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底,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在陶玉平家,趁其入住新居,难得聚会。(异议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于每年例行的世界人权日拘押释放后聚坐一堂,大家以“人权与民族存亡”为话题展开讨论,申先生首先发言,他说:

一个民族的历史,就是一个民族的人权史。因为历史的每一步经历,都是人在享有的权利下的作为。

我们华夏人从三皇五帝时的部落社会,到夏、商奴隶制社会,是从强盛渐向衰落的过程。其中的物质文明虽然在随历史堆积,但是民族精神、文化却在当时的典籍记载中清晰可见在渐渐下落。这显然是夏、商奴隶制下,人权大幅跌落的结果。到周朝时,周公用井田制取代夏、商的奴隶劳动,解放了天下奴隶,并将天下分封。受封的诸侯国虽然只是国王的家,但这种大幅度放松平民人身限制的家国制度,使平民百姓有了一点喘息的余地,多少可以预期自己劳动的成果,还能自主选择相比中意的诸侯国生活。这也迫使各诸侯国王开明治国,以招贤纳士,吸引百姓,使百姓的人生权利也有了很大改善。这是华夏民族自形成家国体制后,民众享有人权相对最充分的时期,也是我们这个民族最活跃最强盛的时期,中华文明就是那个时期一蹴而遥遥领先于世界。那个时候,华夏周边未开化的胡人只被看作异类,他们根本不敢招惹华夏人。

但是暴秦结束了华夏的文明进程,它用残暴的中央集权制彻底剥夺了百姓的人生权利,大幅压缩了百姓的人身自由空间。“中央集权”是对人间强盗极具诱惑的统治体制,以至暴秦二世而亡,赢政家族血流成河,也挡不住一代代强盗承袭秦制一直至今。它对统治者的诱惑力,远比鸦片对瘾君子的诱惑还强。皇帝一落龙椅,就像吸毒上瘾一样,只会越吸越猛,直到逼使人民铤而走险。这就是暴秦至今的中华史。是皇族从骄奢发狂到被满门灭杀,百姓从一层地狱跌到另一层地狱的恶性循环史。

人类历史并不是各个民族独立经历的合集,而是各民族的博弈史。还在华夏民族进入战国时,战争破坏了华夏一切个体的独立权。自由迁徙已经毫无意义,因为每一片土地都燃起了战火,自由劳动也名存实亡,战争会随时掳掠一切,自由思想更是受到越来越紧迫的压逼。这给了周边靠游猎充饥的胡人机会,他们开始趁隙侵掠,得寸进尺。到暴秦统一中国时,胡人的侵扰已不可小觑,于是只得筑长城以抑之。

外用修长城御敌,内用夺人权驭民,商鞅辅助暴秦创设的中央集权制以驭民为政,夺净百姓的人生权,砍断百姓的脊梁骨。而百姓的人身自由则随皇帝所好,以让百姓为皇家创造更多财富牢牢把控在皇帝手中。这对丧失了民族性的强盗们是何等着迷,以致暴秦因此满门血流成河,也挡不住一代代强盗趋之若鹜。秦后历朝皇帝,无一不咒骂暴秦,却无一不承袭暴秦。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按西方人类学家的研究结论,华夏人是智商最高的民族之一,我们祖先创造的物质文明也证实了这一结论。但中央集权制却残酷地束缚压制着这个民族,使秦后称为汉的华夏人多次被处于野人状的胡人征服屠杀宰食,一轮轮被粗俗愚蠢丑陋的胡人强制殖血。

中央集权制下的中华,已无民族!五胡乱华时,胡人的总人口也不及中华朝廷的军人多,且胡人各自为战。他们四处出击,伙同汉末被汉贼引进中原的胡人深入中华腹地,不为攻城略地,只把汉人当作两脚羊猎捕追杀,屠宰汉人为食。整个中华大地,成了众多游牧野人族的猎场,汉人竟成为他们猎食的动物。

此时的朝廷大军,只为保护官家,无心管顾百姓,但却严控着百姓,禁止百姓集结成伍。以致落后粗俗的胡人闯入中华,竟如入羊群,只挑选宰杀汉族女子为食。他们将男人和老人全部杀死弃之,只猎捕少女少妇投入圈栏。圈满后就驻下慢慢享用,白天挑选出来宰杀炖煮烧烤,晚上挑选出来纵欲狂欢,玩弄取乐。

