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依法调查取证时被殴打】11月1日,娄底市中心医院一患者因胆结石急诊留院观察,输液时死亡,死者家属怀疑医院处置不当,遂委托郭雄伟律师与娄底市中心医院交涉。据郭律师讲述,他接受委托后到医院调查取证,封存病历时发现病历有异,遂提出异议并用手机录音,被医院十几个保安殴打,造成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还被保安抢走律师证、病历、手机一部及现金1万元。郭律师拨打110报警,乐坪派出所民警来到事发地点后,未按程序询问报警人且未做任何笔录。在郭律师强烈要求下,民警只对他一人做了笔录,未做任何财物交接即从医院保卫科科长手中把被抢财物转交给他,但现金只有4800元。事后,派出所一直拒绝立案,经郭律师多次投诉后,才以治安案件立案。

【声明】11月3日,针对郭雄伟律师履行工作职责、调查取证时被殴打一事,多位律师发布《关于娄底中心医院指挥保安殴打正常执业律师事件的声明》。声明指出:一,郭律师要求查封病历及在工作中录音是合法行使律师执业权利,依法应得到保护。二,娄底市中心医院的暴行是对律师人身安全权利和律师执业权利的粗暴践踏,我们对此充分关注并会持续协助郭雄伟律师的维权行动。三、呼吁湖南省律协和全国律协高度重视此案,在四中全会依法治国决定已全文公布的当下,此案具有标本性意义,如果律师执业过程中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法治中国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四,建议娄底市委政府彻查此案,并对网络上已有的娄底中心医院涉黑暴行传闻正面回应。

【黑龙江省拟取消律师年检】11月初,一份黑龙江省政府《取消非企业年检年审事项表》在网上广泛传播,其中包括取消律师年检,但目前为止其他各省并未有明确跟进。对此,王全章律师在微博中评论:按国务院改革计划这是按部就班的事,没推出这项改革的省份实际上在抵制国务院改革;打压律师的方法有千百种,不独考核这一项。

【官方通知】11月6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律协、各地律协和广大律师认真学习、深刻理解、坚决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律师制度改革不照搬照抄国外做法。有人总结,四中会后全国律协通知的关键词主要有:加快修订《律师执业行为规范》和《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政治过硬、纪律过硬、信念坚定、清正廉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申请信息公开】11月7日,因代理医患纠纷案件在医院被保安殴打的郭雄伟律师,向娄底市公安局提交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后者公开自2009年11月2日至2014年11月1日所有有关娄底市中心医院的报警、出警记录及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

【律师履行辩护职责时被驱逐出法庭】11月13日,江天勇律师作为盘锦中级法院审理的冯秀梅涉嫌破坏法律实施上诉案的辩护人,到庭履行辩护职责。庭审开始后,江律师得知合议庭另外两人李春、李智琼皆为助理审判员,根据《刑诉法司法解释》第175条规定,助理审判员须由院长提出并经审判委员会通过后方可临时代行审判员职务;《刑诉法》第178条规定,上诉案件须由审判员三至五人组成合议庭。江律师依法要求两位助理审判员提供相应书面资料以证明其主体身份合法,进而表明合议庭组成合法,被审判长拒绝。江律师遂以两位助理审判员合法与否不明为由,申请她们回避。审判长不就此申请做出决定,而是认为“辩护人江天勇无理取闹,逐出法庭”,随后江律师被法警强行带出法庭。

【起诉、开庭】11月13日,刘书庆、刘金滨律师起诉焦作市看守所拒绝安排律师会见违法行政一案开庭。刘律师介绍:本案被分开审理,上午审理刘金滨律师的案件,下午审理他的案件,“总体上庭审都顺利,如果仅从法律本身和庭审表现看,我们自认都应当是胜诉者。”两位律师是访民张小玉、许有臣夫妇“涉嫌故意杀人罪”的代理人,屡屡申请会见被看守所拒绝。该案于10月20日立案,这是这类诉讼首次被作为行政案件立案。

