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葫芦又出差了,不过明天中午就回来,因为后天要搬家。

我还记得去年的今天签完租房合同,相拥在屋子里:终于有个窝了。

我们很快买了锅碗瓢盆米油盐酱醋茶,买了一堆一堆又一堆的书,买了饮水机酸奶机豆浆机和紫砂煲,恰好赶着双十一就把一个家忽然间地筑起来了。

就这样过起了两个人加一只猫的日子。

刚开始总是磕磕碰碰,要不他赌气,要不我哭泣。

「你怎么把东西乱放啊?」

「你又不洗澡!」

各种生活里的细节都可能成为不高兴的导火索,但几乎没有吵架,因为我们不会吵架啊!最多互不理,可是我们消气都很快啊,于是又手牵手上班去了。

总觉得我们的爱情没有波澜,甚至没有热恋期。两个人就像准备好了一样地相遇,相爱,然后过起了小日子。

有一天我问酒葫芦,你觉得我们的爱情浪漫吗?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很浪漫啊!」对啊,其实我也觉得很浪漫。

一人占据沙发的一头轮流读书,跳跳就会挤在我们中间蹭蹭书然后呼呼大睡,还有什么比这更浪漫的事情呢?

算着酒葫芦到家的时间买菜做饭,他一定会在我马上要洗好菜的时候打电话回来:「我就回家啦!」还有什么比这更浪漫的事情呢?

忽然就一年了,跳跳从跳小喵变成了跳大喵,酒葫芦真的长成了葫芦形的身材,辣椒变成了不化妆不穿高跟鞋专业养猫做饭的朴素姑娘。

我们慢慢变得很少吵架和生气,慢慢会算着这个月的工资花钱,一起计划着要努力工作以后一年要有两次出国旅行,我们变得沉稳,和变得成熟,还有相互融入生命。

收拾东西的时候觉得有些不舍,可是写起东西来,发现我想纪念的都一直拥有着啊!那就纪念我们在这里的青春和成长吧!

我想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以后我们都还会记得:第一个窝是长长的南北格局,北边是厨房,红色的橱柜黑色的灶台,你总是等我做好饭才来到进门就能看见的餐厅铺好垫子等上菜吃饭,跳跳会去它的碗里啃饼干;狭窄的过道里还有一个我们从楼下捡回来的小书柜,它成了我们的第一个硬件家具;我还记得我把卫生间刷得雪白你惊讶的表情;客厅里的大书架是我们最自豪的地方,可是我们却总在抢书架的格子;睡沙发是我们赌气后你表示抗议的方式,而我总会半夜把你拉回床上。書跳跳总是从书架上把书往床上扔把我砸醒睡不好,花尽千般心思却也斗不过它的小伎俩。你不喜欢床边的电脑桌,于是被我发展成私有的角落;阳台对你来说是那么陌生,可是你却会说绿油油的芽苗菜很好吃。跳跳喜欢蹲在窗边看风景,可是谁也不知道它看到了什么。

我们的旁边是北师大,可是进去的次数用一双手就能数过来;我们的旁边是电影资料馆,可是你到现在也没进去过;我们的日子,都在这个小小的长长的屋子里,我看着你逐渐变成大叔脸,而我的鼻尖还在长痘痘。

平淡如水的日子,就是我们在这里度过的完整的四季,下一个四季,会是怎么样的呢?

小西天实验剧场,会怎么继续呢?

2013.11.08 小西天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