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刘书庆 傍湖轩 2022-04-25 11:34

因为疫情的原因,人们居住的小区多了很多“大白”,他们全身罩着一样的衣服,只露出一张脸,衣服上也没有任何能识别其身份的标志。而他们事实上却承担着疫情防控的行政管理职能。这些“大白”虽然不是决策者,只是一般的辅助人员,有的也没有正式的行政身份,就是简单的所谓“志愿者”,但他们实际从事着的就是行政管理。

孔老夫子提醒人要慎独。我理解的“独”,不只是人在独处的时候,也包括人混迹在人群中,成为某个统一着装面目模糊无法被准确识别的群体一员时,当然还包括高居殿陛之上的人。说白了,一个人不被监督的状态就是独。

所谓慎独,就是人在不被监督的状态下,特别要小心谨慎,要随时自省和检点自己。因为“独”的状态下,人容易恣意放纵甚至作恶,毕竟不被监督的状态就是无需承担责任的状态。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下面的场景在网上已经多次出现。

有不少市民已经愤怒地称呼这些大白们为“白卫兵”。这些人打人的时候一哄而上,打完人如鸟兽散,也不允许人们近距离拍照录像,受害人挨一顿打,也搞不清他们是一些什么人。所以也无法寻求公力救济。这些人狂妄恣睢,有点小权力就为非作歹却得不到任何惩戒,因为他们无法被识别。

这些“大白”们的职责包括核酸检测、设置路障、检查健康码,为隔离的社区和方舱分发食品蔬菜,消毒。事实上也赋予了他们惩戒不服从者的权力,尽管这权力赋予的正当性是形迹可疑的。这惩戒的权力在行使的过程中,就可能越界滥用违法甚至犯罪。这是由惩戒权力的性质决定的,所以就可能会出现殴打市民、强闯民宅、虐杀宠物以及各种反智反科学反人道的荒唐之举。

以上这些行为都是疫情防控下的行政管理行为,有的有执法主体资格,比如警察、城管,有的没有,如抽调的一般公务员或者社会人员。这些没有执法主体资格的人员,其行政管理的权力也是来自于行政委托,哪怕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的委托手续,或者根本就没有委托。只要他们是权力机关派来的,其行为后果就应当由委托机关来承担。

从行政公开原则可以轻易推导出,一个合法的行政行为,必须具备主体适格的条件。所以,亮明自己的身份是合法行政的第一步。

鉴于“大白”们在短时间内面对很多行政相对人,重复性地向相对人告知自身的身份很繁琐,不便利,在他们穿的防疫服装上贴上标识他们身份的信息,就显得很有必要。如果是警察,应当标示姓名和警号,如果是城管,应当标示其姓名和单位,如果是抽调的一般公务员或者社会人员,则应当标示其姓名和委托的行政单位。

贴上标示他们身份信息的标志后,相信会提高这些“大白”们的守法意识,也会降低防疫管控下“大白”们与市民的冲突,是多赢的举措,期待尽快实施。

刘书庆
2022年4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