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 叶利钦向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汇报美国之行和合作计划。叶利钦说访问的主要任务是: 在总统选举之后,把实现了民主的俄罗斯在世界政治地图上标出来,促进我们共和国对外政治接触的发展。最主要的是,要让我们的伙伴相信,俄罗斯联邦是世界政治中的一个稳定因素。此次访问最重要的成果是,美国政府将与联盟保持联系,同时与俄罗斯发展独立自主的联系。俄罗斯也不打算在对外政策方面与联盟造成对抗和竞争的局面,使外国伙伴作出艰难抉择。

6月27日 苏联外交部新闻局局长丘尔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苏联欢迎柬埔寨各派对话取得的进展,并就此重申,苏联愿意与其他国家一起承担停止向柬埔寨提供武器的义务。丘尔金说: “所达到的协议的实施会有助于使谈判进入巴黎国际会议的最后阶段。因此重要的是保证有各有关方面参加的柬埔寨谈判的进程的不间断性。”他强调指出: “考虑到全国最高委员会的立场,出视了停止从外部向柬埔寨提供武器的现实可能性,苏联重申愿意同其他国家一道正式承担相应的义务。”

同日 格鲁吉亚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在对记者的谈话中宣称,只有格鲁吉亚脱离苏联才能为格鲁吉亚实现完全的政治和经济独立奠定基础。他在谈话中攻击共产主义制度的“残余”使社会走入歧途,使格鲁吉亚的经济和社会生活陷入崩溃。

同日 亚美尼亚部长会议通过决议,从7月1日起在共和国全境将不再征收肉、奶、鱼制品、动物和植物油以及其他食品、轻工业产品的销售税。亚美尼亚财政部副部长尼娜.奥加奥相对记者说,这项措施有助于加强公民的社会保障,保证维持居民的最低生活需要。

同日 立陶宛共产党中央局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发表联合声明,揭露了共和国某些报刊最近进行的败坏立陶宛共产党名声的活动。声明指出,根据可靠的材料,立陶宛国家安全局在伪造材料,说什么似乎在立陶宛共产党内部存在着帮派。声明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企图分裂立陶宛共产党。立陶宛共产党中央谴责共和国领导的挑衅行为。

同日 乌克兰最高苏维埃通过一项决定说,乌克兰最高苏维埃常设委员会应该在9月1日前审议联盟条约草案,并就这一条约草案是否符合共和国国家主权宣言作出专门评价。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克拉夫丘克在总结乌克兰最高苏维埃讨论联盟条约草案的结果时说,乌克兰人民愿意在主权国家联盟之中生活,但是,在联盟条约草案中有不少原则性的条款还需要继续加工。

1989年5月30日,戈尔巴乔夫在苏联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上作关于国内外政策基本原则的报告。他承认,在苏联过去的对外政策中,有些做法违背了社会主义对外政策的崇高原则,给国家造成了严重损失,影响了苏联的国际声望。这里他针对的是斯大林的外交路线及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阿富汗等事件。在谈到如何解决国内错综复杂的矛盾时,戈氏强调,“我主张在国内对话,主张在党内对话。”

在讨论戈尔巴乔夫的报告中,叶利钦就国家政权问题提出了他的“治国纲领”。他批评了他在会前就提出的“将政权从党的手里转交给首届人代会的具体建议未得到支持”,相反,“让那些未能使社会摆脱政治、经济、财政和生活水平危机的人担任了领导。” “令人奇怪的是,应当全权解决社会改革问题的人代会,却成了以前的最高苏维埃还在‘停滞’时期通过的那些法律和法令的人质。” 这样,“最高苏维埃及其主席团有可能再次变成最高苏维埃主席的官僚和半官僚机构。” 叶利钦还对社会状况、改革的进程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指出“戈尔巴乔夫对当前状况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激进的改革建议。

6月1日的人代会仿佛成了“文学家日”。许多著名的作家、诗人竞相发言。下午,著名诗人叶夫根尼.叶甫图申科发言,他的15分钟讲话(会议限制每人发言不超过15分钟)多次被全场的掌声打断。他提议对苏联宪法做几十处修改。

接着两天的辩论很难说是“讨论”了,唇枪舌剑,会场变成战场,在激进派的攻势方兴未艾之时,传统派的反攻也一浪高过一浪。

6月4日和5日,大会休会两天,原因是乌拉尔山区发生了天然气管道大爆炸,同时在乌兹别克共和国发生了民族暴乱。

6月7日,最高苏维埃联盟院和民族院举行第一次联席会议。戈尔巴乔夫根据苏共中央的意见提名雷日科夫担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总理)。接着雷日科夫回答了代表们提出的众多问题,然后会议就戈尔巴乔夫的提名进行辩论。最后表决,雷日科夫以多数票赞成,当选为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接着,雷日科夫向大会作了关于国家经济形势′的报告,然后大会进行讨论。

在讨论中,代表们对苏联面临的三大难题——经济状况不佳,民族矛盾尖锐,社会问题严重——慷慨陈词,各抒己见。

荀路 2021年6月2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