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8月我作为英语初级班留学生来到澳洲,91年2月移民局批准我以特别人道理由定居,两年后,我宣誓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在大陆活了47年,我只投过一次票,那是18岁高三毕业前,领了个巴掌大上面有我名字的纸片,说是选民证。我稀里糊涂跟著人群去了个什么地方,稀里糊涂在一张纸上几个陌生名字的旁边打了几个勾勾,算我履行了选举权。二十岁后的几十年里,因为现行反革命坐牢十年,我再也没有资格去参加打勾勾了。

一,我在澳洲当选民

入籍30年,我经过很多次三年一届的大选,看起来参加选举都有打“勾勾”打“叉叉”的形式,可内涵却是天壤之别:大陆,打勾勾是他人代表你的心,“瞎子带眼镜多馀的圈圈”;澳洲,叉叉打给谁是个人意志,每张票都举足轻重。

选举期间,澳洲的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等等新闻媒体特别活跃,无冕之王的记者们“打破沙锅问到底,还要问锅渣在哪里”,参选人的婚姻状况,几个孩子,性格爱好,连婚外情之类的花边新闻也无情揪住来个底朝天。

电视里,我看到反对党议员指责工党总理基廷,说他浪费纳税人的钱从印度尼西亚进口这么贵的会议桌,为什么不买澳洲自己的产品?基廷没有因此大发雷霆,还哼哼笑。我喜欢这种允许别人说话有气度的领袖,我投工党的票!后来某届大选,工党竞选人马克·纳德,新闻记者挖出他曾在圣诞节丢下癌症初愈的妻子,带著情人(后来的老婆)出国旅游;还揭出他对父亲的老友、经济上资助他家的恩人撒谎。我既愤怒又担心,一个不能善待妻子的人,他会善待澳洲百姓?一个对家庭恩人不诚实的人,他会兑现给选民的承诺?然而,我的担心多馀,关键时刻,澳憨不憨,抛弃了最初呼声极高的马克,选择联盟党老面孔霍华德连任。

早期的我对于选举,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政党参选人的品德操守上。当时我看到一则消息:工会领导墨尔本港口工人大罢工要求增加工资,无人卸货载货,岸边停满海轮,海港一片死寂。劳资谈判时,老板要求工会制止工人搞欺骗,特别是夜班,他们相互帮忙打卡,迟到早退甚至没来上班的全部记录满勤,人人拿全额工资。对于这种违规欺骗行为,工会不但不指责,反而百般辩护强词夺理,还宣布不加工资拒绝复工。我对工会的做法极为反感。可是,更使我失望的是工党,工党出于对工会强大势力的依赖,竟装聋作哑不置一词。不行,我不能把选票投给这种不诚实不正直把上台执政作为最高目标的政党。

后来,我认识到品德操守固然重要,政党治理经济的能力和保障国家安全的措施,也断然不可或缺。

今年5月21日澳洲联邦大选,面临的经济与国家安全问题的挑战空前严峻。两大政党:工党和联盟党大比拼,比拼治理经济具体而微的完整计划与脚踏实地的操作能力,亦即创造就业机会降低失业率,增加国库储备,改善百姓生活;比拼对澳大利亚祖国的忠诚,捍卫澳洲安全的勇气与魄力,敢于对中共强硬。

二,经济

我们看到,连任四届的联盟党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政府的杰出成就,他们以巨大的胆识顶风逆行推动消费税改革——即众所周知的GST,打击逃税,增加国库收入。同时,联盟党政府还对极有争议的劳资关系法进行了改革,给资本家松绑,让老板多赚钱扩大生产,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工人工资。以上两项改革,使澳洲的经济持续发展,国家出现了最大的财政盈馀。自此,联盟党善于管理经济理财有道,赢得了“会挣钱”的美名。

30年来澳洲政党轮替过程中,我们又看到,常常是联盟党还清债务,国库有了可观储蓄之后,或许是老百姓思变想看新面孔,或许是“工党代表工人利益”思想的误导,工党被选上喜气洋洋登台——正如前联盟党维州州长Jeff Kennett下台时冲著新领导说的“Have a good time”(享受存款吧),等到工党把钞票享受完毕,债台高筑,银行利息高企(基廷时代,高达17%),不少老百姓又想起会搞经济善挣钱的联盟党了。

一幅奇怪的图画在澳洲一再出现:联盟党负责赚钱还债储蓄;工党负责花钱送礼派福利!