【浦志强律师被四罪移送审诉】11月13日,浦志强律师的案件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其辩护律师高广清表示,正联系检察机关获取起诉意见书,当局已通知浦志强案审查起诉被指控四项罪名。17日,高律师曾到北京巿第一看守所会见浦志强,“他的身体还可以,原来主要是血糖高,现在相对比较平稳。对于案件移交检察院,他平静面对,并有思想准备。”今年5月3日,浦志强与十几位朋友召开“六四”25周年民间研讨会,翌日被警方传唤,5月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6月13日被北京巿公安局多加一项“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逮捕。

【安检】11月13日,王全章律师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法院开庭,进入法庭时拒绝安检。法警说,我知道最高法有规定对律师只查验证件,但这里是新疆,情况特殊。王律师让他拿出新疆的特殊规定,他不回应,找副院长投诉,副院长大谈反恐。王律师评述:在反恐的旗帜下,一切法律规定都可以被公权力轻易击破,一切保障人权的东西都可以被漠视。

【会见、殴打】11月14日,刘正清律师第三次到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交涉,终于会见到被刑拘的唐荆陵律师。唐荆陵告诉刘律师,被关押到广州白云区看守所后,管教警察以监规为由,强令他蹲下,唐律师拒绝服从,随即遭该管教粗暴踢打。

【针对郭律师被打事件联合维权】11月14日,来自湖南、山东、北京的维权律师约二十多人先后抵达娄底,组成“郭雄伟事件维权律师团”,开展为期一周的律师执业权利和人身安全保护活动。维权第一站是娄底市公安局,该局纪检卢书记进行了亲笔批示,并当场将批示和控告材料交给警督处长处理,但没有给出具体处理和答复时间。

【王成律师诉全国律协败诉】11月14日,中国律师诉全国律协名誉侵权第一案宣判,原告王成律师败诉。今年6月30日,《法制日报》第二版刊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声明》:“近期,我会陆续发现一些从未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或已注销、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以律师名义和身份从事活动,误导律师和社会公众。为维护律师队伍形象和声誉,现发布如下《声明》:唐吉田、刘巍、郑恩宠、唐荆陵为已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人员,王成、江天勇、滕彪为已注销律师执业证书人员。上述人员均不是律师,他们所从事的活动与律师行业无关。敬请广大律师和社会公众明鉴。”针对该《声明》,7月4日,王成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名誉权侵权纠纷诉讼,将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法制日报》社告上法庭。对败诉结果,王成表示:该案违法适用简易程序,法官自己决定自己不回避,非法剥夺原告庭审资格,助审非法独任审判,投诉控告无人理睬,被告一方独角戏答辩、举证,事实不清就判决,判决书对程序违法只字不提。

【会见、“没有空余会见室”】11月15日,在刘书庆、刘金滨律师起诉焦作市看守所拒绝安排律师会见违法行政一案开庭两天后,刘书庆律师到焦作看守所申请会见。据刘律师讲述,这次门卫、武警、警察等都非常客气,终于顺利办妥会见手续,但却被告知“现在没有会见室”,并被提醒到下午4点30分就就不能再申请会见。4点30分以后刘律师未等到有“空余会见室”,仍未能会见。

【法院给律师有病毒的光盘】11月15日,范木根案庭前会议,经过激烈交涉,苏州中院同意代理人复制范木根案案发现场警辅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证据。下午,辩护律师张俊杰持新购U盘到法院复制该视频证据,却被告知,安全起见,法院内网不能接入外设终端,因此法院复制了两张光盘拟分别交给两位辩护律师。张律师拿到光盘,回去后发现两张光盘里都有病毒。对此张律师评述:“我不恶意揣测苏州中院言而无信,故意给我两盘病毒,但事实证明,没有接入外设终端的法院电脑也是非常不安全的,否则就是有人恶意植入了病毒。”

