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半百的台湾同胞胡娜从台湾回到祖国大陆举办画展,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喧嚷。从网络上看,训斥她的多于欢迎她的。甚至有的网页出现了“网球胡娜滚出中国”的大标题。为什么有这么惊人的说法?原来胡娜不是一般的女画家。她可是1982年的新闻人物。当时小姑娘胡娜刚刚十九岁,是中国网球界耀眼的未来明星。她出身于中国的网球世家,他的外公温岭就是中国著名的网球元老,母系的亲属舅舅和姨妈也都是网球界的优秀运动人才,与她同辈的同胞兄弟和诸多表兄表妹也先后成为网球骨干力量。胡娜从小就表现出了运动的天赋,又得到了家族和学校方面的培养和训练。十六岁的胡娜已经打遍中国无敌手,囊括诸多青少年冠军桂冠。胡娜的性格本来就具有冒险的特点,两岁半的时候就曾经从医院的住院部病房逃出,穿过门诊部大楼,几乎接近院外的小树林,方才被前来寻找的护士发现。当她成绩特优,前景看好,又多次随团出国参赛,看到了国外职业运动员的状况的时候,她产生了做职业网球手的理想。1982年7月美国参赛的活动给她带来了机会。她在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之后,夜间突然离队,逃出了中国教练和领导的控制,投奔美国。为了在美国居留下来,她宣布申请政治庇护,不久获得了美方的批准。胡娜的“叛逃”引起了中美两国之间的外交风波,实际上是中方对美方的报复性抵制,悍然宣布停止整整一年的中美体育交流。

联合国《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2条规定,公民有离开本国的自由。胡娜作为一位有潜力有抱负的青年运动员,为了实现做一个中国格拉芙的理想,她想去国外当职业球手有什么不对呢?1981年美国网球协会已经致函邀请胡娜,可是中方拒绝了美方的邀请。原因完全跟胡娜无关,只因为美方同时邀请了台湾方面的运动员。恰恰不是别人,而是中国体育当局为了政治上的目的,贻误了青年运动员胡娜的重要机会。运动员的青春是何等宝贵呀!德国的格拉芙就是十五岁时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的。胡娜感觉到自己已经被耽误了。她当时跟队友李心意透露了一点想法,“领导不批准,我们能不能自己去拉赞助参赛呢?……”接着就是一年后的赴美集体参赛。胡娜迈出了她人生的重要一步。她的举动除了国际上写入中美关系史册的轩然大波之外,还在她的家族亲属之中和运动队上下都遭致了重大的处罚。家庭亲属不愿意说出来,但是我们生活在那个环境下的人们是不难想象的。一个家庭忽然有成员在国外脱逃“叛国投敌”,这个家庭立刻就被贴上了反革命的标签,他们的父母兄弟立刻就被异样的眼光所注视,甚至公安机关,单位的保卫干部都会来质问、训斥,父母、外公以及其他相关亲属都要交代,是否事先知情,是否给予资助等等,先进模范之类的荣誉,职称、评级、出国的机会都会一擼到底……。再看运动队的情况,总教练张大陆,副总教练沈建球(女)和与胡娜同室的队友李心意,全都离开国家队。体育人才在国家队,不论是教练还是队员,都是黄金的岁月。一旦离开,就失去了用武之地,几乎就等于是运动生涯的死刑判决。尤其是那位年轻的李心意队友,为什么也要受罚呢?同室也是罪过吗?大概是胡娜曾经向他透露过一句想要出国个人参赛的思想苗头,而她没有及时向组织汇报,事后检查交代,也免不了受到处分。这位也有相当成绩的青年选手就这样被葬送了网球运动的青春。这就是当时中国体育界的组织纪律监控。胡娜则是英勇冲撞这一专制体制的第一人。在她的挑战之后,另一个挑战者也是一位女运动员,何智丽。1987年的中国乒乓球队的领导继承了文革时期的让球设计,要求何智丽故意输球给队友,何智丽不肯就范,结果超出领导的估计,夺得了冠军。她因此被罚不得参加奥运比赛。何智丽退出国家队以后,移民日本。所幸她不必通过政治庇护的方式,而是因为跟日本公民恋爱结婚而出国。并在日本继续她的的乒坛生涯,取得了亚运冠军和世乒亚军的成绩。还有一个就是公开挑战举国体制的运动员——网坛名人李娜(亚洲大满贯单打冠军,世界排名第二)。胡娜出走美国的那一年,李娜刚刚在国内出生。胡娜移居台湾的时候,李娜刚好准备去美国专业受训。此后进入国家队,几经跌宕,终于“单飞”!李娜的竞技状态正是胡娜当年的梦想。李娜出言直率,从来不唱那些颂圣滥调,歌颂什么人,感谢某领导。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在李娜的成功里,我们还真应当感谢胡娜当年以生命和青春做代价的破戒之举。有了胡娜的实例在先,体育当局已经不敢把限制和监控做得太绝。所以李娜能够得到耐克的赞助,去美国受训,成为职业球手。

回过头来再看,胡娜做出的牺牲也确实是很大的。凭她在少女时代的实力,成年之后或许应该获得更加辉煌的成绩。(世界排名36,一次女双冠军)。可是她仅仅在外八年就退役了。为什么?一个体育英才的成就是需要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促成的。胡娜出走之后,依据美国移民法,没有合法身份就不能参赛。她没有任何其它的途径(婚姻、留学等等)获取身份,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政治庇护。而且她的庇护理由也是真实的。1981年她被邀请个人参赛,因政治原因(为了抵制台湾人名额)而不被允许,逃离后她若回国,当时绝对会受到严厉的判决(叛国罪是中国刑法第一重罪)。胡娜并不糊涂,她暸解家人亲属遭到了什么样的株连和压力,不仅无法去安慰他们,而且持续八年不可能与亲人重新会见。李娜走南闯北,总有母亲给她煲电话粥,而且时常真的为她煮她最爱吃的粥。可是胡娜当时独在异乡为异客,八个月不能练球,获得身份开始练球时,体重已经增加,力量也减弱了。她不得不突击猛练,结果连伤六次。成为后来伤退的初始原因。没有任何亲人能来呵护和照应这个未满二十岁的女孩。持续八年不准探亲,亲人不准赴美,中美两国虽然遥隔万里,但是政治的压力依然会如影随形跨越时空给胡娜带来徘徊不去的阴影。既要承受精神压力,还要积聚体力和技巧以迎战赛场敌手。这样的生活绝不轻松。

面对胡娜的画展,环球日报的署名文章丢下一句谴责说:胡娜欠祖国一个道歉。

到底是谁欠谁呀?当年的一个优秀的体育苗子,因政治原因不给她机会,硬把人逼上梁山,出走国外。然后连续八年不准回国,不准家人探亲。还在政治方面施加各种沉重的压力。致使原来极有前途的运动人才,没有创造出应有的辉煌。难道不是中国人民的损失,难道不是胡娜家族的损失以及胡娜个人的损失?所以我们应该说,中国的体育当局欠胡娜一个道歉!

来源:作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