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105)

719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普罗科菲耶夫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17日召开的市委和市监委联合全会的结果,并答复了记者的提问。他指出: 立陶宛的社会制度已经变质,“已不是社会主义的了”,“俄罗斯联邦虽然保留了‘社会主义’的国名,但通过两次大选,通过议会的许多法律和即将改变的国家、地区行政管理体制,已经不是社会主义制度了”。 “苏共的分裂是必然的,过去只是一个党,一种意识形态,政治上积极的公民几乎全在党内,现在社会分化、多极多元,苏共也随之分裂”。他还指出,“戈尔巴乔夫及其苏共领导犯了错误。今天人民生活水平比以前大大下降。主要的错误是把三亿苏联人当试验品。事先并未考虑一个成熟的改革计划,迄今仍无经济改革计划。” “其次,未考虑世界其他国家的经验,包括中国的经验。” “第三,对民族矛盾考虑不周,估计不足,应该在纳一卡州问题冒头时就制止。”

同日  立陶宛总理瓦格诺留斯给苏联武装力量总参谋长莫伊谢耶夫打电报,宣布: 立陶宛当局已指示地方各机构领导人着手建立有波罗的海军区和波罗的海舰队的指挥官参加的联合委员会。该委员会的目的是防止由对抗行动导致的冲突局面以及解决立陶宛境内军人及其家属的社会和生活保障问题。

720  叶利钦总统颁布关于俄罗斯联邦国家机关非党化的命令。命令规定: 1) 不允许各政党及群众性社会组织在俄罗斯联邦国家机关以及基层组织、委员会和其他组织机构中活动。2) 公民是否参加某一政党或社会组织不能成为限制他们的权利包括担任某一职务权利的理由。担任国家职务的人在公务活动中要遵循俄罗斯法律,不受政党和社会群众性组织的限制。国家职员在非工作时间,在国家机关、团体、组织和企业之外有权参加政党和群众性社会组织的活动。3) 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自治共和国部长会议、各级苏维埃执行机关在1991年10月1日前修改同政党和群众性社会组织一起通过的标准文件。在此期限内,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解决关于在俄罗斯境内中止苏共中央和苏联部长会议联合文件的效力问题。4) 在向国家机关、机构和组织下达的正式文件中,禁止指明以及要求指明政党和群众性社会组织的成员资格。5) 有关机构要确保监督本命令的执行情况。6) 建议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讨论向苏联最高苏维埃提出关于禁止政党和群众性社会组织机构在苏联国家机关发挥作用的法律草案的问题。7) 本命令从公布之日起14天之后开始生效。

对于戈尔巴乔夫的最后通牒,兰茨贝吉斯319日作出如下答复: 一、确定立陶宛议会决议无效是缺乏法律根据的;二、立陶宛的人权由立陶宛共和国的法律来保护,苏联在立陶宛的利益必须通过谈判途径来确定;三、立陶宛正在采取措施来使自己境内的法律和法制不遭到破坏。

和平解决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因此,戈尔巴乔夫只好委托苏联政府“采取一系列刻不容缓的措施”。

322日,戈尔巴乔夫颁布了总统令(戈氏于1990315日当选为苏联总统)319日开始的军事演习变为军事行动,苏联陆军总司令瓦连尼科夫大将亲临维尔纽斯指挥行动。大批苏军部队开进城市,一些坦克和装甲车驶过市中心大街,伞兵部队迅速降落在维尔纽斯。军队一个接一个的占领和控制了立陶宛的重要部门。苏联内务部部队执行戈尔巴乔夫关于收缴武器的命令,在立陶宛各城市收缴发给民兵的枪支弹药。

立陶宛领导人兰茨贝吉斯致电戈尔巴乔夫,抗议苏军的行动。立陶宛各主要城市都有群众集会,一些集会支持立陶宛独立,一些集会反对立陶宛脱离苏联。但相互对立的集会以及立陶宛人与苏联军队之间都没有发生大的冲突。

324日,莫斯科对立陶宛当局施加了更加强大的压力: 苏联外交部要求立陶宛境内的外国外交官离开,并要求外国记者暂停去立陶宛采访。一百多辆苏军装甲车轰然开过维尔纽斯市中心。此时,立陶宛议会正在召开紧急会议,装甲车的隆隆声都传进了议会大厅。会议决定作出应付出现危机局势的准备,授予它驻华盛顿和梵蒂冈的代表以“特别权力”,在一旦立陶宛国家领导人被捕后,就把权力移交给他们。同时,兰茨贝吉斯向戈尔巴乔夫又发去了电报,强烈抗议苏军的行动。

326日,苏军占领了维尔纽斯的立陶宛CP中央总部和政府大楼。在这种情况下,立陶宛政府副总理奥佐拉斯同苏联驻立陶宛陆军部队和内务部部队官员举行了会谈。双方一致同意,“在没有通知对方的情况下,不采取任何行动”。328日,立陶宛政府声明,暂停执行民族自治的边防部队计划,通知公民在苏联官员没收他们的武器时不要抵抗。但立陶宛要求独立的立场没有一点改变,兰茨贝吉斯强烈要求美国总统布什以更强硬的立场支持立陶宛,他还要求美国国会承认立陶宛的独立。

荀路  202171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