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就像是退去
一场持续多年的高烧
你终于要痊愈了
从体制的病床上
全身而退,除了那么一点
——小小的荣誉
(荣誉只是一粒止痛药片
可随身携带,随时备用
还有一定的保质期限)
好比插秧
退,也是为了进一步往前
好比低头
更能看清水中
倒映着的蓝天
更何况你呆在广州
时日长久,是该
专程北上西进
实地考察
“祖国山河一片红”
不是红,是很红
而无数传说中的文朋
诗友,像一片片羞涩的
绿叶,掩映在城市
水泥墙边的花盆中
——当瘦弱的你
(是真实的你,不是动物凶猛)
和你烈如野火的激扬文字
出现在真实的人群中
(不是虚拟世界中的救世英雄)
那样的场景肯定
既热烈又有些许尴尬
从干巴巴的嘴里调侃出
犀利的汉娜·阿伦特?
从怯生生的眼神里读出
炉火一般炽热的焦国标?
从躲躲闪闪的辞风里
还原乔治·奥威尔
洞悉未来的睿智?
是的,你只是一个
退了休的先知
(全职的先知只活在民间的
传说里)
你全身地投入火热的
生活(真实的、自由的、快乐的和
伪善的、犬儒的、愤怒的)
却总是被人们称作
“余热”(多余的、剩下的、残存的
或可有可无的)
你吃尽了苦头(当然还有
草)还想挤出
最后一桶奶
你真是一个伟大的魔术师!
翻遍我的旧诗集
所有的喜悦总是关联着
忧愁(像“秘密”总是
关联着“黑暗”)
以至于我找不出几行
像样的诗句送给你!
难道真诚的祝福真的
成了稀缺之物?
最上品的唐诗三百首
哪一行不浸透着
诗人的辛酸血泪!
虽说“万般皆下品”
但“高远”二字不也
苦苦相随、生死相守
不离不弃、白头
到老了还不忘
继续苦你的心志吗?

 2011-7-5银川监狱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