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浦志强的夫人孟群以浦志强的健康状况为由,希望习近平关注介入。孟群的公开信,今天在微博、微信被许多网友转发,许多对体制最不妥协的激进网友,或者此前对浦案的低调策略有不同看法,也只是默默转发,未多加苛责,最多加一句“理解家属的感受”,但网络审查者并未留情,公开信很快被删除,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

春去冬来,因参与六四研讨会,在今年5月4日被抓捕的北京律师浦志强,到12月已被羁押了两百多天。

上周,浦志强案被北京警方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北京警方的“起诉意见书”称:浦涉嫌寻衅滋事、煽动民族仇恨、煽动分裂国家、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四条罪名。

四条罪名中,据说至少前三条和浦志强的三十多条微博言论有关,包括发微博调侃雷锋、“侮辱”毛泽东孙子毛新宇、批评万年人大代表申纪兰,以及在昆明恐怖袭击事件后,在微博上呼吁当局反思民族宗教政策等。

浦志强会见律师莫少平时,对上述指控全部予以否认,浦志强告知律师,要坚决捍卫宪法35条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如果办案单位一意孤行,要坚决打一场捍卫宪法35条的官司。

就该案的技术层面,在当前逼仄的大环境下,律师能做的事情很少。

最基本的阅读复制案卷权利,莫少平律师11月19日即向北京市二分检提交相关手续,一直未获回复,其间,莫少平律师12月1日到二分检提交手续要求阅卷,被答复办案检察官外出培训无法安排,此后再致电,又称检察官出差。

此后,莫少平律师终于见到该案承办检察官,他被告知案巻多达74本,年底工作繁忙,无法安排阅卷、复制卷宗,该案已决定退回公安补充侦查,阅卷、复制待补侦结束后一并安排。

12月12日,浦志强的外甥女屈振红律师也被同样地退回补充侦查。这一程序走完后,浦志强、屈振红又将可以未经审判继续长期羁押。

法理层面,梅春来律师的《浦志强案:微博言论自由界定的宪法意见书》论证清晰。

梅春来认为在微博中浦志强对申纪兰、毛新宇、雷锋等人的批评属于公共事务的批评,申纪兰、毛新宇及雷锋的后人都没有权利指控浦志强犯罪,申纪兰、毛新宇作为人大代表和公共人物对普通公民行使宪法上的权利,只能容忍也许是“放肆”的批评;如果浦志强的批评不属于公共事务的讨论或批评,则应由这些被批评者依法定程序提起侵权诉讼或刑事提告,而非由警方抓捕追诉。

其次,浦志强关于批评执政者要反思民族政策、改善民族关系的微博明显属于行使宪法第41条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监督权利,这是公民责任的一部分,是人人都享有的对国家监督的宪法权利。针对这一类言论提出的刑事控告,这是明显且不言自明的违宪,控诉一方的行为令人失望。

昨天(12月18日),浦志强的夫人孟群通过网络发布公开信,以“好生之德”,“慈悲之心”等向习近平主席为浦志强求情,令人动容。

孟群公开信先谈了自己对浦志强的工作为人的判断。

她说,浦志强心地纯净,深爱着生他养他的这方热土。他为人谦逊直率,淡泊名利,乐善好施,经常帮助弱小,好打抱不平,有时难免会得罪一些人。但是,他只是在凭良心做着对国家有益、为升斗小民鸣冤的好事,“何罪之有?”

孟群接着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在法律框架中行使自己的权利,为国家的法治建设、为社会文明提出自己的意见与建议,他做错了吗?”

可是,浦志强的赤子之心换来了7个多月甚至更长的的牢狱生活。他希望国家强大,他希望人人安居乐业,他希望民族团结,他何曾有过“寻衅滋事、煽动民族仇恨、煽动分裂国家”的企图?他从未有过“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这项指控也完全是“莫须有”。

最后,孟群以浦志强的健康状况为由,希望习近平关注介入。

她说,“浦志强年届半百,患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预激综合征、前列腺增生等疾病。在看守所前3月时间里,几乎天天被提审,每次长达10余小时,提审之后还要值夜班,即使是年轻力壮的健康人也无法承受。他的体重迅速下降了9斤,曾经出现呕吐、晕厥等现象,双腿一度浮肿至膝盖。”

浦志强在看守所里遭受了非人的身心折磨,“家属无法探视,无法送去安慰与关怀,即使律师会见也难以顺利成行,要由领导批示,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现实生活中亲历了历史小说描述的情节。”

孟群说,戴罪之人尚有看病就医、休息调养的资格与权利,更何况浦志强这样善良的好人,公安局以“社会危害性”为借口不允许保外就医,他的社会危害性表现在哪里呢?

孟群说,这封信习可能永远不会看到,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把它送到习的手上。即使习看到了,也可能没有时间看内容。

作为律师的妻子,孟群并未诉诸法律、法治和历史责任,而是希望某种普通人的同情心和佛教的慈悲能触动体制最高层。

她说,“君子有好生之德,您(此处指习)爱惜小动物,对人也必定有慈悲之心。”她呼吁习进平:“慈悲为怀,让我的夫君回家”。

孟群的公开信,今天在微博、微信被许多网友转发,许多对体制最不妥协的激进网友,或者此前对浦案的低调策略有不同看法,也只是默默转发,未多加苛责,最多加一句“理解家属的感受”,但网络审查者并未留情,公开信很快被删除,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

正如浦志强的友人所说的:“里面的人在为外面的人牵肠挂肚,外面的人也在为里面的人牵肠挂肚。让他们出来与家人团聚吧,他们是不是坏人,你们查了这么久,细节比我们更清楚。”

来源:法广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