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从共产党控制得最严厉的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就可以很容易得出结论:即使共产党领导人不是流氓,但共产党实在已经流氓化得很。我真的不知道共产党究竟想干什么——我曾经将共产党说成“激杀党”:将老百姓激怒了,再来镇压老百姓。不谈1989年了吧,14年来各地已经有多少被激怒的老百姓被各地的贪官污吏残害了?数以十万计吧。早著呢,如此下去,老百姓当然迟早会大规模起而反抗,那时共产党干什么呢?按照这个党的本性当然会借口有坏人、敌对势力捣乱试图镇压。说不定就是数百万、上千万的民众葬身于超级大屠杀之中。这是我1998年以来多次说过的忧虑。因为房地产,我现在忍不住再说一次。

只要是一个神经健全的人,我相信看了今天几则与房地产有关的消息,都会认为我的话是太真实了。这些消息是:

1,载于今日《大参考》的香港《星岛日报》报道:8月21日,几名生活贫困但又被政府逼迁的南京市长江路邓府巷居民,携燃油到邓府巷拆迁办公室抗议并引火自焚。目击者称,至少有10人被送往医院抢救,其中八人不治身亡,死者中可能包括一名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有关该惨剧的报道,早在23日晚曾出现在内地各大网络的网上论坛。需要同时说明的是,南京地方报纸的报道说只一人身亡,我不能核实,只将不同的报道同时列出。

公平说本届南京市政府工作作风较前略有改观,至少群众中没有了市一级领导谁谁谁腐败的传闻,但是,衙门积习甚深,拆迁补偿总的说来没商量,甚至成为专家们的修宪焦虑的现实困扰之一,出现这样的惨剧并不奇怪。首善之地北京还不是很有几个拆迁户气得跳楼的嘛!

2,朋友徐永海的文章《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说的是2003年8月5日很多拆迁上访群众在北京市政府门口喊口号。被激怒的上访群众被抓被关意味著什么呢?不讲理!什么样的社会不讲理?丛林社会。

徐先生随身带的《中国经济时报》的文章《北京前老莱街居民遭棒子队袭击》与《强拆违法》,我也看过的。看了这样的文章,谁都会对中国社会公开的匪盗行径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被棒子队袭击、毒打的不仅有拆迁户,还有警察的妻子和女儿。是误伤还是警察也是拆迁户?

3,今天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邹建锋的报道:杭州主城区部分房价近年来以每年接近1000元卅平方米的速度飞速上涨,市中心的房价则超过8000元卅平方米,投机者哄抬房价,房地产商搞“二次柯断”抬升房价,三年翻一番,百姓叫苦不迭。

记者这里说房地产商是“二次柯断”,那么一次柯断是谁呢?当然是指共产党政府。

4,今天的《中国经济时报》转发新华社海口8月24日电: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张元端24日在博鳌21世纪房地产论坛2003届年会上透露,全国未销售的商品房已达4亿多平方米。

这几则消息,从不同侧面说明了中国的房地产是疯子、弱智主宰的。很难想象这样的房地产是号称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和群众利益的共产党领导着的,除非这样的共产党已经是疯子、弱智的代表。

我想进一步警告那些“追涨”的购房者:小心被套!什么时候房价会一落千丈呢?不是土地亮了红灯——尽管国务院三令五申要严格控制圈地,但是以现在共产党的政治制度,土地还是要不断批发给与政府穿一条裤子的伪房地产商的。1999年空置房达到1亿平方米时我说过这样的话,几年过去光空置房就增加了三倍呀!疯子有疯子的逻辑!

房价陡降也不会因为银行破产——你想挤兑吗?你就是敌对分子;你想集会游行吗?你就是反革命动乱!只要共产党不改“革命”本色,任何经济危机都可以用暴力专政压下来!

什么时候房价会狂泻呢?在官员们非法多占的房子出手以后!谁都不知道这两年有多少特权阶级多占的房子在二手房“市场”加速变卖,但是,总有一天会洗房完毕。在此之前,房价不可能掉下来。老百姓叫苦不迭,就用一点点安居房撒撒胡椒面安慰安慰,安居房亏掉的再加倍从商品房上捞回来就是了。

谓予不信,等著瞧吧!谁是操纵房市的黑心庄家?刮民党也!

2003年8月25日

【作者简介:樊百华,社会评论家,作家,现居南京】

(《人与人权》2003年9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