【禁止出境】11月17日,程海律师从深圳湾海关出境时被边检扣留,并被禁止接打电话、去卫生间,还要搜查随身物品,然后以“北京公安有通知”为由禁止程律师出境。这是继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后又一起禁止律师出境的事件。

【唐荆陵案移送审诉】11月19日,唐荆陵的辩护律师接到国保通知,称唐案已移送检察院。唐律师一直关心弱势群体,为遭到不公证待遇的公民提供援助,为落实法治人权呐喊,为推动自由民主助力,十年如一日,身体力行地践行“非暴力”,推动社会法治进步。

【余文生律师被批捕】11月21日上午,张维玉律师到大兴看守所会见被刑拘的余文生律师,看守所仍不允许会见。下午,张律师到大兴检察院控告并查询余律师的情况,得知余律师于11月20日被批捕。

【会见】11月21日,刘晓原、刘正清律师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唐荆陵律师,看守所以未换押为由拒绝律师会见。两律师到预审监管支队交涉,接待警官称刚移送广州市检察院,会见要等到下周。

【对律师强制搜身查包】11月21日,郭海跃律师在沈阳市皇姑区法院开庭,开庭前有陌生人手持摄像机对郭律师等人进行拍摄。进入法庭时,法警不但要对律师搜身还要翻律师的包,郭律师表示抗议,法官信誓旦旦地称要合法、公正,让律师不要因小失大,要配合搜身查包。

【履行辩护职责被驱逐出法庭】11月21日,云南省武定县法院剥夺被告人自行委托律师的法定权利,拒绝接收刘卫国律师开庭前提交的委托手续。刘律师要求法官出示不允许被告人庭前委托辩护人的法律依据,但他置若罔闻并指示法警把刘律师驱逐出法庭。

【拒绝信息公开请求】11月24日,娄底市公安局作出(2014)第001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拒绝了郭雄伟律师的信息公开请求。11月1日,代理医患纠纷案的郭律师在医院被保安殴打,报警后警方消极不作为。郭律师于11月7日向娄底市公安局提交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后者公开自2009年11月2日至2014年11月1日所有有关娄底市中心医院的报警、出警记录及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

【会见】11月24日,付永刚、蔺其磊律师会见了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的陈树庆律师。陈律师感谢所有关心他的朋友,并表示为了这个国家必须有反对的声音,为此而坐牢是光荣的,付出自由的代价是值得的,为推进国家民主进程,突破言禁党禁街禁,他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

【控告法官侵犯律师权益】11月26日,长沙市律协主动邀约蔡瑛律师,询问他控告益阳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卜雪梅、壮晓阳侵犯律师执业权益的情况。27日,蔡律师向湖南省律协会长李德文介绍了自己执业权益被侵害、益阳中院公然庇护违法违纪法官、卜雪梅带病升迁、湖南高院敷衍律师的艰难投诉过程,表示卜雪梅此举绝不仅仅对其个人造成伤害,更是对整个律师职业群体的侵害、对法制的破坏。

【律师被残酷殴打】11月26日,江天勇律师发布微博、微信,讲述自己今年3月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市代理案件时被警方殴打的经历:“2014年3月21日晚上19点整,恼羞成怒的建三江警察翟长坤、于文波等用两个湿毛巾分别缠好我的两个手腕,然后后铐,给我戴上头套,把我从审讯室拖出,经过一个院子约五十米,我听到开卷闸门的声音。我被架进一个屋子,听见铁链子从上面哗啦啦下来,从我背后双手间的手铐穿过,再一阵哗啦啦的链子声,我就被吊起。我感觉约有五六个人,朝我胸部、腹部狂踢,阴部也被猛踢多脚,折磨近一个小时。直至被拘留15天期满,出来后腹部整个淤青,大部分是紫茄子颜色,手摸能感觉大的硬块,小腹下面阴部有鸡蛋大小的硬疙瘩。4月18日到医院检查,肋骨骨折八根。

