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aapoqaa中国知名诗人、作家徐晓十一月底在北京遭拘。(取自新公民运动)

他们抓许志永时,很多人想:他说的都对,但他对抗性太强。官员财产公示?你还让官员们活不活?不抓他抓谁?我不那么激烈,抓不到我。

他们抓郭飞雄时,很多人想:他说的都对,人大早该批准国际人权公约。但谁让他组织八城举牌呢?当局最怕行动,不抓他抓谁?我只嚷嚷不行动,抓不到我。

后来他们抓了创办传知行致力转型研究的郭玉闪。很多人还有安慰:谁让他发起送饭党呢?让良心犯坐牢没后顾之忧,当局肯定不喜欢,不抓他抓谁?我没送饭,抓不到我。

终于一路抓到了徐晓。一个埋头深耕自己专业的编辑和作家。除了更多悲悯与关怀,除了更受尊重,跟其他专业人士没分别。即便用世上最严苛的刑律来苛求,她也不曾触碰任何红线。但她仍无从幸免,即便摔断了腿还要被强行带走。

人们在维稳凶焰前步步后退,每一次后退都是一份纵容。维稳在纵容下得寸进尺,抓人几乎毫无分寸毫无章法可言。所以,步步后退的结果就是自己把自己逼向死角。到了徐晓被抓时,其实已退无可退了。

徐晓有如二战中的波兰。当德国吞并奥地利,绥靖者容忍了。当德国吞并捷克斯洛伐克,绥靖者又容忍了。在绥靖者的纵容下,德国跟苏联终于瓜分了波兰,整个欧洲、整个世界都不安全了,绥靖者再没有任何退路了。波兰便成了转折点。

那么,徐晓被抓能否成为转折点?

是的,很难很难,因为政治就是实力的较量,维稳那么强悍,而我们都是素手书生,不忍,能咋办?拿什么来阻挡维稳的滚滚铁蹄?但是,我们总还可以不停地发声吧,总可以让全世界听到我们不屈的声音吧。不要以为你无力,不要小看这声音,这声音犹如地震幸存者从废墟伸出的手,相信这一只只手终究会感动上苍,激发热血,聚集人心,召来一支支队伍紧急救援。

否则,你不发声没人会听到,没人会发现受害者的方位。不要只怪他们太强悍,当你屈服于自己的审美疲劳,当你放弃、当你沉默,即等于默认、默许维稳的强暴。当哪一天你也像徐晓那样被维稳强震埋没,你真的怪不得谁,真的没理由怨天尤人。

我们的确只是素手书生,我们唯有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声音,祥林嫂一般不断重复的甚至是绝望的声音。那也得发声。绝望也不屈服,绝望也不放弃,绝望也不能由着他们。用声音做最后的抵抗,用声音警告他们,强权并不能碾平一切,这世上还有不可征服者。

这是最后五分钟,这是无数个最后五分钟的五分钟,犹如看不见地平线的茫茫泅渡。但,再怎么无垠的汪洋,不终究还是有地平线么?再多少个最后五分钟,不终究还是有尽头么?决定性的因素只在于我们是否足够坚韧,足够顽强。用声音来对抗迫害,用声音来汇聚风暴、指引风暴,用声音的风暴来湮没维稳的高墙,让所有的徐晓得救,让所有的许志永、郭飞雄、郭玉闪得救。

但终究,还是为了我们自己的解放,为了子子孙孙的解放。

小档案(摘节自维基百科):

徐晓,中国知名作家、诗人、散文家,财,传媒《新世纪》首席文化编辑,《今天诗刊》重要编辑,曾在文革末期参加通信读书团体而入狱,两年后获释。著有《半生为人》,该书以徐晓的同代人,如周郿英、赵一凡、李南、刘羽、北岛、芒克、史铁生等的人物肖像,是一代人如何在迷信、封闭、盲从、而残酷的时代找寻独立、智能、尊严、及思想的回忆记录。

2014年11月26日,徐晓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北京警方带走。徐晓被警方带走的消息传出后,中国文化界人士章诒和、崔卫平等纷纷表示不解。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说:「事已至此,黯然神伤。」诗人叶匡政称:「又回到了1975年,那时叫『现行反革命』,现在叫『危害国家安全』。」北京《iLOOK》杂志出版人洪晃表示:「我迫切想知道文化编辑怎么『危害国家安全』来着。」

部分中国官方媒体在徐晓被带走后介绍徐晓的文字,引起网民注意,如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网络新闻联播」微博于11月30日发贴文引用徐晓的话说:「当生活把你抛进火坑,你不得不在里面时,根本谈不上什么坚强和勇敢。你有的不过是活下去的本能,别人所能承受的你也同样能承受。」。中共湖南省委官方新闻网站「红网」的微博推荐了徐晓的作品《半生为人》:「就像我在书的前言里写道,当我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母亲,所有角色都面临困境的时候,我要为自己活着寻找一个结实的理由。」

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