最近这两年,武汉肺炎肆虐全球,给世界经济造成几乎是断崖似的打击,澳洲也未幸免——姑且不提600多万生命的丧失;而我国经济祸不单行,北京罗列了14条澳洲的“反中”“罪行”,包括破坏维多利亚州政府与中国达成的“一带一路”协议;倡议独立调查Covid 19冠状病毒疫情起源;禁止华为参与澳洲5G网路建设;“带头攻击”中国对台湾、香港和新疆事务等等。被惹怒了的中国对澳洲十几种进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大麦(80%附加税)、牛肉、煤炭、铁矿、龙虾、红酒等,澳洲经济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景象。曾几何时,经过联盟党治理经济老手团队的带领,澳洲转危机为契机,开辟新市场走出低谷,一改对中国市场过度依赖的状况。

工党不懂经济,又不肯花气力研究学习改进,竞选期间就只好以说漂亮话开空头支票代之,说得越漂亮,做得越糟糕,最典型的例子是陆克文的败选演说,“工党要让澳洲的每一名学生,都受到世界第一流的教育”,比当选总理的演说还要气壮山河。他们的许诺常常是只顾说得出口,不管是否做得到。

此特征,工党一脉相承,代代相传。

相传到了本届大选的工党竞选人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在总理Morison宣布了大选日期,党派竞选活动拉开帷幕时,他信心满满地宣布要给养老院24小时配置合格的护士,给养老院老人吃健康食品,增加工作人员的工资。可是,当他宣布工党提供25亿解决频临坍塌的养老系统时,他拒绝回答记者,你认为应该给养老院工作人员增加多少工资的提问。接著,他说要“给家长们免费的托儿所幼儿园,不管他们的收入是多少”——纳税人认为这不公平不答应,他又改口要降低幼儿园托儿所的收费。不久,阿尔巴尼斯被记者追问,当下的失业率是多少,现金利息呢?他一问三不知,伸舌头做鬼脸,像个调皮捣蛋的中学生,还一连几天认错再认错: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也不例外。问题是你在竞选一国之长,连国家失业率都漠不关心,遑论“我们要提供免费的 TAFE 课程”,要“创造600,000个就业名额,要吸引$520亿元外资来澳洲”,我们2050年要达到“Net Zero Plan零污染计划”,“每年给每个家庭减少电费开支300澳元”!

网上记者Tyrone Clarke报导,阿尔巴尼斯为了修补自己无法回答记者关于澳洲失业率和现金利率,暴露自己不懂经济,对经济毫不关心毫无兴趣的形象,他谎称自己在鲍勃•霍克( Bob Hawke)政府时期任过经济顾问,以表明自己有能力处理解决预算、欠债之类的问题。而事实上,阿尔巴尼斯1985-1989年他在国会只是Mr. Tom Uren办公室的研究员。而Mr. Tom Uren直到逝世,他在政府部门从未担任过经济政策之类的角色。

最近,阿尔巴尼斯解除了武汉肺炎阳性隔离重新露面,他宣称“We can do better我们将做得更好”,许诺工党将给澳洲人“a Better future一个更好的未来”:包括发展强劲的经济、便宜的托儿费、更多的健康福利、解决养老院危机等。他的财务发言人Jim Chalmers称,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医疗保险,还是电费账单,还是贷款以及归还贷款等问题,“工党都有实质性的政策”减轻由于5.1%的通货膨胀率造成的物价上涨给澳洲家庭的压力。然后,又一条新鲜消息说,如果工党当选,工党将付40%的钱作为政府入股给第一次买房者实现美梦。总理Morrison 回应说,工党的这个计划存在根本问题——房主只有60%的股份,如果房子增值,政府分得40%,这叫什么拥有自己的住房呢?然后,又一条更新鲜的消息,工党领袖在布里斯本广播电台说:“联盟党不曾为澳洲的利益服务;众所周知,它的欠债和通货膨胀率之高都前所未有。”此新闻刚由ABC 报导出来,即被RMIT ABC Fact Check一记耳光,该“公证机构”指出阿尔巴尼斯的“这句话是错误的”。事实上,哪怕两年多来面临祸从天降来势凶猛的武汉肺炎对澳洲经济的严酷打击,加上中共的惩罚性关税,澳洲经济雪上加霜,联盟党政府力挽狂澜,展现出多种应对困境的策略与实力,在世界上都可圈可点有目共睹。

澳洲Sky News电视 节目主持人Mr. Andrew Bolt 指出:反对党领袖本人根本不懂我们的经济如何运作,还试图为工党缺乏经济管理经验辩护。而且,滑稽的是,他把自己装作是个真资格的值得信任的懂得处置国家财富和老百姓钱财的保守派——实际上,阿尔巴尼斯属于工党派系里的社会主义左派。

三,工党的新老领导与中共

中共崛起,习近平的“世界命运共同体”朝世界扩展,澳洲近水楼台是中共渗透的重灾区。

检视工党几代领导对中共的立场,对澳洲的国家利益至关重要。

卜卡(Bob Carr),澳洲工党前外交部长、纽省省长、中共的贵宾坐上客,卜卡自称与中共亲近感到“温暖”、“高兴”。他曾发表声明,指责澳洲费尔法克斯(Fairfax)媒体前驻华记者加诺特(John Garnaut)“搞反华宣传”,因为他写了一份给当时总理腾布(Malcolm Turnbull)的秘密报告,“调查探讨北京政府为影响澳大利亚政党、学术界和媒体,在澳洲暗中进行的间谍活动和干涉行为”。为此,卜卡利用他的工党议员,暗地里对加诺特进行调查(意欲何为?)。澳洲知名人士John Fitzgerald长篇著文,列举诸多事实,称Bob Carr“把自己典当给了中共”,卜卡说的话“是北京的回声”;澳洲战略政策智库执行主任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指出,卜卡花了太多的时间思考北京的事情,而不是把重心放在澳洲的国家利益上。

