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我接到一个来自国内的电话,一个小伙子的声音,他询问了我的状况,并建议我立即建一个推特,实时发推。什么是推特?他是谁?我都不知道。我在电话里不问他尊姓大名,就马上信任这位“陌生人”。我需要网络技术的支持,需要将我困在机场上无法回国的遭遇迅速而广泛地向世界传播。

我告诉他:机场候车大厅wife的信号,我的电脑无法接收,或许是我居住在出入境检查站办公室边上的缘故,这里无法接收机场内公开的wife信号。我自己没有带外置的无线上网USB设备,也无法连接上通信公司的互联网,所以我无法上网浏览与发文件。目前,我是将电脑里的文件复制到日文手机上,并通过手机发邮件的功能将文章转发给我的朋友,由他们代发上网。

而且,我白天坐在狭隘的入境通道上,要面对上万名川流不停的访日旅客,没有一个用电脑复制文件再转发的操作空间,技术上无法做到及时发布信息。而且,刚来此地尚未站稳,必须克己复礼,不宜过激。我会写文章,但不适应有140个文字限制的推特文体。他答应帮助我,以我的名义注册推特号,由他代发推。

我们商定,我尽量以140字内为文章段落的方式写日记,及时记录当时的情况及感受,每晚十点将日记邮发给他,然后由他将一篇文章分解成一条条发到推特上。其实,他发出什么,怎么发,我全然不知,因为我无法上网。但我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而且是一个有先知先觉的网络高手。我们将要创造一个奇闻,过几天全世界都浏览我的推特,唯独我自己没有看到。

Mao Xianghui我相信互联网的力量。67日我被第一次拒绝回国入境起,就一直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来推动公民回国行动。护宪维权网、六四天网(注:当时张亭国主持)、维权网、参与网最先给以我回国行动的支持,接着博讯网、大纪元新闻网等其他网站也开始报道我的回国行动。我正在做一件没有人做成的事,很多人不相信,也没有信心,而我一开始只能是孤军奋战。现在,我在成田机场上背水一战,更需要互联网。

 

注:1129日我朋友捎来了无线上网USB设备后,我才看到我的推特,也知道帮助我的网络专家是著名网络推动者毛向晖先生。我仍然请他继续管理我的推特并代发推,直到我回国后第二天,他才把推特的密码告诉我,由我自己开始发推。

来源:冯正虎de博客 http://fengzhenghu.net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