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中国作家 余杰)

201412081128pubvp1习近平欲重夺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主导权,对文艺发展及知识分子均加以控制。数据图片

习近平又发布了一份意义非凡的上谕:要求文艺工作者“上山下乡”,寻找新题材,为党的文艺政策服务。

习式文革,雷声隆隆。不过,目前还只能算是半个毛式文革。习近平纵有毛泽东大闹天宫的泼猴本领,也不可能消灭他自己的家族也深陷其中的权贵资本主义,更不可能让中国退出全球化进程和放弃世界工厂的地位,而重新回到毛时代一板一眼的计划经济乃至“三线建设”的闹剧之中。所以,习式文革,不会触动中国的经济格局,大致局限在意识形态领域,习大大要夺回文革之后中共逐渐丧失的意识形态主导权。

在八九屠杀之后,中共领导人心知肚明,马恩列史毛已经臭名昭著,不可能继续吸引人心。因此,在江泽民和胡锦涛执政期间,当局一方面劝告全党全民,一切向钱看,八仙过海,各自闷声发大财;另一方面,当局利用编制庞大的中宣部严密控制媒体,不让任何异议有发表的机会。

然而,习近平不满足于此种消极防御策略,他要主动出击。江泽民吹拉弹唱,只是戏子本色,人们大可一笑了之,基本无伤大雅。江泽民还没有狂妄到自认为是文学大师乃至诺奖评委,可以教导作家如何写作、科学家如何做实验的地步。与之相比,习近平则掩饰不住要当全能冠军、宇宙主宰的野心,正如苏俄历史学家沃尔科戈诺夫对史太林的评价:“史太林几乎对所有知识领域都可以武断地进行评价,从政治经济学到语言学,可以教训电影和林业方面的专家,可以在军事和历史学领域作出决定性的结论。这些多方面的议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很肤浅,可是它们立即被那些歌功颂德者捧成最重大的发现。”这简直就是今日中国的现状。

与号令文艺工作者“上山下乡”的政策相配合,另一手是对知识分子的大肆抓捕。温和优雅的作家和编辑徐晓被捕,是习近平精心策划的一个案例。六十多岁的徐晓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而被捕,出乎知识界的意料之外,连退休的地产大亨任志强都惊呼,现在连会讲英文都有可能成为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证了。中国离红色高棉和北朝鲜还有多远呢?

徐晓并非活跃的异议人士,其作品也少有涉及尖锐的时政问题。从朦胧诗时代开始,她所追求的是文学的自足、诗歌的优美和精神的自由。她不是一名挑战者,只是一名不合作者。她跟习近平一样当过知青,却走上了不同的人生之路。这一次,习近平借助徐晓案给中国知识界传递了一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是我的奴才,就是我的敌人。不跪倒在我的脚下,就等着被我消灭。中国再也没有桃花源了,再也没有陶渊明了,你们就连做梦都要跟我一模一样。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