可怜汉族貌美如仙,肌肤如玉,聪慧贤良的少女少妇们,被这些野蛮粗俗丑陋肮脏膻臭的胡人当作两脚羊宰杀煮食、纵欲糟蹋。胡人猎捕汉家女子之易,以至于宰杀汉女来喂养他们饲养的鹰犬。

一个民族的男人不能保护本族女人,就不配做人。中央集权砍断了百姓的脊梁,汉男虽有超凡的智商、匀称健壮的体格,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却因脊梁碎断,失去了人生权利,灭绝了武勇神魂,两腿间只剩下生育功能,其他男性功能全被阉割,只能像病狗一样唯唯诺诺依附讨好官家。胡人虽然粗俗愚钝,只因享有充分的人生权利,就能对汉人以一敌百,易如捕羊一般猎捕汉人,像杀鸡宰羊一样宰杀汉女烹煮炖食,纵欲糟蹋汉女。其惨烈、恐怖,人类历史上仅有汉族人遭受过。

失去人权就失去了人的意义和诸多功能。中央集权制用剥夺百姓人生权巩固政权,统治者为贪一人一家一世欢快,葬送掉整个民族。

386年,吃汉人肉长大的鲜卑人拓跋氏建立北魏政权。此胡人显然是被汉人辉煌的财富创造打动,绝非天良发现。他下令停止屠宰汉人为食,并鼓励与汉人通婚。他也贪想汉族皇帝的中央集权荣威。圈栏中的汉女因此被挑选出来做性奴隶,为胡人生儿育女和承担繁重劳动。汉人被大规模强制殖血,始于此第一波。而此时的汉人,从晋后中华北部约四千多万人口,历经近百年,已被胡人吃剩仅一百多万,且男人几乎被屠杀殆尽,剩下的多为待宰杀的汉女。加上南方受害较少幸存的汉人,已和当时的五胡人口相差不大。

今天的汉族人到要思量思量,自己是汉化的胡人还是汉胡混血的后裔?有几个汉族人能自信自己是纯血华夏人?汉人留下的只有耻辱,没有丝毫值得夸耀的过去。这就是失去人权的民族灭亡之路。可怜汉族女人,竟有如此窝囊的男人,使她们成为胡人宰杀烹食和糟蹋玩弄的两脚羊。今天仔细聆听,在中华原野上,当年被粗俗愚蠢丑陋肮脏恶臭的胡人每餐从圈栏中拉到开水锅边和烧烤架旁宰杀的娇嫩美貌汉女撕心裂肺的哭叫,仍在漆黑静寂的旷野中凄厉地回响;留在圈栏中待宰的汉女惊恐绝望的余眸,惊不醒汉男的男魂!

北魏政权用归顺的汉人传授中央集权制,但朝廷大员多为胡人。智商低愚野蛮无知的胡人成为统治者,智商超凡文明发达的汉人成为被统治者。个中原由,就在人权。

也在于汉人无与伦比的聪明才智,和强大的财富创造力,令胡人自愧不如。因贪享汉人皇帝金碧辉煌的宫殿和号令天下无所不能的权力,胡人才刀下留人,将吃剩的汉人牲,改为汉人奴,汉人才留下性命。

汉人虽为奴身,却受征服者倾慕,争相汉化。丧失人权,竟至于只能庆幸为奴,得免一死。如此卑下,何脸面见华夏先祖。

以后的隋唐也大致如此状,连做上皇帝的汉胡混血也耻于自己的胡人血统,坚称自己是纯血汉人。胡人自知人种不及汉人,为了汉化,全都拥有成群的汉族妻妾,有的还改用了汉姓。这些占据中华,一心汉化的吃人族强盗,不知中央集权之毒即害百姓也害自己。他们用此毒虽能享一世荣华,有世界最“优秀”的奴民侍奉,却难逃后世与奴民同样命运,尽皆沦落成两脚羊,又被征服者大肆屠宰烹食。

