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106)

720  据塔斯社报道,苏联外长别斯梅尔特内赫就防御构想和安全方面的政策等问题致函联合国秘书长。信中指出,现在国际关系中“正在形成建立各国相互关系崭新体制的有利条件,这种新体制不是用军事,而是用法律政治的手段就可以保证可靠的安全”。而这种可靠的安全可以通过全面加强国际合作和协作机制,同时大大降低军事力量在国家政治中的作用,通过公开性和监督国家军事领域的活动来实现。信中说,苏联单方面采取了一整套措施,以使国家的军事潜力严格符合防御足够程度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苏联认为,使军事理论具有防御性质“只有在相互的基础上才可以实现”。信中表示相信,“随着核武器和其他种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彻底销毁和把常规武器与武装力量减少到合理的足够程度,所有人的真正安全就可以实现。”

722  由俄罗斯联邦副总统、苏共中央委员鲁茨科伊领导的俄罗斯“CP人民主派”运动组织委员会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该运动将于8月2日至4日在莫斯科召开成立大会,以讨论该组织的纲领性声明、章程与纲领草案以及党的名称,并选举临时领导机关和党代表大会基本文件起草委员会。同时回答了记者所提出的问题。包括鲁茨科伊本人在内的组织委员会13名成员出席了此次招待会,他们当中有俄罗斯议会“CP人民主派”议员团的成员,莫斯科党组织代表、军人代表和学者。该党的宗旨是要联合社会上的民主力量和苏共内部坚持“民主纲领的党员”,同反动的极权主义势力相抗衡,克服目前在“民主俄罗斯”运动内部和苏共内部存在的民主力量的分裂状况。

723  苏共中央政治局就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非党化命令发表声明,指出叶利钦的命令使“俄罗斯联邦的苏联公民将失去在法律基础上组成社会团体以及在俄罗斯联邦境内的国家机关、组织和企业中开展活动的权利”。这些规定“意味着大大限制公民的民主自由和权利,违反苏联宪法第48条、第51条和俄罗斯联邦宪法第49条”。 “苏共中央政治局深表遗憾”,认为“这将为发展苏联公民寄以很大希望的社会和谐和建设性合作的进程制造障碍”。该命令“旨在反对苏共,其目的在于破坏业已形成的党的结构”。

同日,苏共中央书记处请求苏联最高苏维埃委托苏联宪法监督委员会就叶利钦的命令是否符合苏联宪法和苏联法律作出结论。此外,苏联武装力量、国家安全委员会、内务部等党委也纷纷发表声明,谴责叶利钦的命令意在分裂排挤苏共。

1990331日,戈尔巴乔夫再次向立陶宛发出措词强硬的声明,警告立陶宛当局,如果它不收回独立宣言,那就有可能导致“对我们大家来说十分严重的后果”。

“十分严重的后果”意味着什么,戈尔巴乔夫没有说。这使立陶宛当局惴惴不安。他们担心戈尔巴乔夫失去耐性和理智,把他们一网打尽,然后在立陶宛强制实行军事管制,不惜以血的代价维护苏联的统一。对于苏联的统一和完整,戈尔巴乔夫必须坚决维护,在他手中丢掉了立陶宛,那将受到千万人唾骂;更使他害怕的是由此导致全联盟分崩离析,那就是千古罪人了。但是如果采取极端措施,再来一个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或者197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事件,那就等于宣布他的民主化、公开化政策的破产,他费尽心机取得的东西方关系缓和、结束冷战的成果也可能毁于一旦。所以,这真是一局难下的棋。直到目前,戈尔巴乔夫引而不发,把弓弦拉拉满,但却不松手放箭,用武但不动武,西方评论家认为戈氏打的是一场心理战。但放不放箭,完全操在戈尔巴乔夫的手中,也许就在转念之间。世界各国,尤其是立陶宛的领导人不能不考虑到这一点。

使立陶宛当局感到沮丧和大失所望的还有西方国家的沉默,三个星期了,没有一个国家对立陶宛的独立予以承认。英法与苏联不错,不愿得罪莫斯科;西德视统一高于一切,正在讨好苏联作出让步;日本正在发展对苏联的贸易,并想谈判收回北方四岛。立陶宛特别寄希望于美国,认为立陶宛的命运取决于白宫对克里姆林宫施加压力的程度。但美国最关心的是东欧从苏联的控制下解脱出来,是东西方关系的缓和,不愿为小小的立陶宛牺牲全球性的利益。现实使立陶宛当局开始清醒了,42日,立陶宛议会讨论了兰茨贝吉斯给戈尔巴乔夫的信,然后派出代表前往莫斯科与戈尔巴乔夫会谈。

但戈尔巴乔夫不予理会,

41日,一批苏军增援部抵达维尔纽斯,控制了各条街道和每一个大型建筑物。几十辆装甲车在市中心巡逻,气氛紧张到极点。戈尔巴乔夫现在把弓弦拉到最满,可以说,只要他说一句话,立陶宛闹独立的领导人马上就会成为苏军的俘虏。

立陶宛的立场开始软化。兰茨贝吉斯42日致信戈尔巴乔夫,虽然仍拒绝放弃独立,但他重申愿意随时进行任何一级的谈判。43日,以副总理奥佐拉斯为首的立陶宛代表团抵达莫斯科,但只同苏共政治局委员雅科夫列夫进行了会晤。戈尔巴乔夫没有会见他们,他的态度是,在立陶宛撤销其独立宣言前,不会有任何谈判。

荀路  20217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