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底我到北京,去拜见“德先生社会研究所”的张辉先生。闲谈中张辉先生向我提起一位很有爱心的大姐,说介绍给我认识。我答应再过两天见见这位大姐,其实在我心里边是很反感跟一位女士大姐认识,尤其是一位上了年龄的大姐,在我的印象里,女人就是唠唠叨叨的代表,我是个性格耿直的人,所以我很讨厌这个类型!

两天后的上午,我接到一个女士的电话,说是张辉介绍的,让我晚上去一个饭店坐会儿。由于我刚到北京,对路不太熟悉,所以我提前赶到聚餐的地点。我敲门进去的时候,餐厅包间沙发上坐着一个身体微胖、带着一个很高度数眼镜、正埋头看书的女士。虽然带着高度近视镜,但挡不住那有神的眼睛,看到我推门进来,她马上起身一个笑脸迎过来“你是小高吧”?是的,请问您是王大姐吗?我回问了一句。“对对对。来快坐。喝什么茶?听张辉说起你,原来你这么年轻……。”。我对一个唠唠叨叨女士的厌倦,让这一连串的客气冲得烟消云散!

我们闲谈了大概四十分钟,两人的隔膜已经不存在了,而且我也了解到她是一个精神饱满、精力充沛、富有爱心的女士。期间客人陆续而来,其中认识的只有屠夫,到这时我才知道今天聚会是给屠夫壮行的,因为他正要前往福州“关注三网友案件”的进一步进展。这次的聚会之后,我们的联系频繁了。

到4月8号左右,我才了解什么叫做“激情洋溢,精力充沛”。那时我接过了“三网友案”“全国网友关注团”签名整理登记的工作。由于网友的留言、姓名、省份、职业等登记混乱,那几天我一般要忙到凌晨三点多才能把前一天的签名资料整理好。但是每天晚上四点多,我都能接到大姐发过来的信息,原来都是网友签名的,发到她手机,她怕忘记,赶忙发到我这里,由我登记上去。连续一个礼拜吧,在我的印象里,她就没睡过个好觉!‘想起她的眼睛高度近视,很重的腰间盘突出,能坚持下来,不由得…。’

我们打算前往福州的前一天上午,我告诉她“公民关注团”签名已经达到五千人,她激动得泪光闪闪。随着北京关注团的南下,她也不顾疲劳的去了,一路上有说有笑。一说到“三网友”她语气低沉眼闪泪光。仿佛那边关着的是她的兄弟,是她的姐妹。王大姐就是这样,阴晴圆缺都写在脸上,从来不懂得替自己思考,不懂得瞻前顾后,也不懂得这样做的后果是流氓为她准备的“扰乱公共交通秩序”罪!到现在还一切坦然面对!

4.16这个历史的时刻见证了她的勇敢、耿直、不畏强权、伸张正义的态度,也坚定了她实现公民社会和帮助弱势群体的方向!

在这之后,她敞开心扉,像“疯”了似的,参与了能身体力行的每一件事情,根本不考虑所谓的“拘留”、“限制自由”、“失踪”、“判刑”等一系列的危险!

成立“王荔蕻爱心工作室”,为自己的维权事业放下了一块垫脚石。随后发起了“陈光诚关注团”、“田喜关注团”、“刘贤斌关注团”、“钱云会案”、“刘晓波获奖庆贺”等等、等等。

2010年10月8号,从刘晓波获诺奖开始,王大姐就再也没有轻松的生活了,不是被拘留,就是被监视居住,或者失踪。当局让她写保证书,结果得到的是不保证书。难得的警察撤岗,她还要远走河南看看同样没有自由的王译和田喜,以及远在无锡的华春辉。她的字典里没有“疲劳”两字,只有“爱心”占据她整个大脑!

随着最近朝阳检察院对王大姐的起诉,我们面对当局专政这个超级机器,只能喊句“大姐,回家吃饭吧。我们想你!你也许坦然面对了,但是外边亲人想你的心在滴血,外边的兄弟姐妹们在等着你,期待着你。因为你在这之前已经把爱的种子播种在中华大地有正义感的人心之中!我们已经难离开你!

高健2011年7月26日

维权网2011.07.2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