【刑修九、联名意见书】11月26日 ,王全平律师亲自到全国律协送达529位法律人签署的《刑法修正案(9)意见书》。全国律协工作人员表示,递交意见书给全国律协非常及时,全国人大发文全国律协,要求对修正案提建议,12月1日提交。全国律协业务部朱主任收下联署意见书并请示秘书长后告知,这星期就去递交,一定转交。该意见书从本月初开始征集律师联署签名,其中表述:《刑法修正案(9)》草案第35条入罪的情形增加了“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以及“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的”,我们认为这种修改违反了《刑法》的两项基本原则;与中国司法改革的方向背道而驰;对司法特别珍视的程序正义损害极大。因此草案第35条应当取消,原来的《刑法》309条无须修改。

【刑修九、政协委员提案】11月26日,针对刑法修正案(9)草案,全国政协委员、律师刘红宇特别提案,建议全国人大取消或删除相关条款的修改。刘红宇认为,刑事辩护与人的自由和生命相关,是律师业界公认的最有价值的业务,但据不完全统计,刑事诉讼辩护率不到30%,因为刑辩艰难,大量刑辩律师转型、转行,队伍日渐萎缩,辩护质量下降,辩护队伍缺少荣誉感、成就感。本次修改拓宽了罪名的范围,“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等行为将构成犯罪,该罪名容易扩大化,将导致刑事辩护律师维权辩护更加艰难。

【会见】11月27日,王全章律师到昆明市看守所会见,从上午11点到下午2点,会见了三个人,没有任何阻碍。王律师表示:一个市级看守所,来会见的律师很多,只有五个会见室,却没有任何拥挤。对比沈阳的看守所早上6点30分开始排队、北京的看守所排队会见需花钱排号,基本可以得出,在看守所会见的各种主观或客观的障碍,都是人为造成的。

【会见】11月28日上午,高承才律师到海淀区韩颖母亲家中办理了相关会见委托手续,然后到丰台区看守所申请会见。看守所警察认为其会见函不符合规定,高律师回应会见函由司法厅印制,在全国各地看守所会见都是符合规定的。经过一番争论,警察不再纠缠会见函格式的问题,却又称需出具委托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高律师回应《刑诉法》明确规定,只需公函、执业证、委托书就可以会见,你们附加条件是违法的。警察说,我们就是这么规定的。高律师只得又返回海淀韩颖母亲家中,拿着委托人的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于10点30分回到丰台看守所,警察告知10点30分以后不再办理会见手续,需到下午。下午1点31分,高律师第一个递交材料,终于办妥会见手续,但在会见室等了二十多分钟,警察说办案机关在提讯韩颖,今天无法会见。抗争无果后,高律师只得离开看守所。

【会见】11月28日,袭祥栋律师到辽宁省营口市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看守所警察以其律师证未盖注册章为由拒绝会见。袭律师解释今年刚换发的新证,明年才加盖2014年度的注册章,警察要求他到山东司法局开具证明。袭律师向驻所检察室控告,最终仍是要求袭律师返回山东开证明。

【开庭】11月28日,郭飞雄案在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严格控制郭飞雄及其辩护律师发言,管辖异议、回避要求等都被打断,强行驳回,张磊律师当庭控告公诉人构成徇私枉法犯罪。为了尽快审结该案,最大限度消除郭案的社会影响,天河法院不顾辩护律师和郭飞雄的抗议,强行在夜间继续开庭。最终,庭审持续到11月29日凌晨2时50分,审判长剥夺当事人最后陈述的权利,强行宣布休庭。

【常伯阳律师获释】11月29日,公益及人权律师、郑州亿人平发起人和法定代表人常伯阳获释。今年5月28日,因代理记者石玉的案件,常伯阳被郑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事拘留,7月3日被检察院变换罪名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 9月26日,警方将该案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10月下旬,该案因证据不足被检察院退回警方补充侦查。在被非法拘禁半年后,常伯阳律师终于获释,站着走出看守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