1206年,蒙古牧民军大举进犯。此时的胡人和汉胡混血后裔已经完全汉化,或叫中央集权化。胡人在中央集权制下更易折骨。他们的军队虽然人数众多,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但失去人生权被中央集权砍断了脊梁的奴民组建的军队,是敌不过自由民组建的散漫却积极效命的军队的。蒙古胡人不到20万着装不齐,习惯于放牧游猎的牧民军杀入中华百万朝廷正规军中,竟如入无人之境。朝廷军镇压人民如狼似虎,一遇外敌就成丧家之犬。

蒙古军不带军粮,宰杀败军和百姓为食,更以杀人为业,意将华人全部杀尽,将中华大地变为牧场。却也为贪中央集权糜烂的荣华和咆哮天下的威权,留下了这群可耻的两脚羊供其奴役。

蒙古人剥夺了汉族新郎的初夜权,挑选大量汉女做性奴,糟蹋蹂躏汉家女子更是随心所欲。汉族男人只为活着,枉自为人。这是汉族又一波被大规模强制殖血。

整个中华史中,汉族被野蛮民族大规模强制殖血何止两波。从五胡乱华到满族人杀进中华,被中央集权统治者砍断脊梁剥夺了人权的汉族百姓,虽已高度文明,却面对一轮轮杀进家园的外族野蛮人,只能像面对官军一样俯首帖耳,毫无抵抗意识,软弱得像羊一样任由野蛮人宰杀煮食、践踏殖血。

除了大规模殖血,中央集权两千多年来,周边胡人掳掠汉女做性奴已成时尚。以至于今天的人类学家,只在中华大地上识别出特征明显的蒙古人血统,其余多是含混不清的混血。汉族于此实徒具虚名。华夏大地上已少有纯血汉人,他们灭于中央集权却不自知,取代汉人的胡人和汉胡混血后裔亦不自知,以致今天还在畅行,强盗们还在大肆宣扬能随心所欲,高效压榨人民的“中央集权”剧毒方案。

东方也不尽是窝囊汉,日本人福泽喻吉最先发现中央集权的毒害。日本自中华汉唐以来,就一直仿效汉唐制。中央集权的毒瘾极强,日本天皇沾上,也一样如痴如狂,令日本深受其害。

也许是上天独怜日本,福泽喻吉如换个时代,中央集权杀他十次也不会多,其恰恰就在明治天皇维新变革极需醒悟者的时代出现。他从一谦谦儒生,转变为警醒日本的巨人,是日本的福泽。他力推抛弃汉唐制,正本儒学,积极入欧,化入西方理念,争取四民平等,劝导日本百姓学习西人树立独立的人生观,勇敢捍卫自生的独立人格权,自强自尊,不阿谀权势。成为明治天皇放弃中央集权,维新改制的积极推动者。日本能从暴秦的中央集权毒害中挣脱出来,明治天皇外,福泽喻吉当属首功。

福泽喻吉即已揭示中央集权之毒,却为何只醒日本,不醒中华?英国人李约瑟曾为之发出阵阵感叹,文明被野蛮泯灭,在中华为何如此惨烈?睿智能以一当十的汉人,为何被粗俗愚昧的胡人轻易征服,被当作两脚羊屠宰烹食。他哀惜中华早具工业革命的条件,却迟到18世纪才在欧洲爆发。李约瑟之谜虽被福泽喻吉点破,却只有日本人领会。日本脱亚,就是脱离仿照汉唐的中央集权暴秦制,并不是脱离儒学。相反,日本维新变革的思想家们在抛弃中央集权的法家毒害时,大力倡导以儒学为本,号召日本产业人仿照西方经营管理时一手持《论语》,一手持算盘,在日本社会体制西化变革中积极奉行儒家君子之道。这才是日本脱亚入欧,维新变革的真谛。日本独拥东西方双重文明,如何不世界第一。

一言蔽之,福泽喻吉帮助明治天皇推行的维新变革,就是让日本人人享有完整的人权,告诫日本上下,只有国民人人具有独立的人格权,享有意志自由,思想自由的权利,以举国之智,取代中央集权独夫之愎,才会有独立强盛的国家。他因此不但受到日本皇室的尊敬,更受到日本国民的爱戴。可见,不但日本皇室彻底摆脱了中央集权之毒,日本国民也完全抛弃了被强制灌输上千年的中华法家官权至上的奴民意识。这就是日本脱亚入欧,迅速强盛的原理。

人权是国家力量的根基,失去人权,就会失去民族和国家。

民主中国2021-1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