是组成了新政府;三是通过了一系列法律。

会议期间发生的最重大事件就是“跨地区议员团”的产生。它是由苏联人民代表中的三百名激进分子经过二天的会议于7月30日成立的,选出了一个由25名委员和5名主席组成的协调委员会。这5名主席是: 叶利钦、波波夫、萨哈罗夫、阿法纳西耶夫和维克多.帕尔姆。 “跨地区议员团”的成员都是激进派分子,它的成立标志着在苏联正式产生了议会反对派。而这个反对派团体的主帅就是叶利钦。
阿法纳西耶夫在30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和该组织的其他成员认为,建立多党制“是最终保证我国实现民主化的最佳途径”。

叶利钦在8月1日对记者说,“跨地区议员团”并不是某种平行的最高苏维埃,它的任务也不是否定提交最高苏维埃的一切事情。它的任务是促进改革进程,并将在已宣布的多元化范围内发挥作用。他说: “ ‘团结’ 一词给我国造成了巨大损害。在 ‘团结’ 下面,我们这里总是在认为,领袖怎么想,我们就应怎么想。是该摆脱那种老框框的时候了。只有在意见中交锋才能作出最正确的决定。”

雷日科夫总理在一次党的高级干部会议上谈起苏维埃会议的情况时说: “代表们纷纷涌到讲台上去,提出他们的纲领、计划、建议和指责,但政治局却被孤立地撇在一边,好像它患了某种瘫痪症似的。” 他忧心忡忡地指出: “一股真正的和强大的力量已经崛起,这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我们不能不认真应付这种局面。”

苏共这时已开始被苏维埃的独立性冲乱了阵脚。这次会议仅仅只是序幕,大戏还在后面。

荀路 2021年6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