基廷(Paul Keating),这位曾经使澳洲经济深陷债务泥潭的工党总理,2021年9月在《悉尼先驱晨报》发文称:澳洲在军事上需担心中国之类的观点,是彻头彻尾的歪曲和谎言。澳大利亚通过渲染将中国塑造成敌人,这样做实际上是制造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敌人”;他指责澳洲情报机构在中国问题上“愤怒失控”,该部门的头子是毁了中澳关系的“反华疯子”,要求工党在赢得大选后立刻开除。2021年11月,基廷在堪培拉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讲话:堪培拉必须承认中国的卓越地位,因为这个亚洲巨人太大而强,不容忽视。“中国并不对澳大利亚构成威胁。”他解释中国的战狼外交是因为“处于外交的青春期——他们的睾丸激素无处不在。”

陆克文(Kevin Rudd)2018年4月24日,前工党总理对天空新闻发表讲话,批评时任总理腾布为促成欧盟贸易故意公开挑衅中国,令中方无端受辱;指责腾布让中澳关系脱离了轨道,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他喊“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这种“极其糟糕”的行为是公开“给了中国人一拳”。陆克文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发布学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十九大讲话的照片,说“中国走进了新时代”。2021年8月中旬陆克文在《印度快报》发表文章,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好战行为辩护,称美国及盟友,特别是“四方会谈”(美日印澳)让北京感到威胁。“澳洲现政府以不负责任的方式为两国关系‘火上浇油’”。他指责莫里森政府在对华问题上“不够聪明”,坎培拉应当“少说多做”恢复同北京的关系并谋求巩固。

丹尼•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维州工党省长,2014年担任省长以来,花掉纳税人一百万元,超过25次访问中国;并花30万元差旅费,四次带领维省代表团去中国访问。他告诉澳洲,中国的确是伟大的好朋友。安德鲁斯瞒住联邦政府,擅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记者Hoa Truong July著文指责安德鲁斯:“把维多利亚省卖给了中共,他吃澳洲的面包,为中共服务。”他还说:“澳洲工党与中国共产党是同志,维省成为一带一路总站,安德鲁斯就是总执行官了。” 安德鲁斯的一带一路条约,保密四年才公开,他向中共借贷$ 9000亿美金搞建设。维州资深评论员Andrew Bolt 著文指出,前澳洲防卫研究中心中共分部负责人Paul Monk透露:“安德鲁斯这桩秘密协议,是中共躲开联邦政府的战略行动的一部分。”后来,联邦政府推出“外交关系法”,废除了该协议。

我们不能忘记,工党的大小头目在几年的时间里,没有阻止条约的签订,正如州长办公室外涂的一幅标语,“一带一路,通往地狱”,这种事情在维省发生,工党领导人个个有责任。

墨尔本Herald Sun特约记者Peta Credlin 说得对:想要知道一个政党真正的立场,审视他们做过什么,比听取他们说些什么更加重要。

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现任工党领袖,此次大选与莫里森一决雌雄的对手。

阿尔巴尼斯当工党前排议员时公开说,有关中共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被报导得像“一部虚构的间谍电影”。2018年6月,他还是工党前排议员之时,应邀出席澳中文化贸易协会在悉尼Star Event中心举行的晚宴上他表示,我很高兴代表工党出席(这个酒会),然后用国语说;“与中国交往是澳洲的利益所在。”这句国语讲话赢得掌声四起。他继续用英文讲下去:对中国在这个地区所扮演角色的畏惧或者憎恨,它不是澳洲根本的经济利益之所在,我们需要很慎重地待。……自从1972年维特朗(Whitlam)政府承认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与它有长久的友好关系,这是我们工党遗产的一部分,我们的要与中国合作。我认为处在政治领袖的位置上,需要具备正确的认识,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还是任何别的国家,我们与他们的关系都是重要的。

阿尔巴尼斯还表示:“工党将要以‘成熟的方式’与中国政府打交道”。这是什么意思?是他出席中国宴会演讲,把中国、美国、别的国家胡子眉毛一把抓,“我们与他们的关系都是重要的”;还是,一下子跳到他 2022年3月10日在Lowy Institute发表的激烈的“反中”演说,直指大名,中共、北京、习近平,他并且声称上台后绝不会向北京屈服——如此强硬的“反中”演说,到底是他说的“中共变了”,还是工党上台执政高于一切选票需要他自己变了。不知道这种立场观点的变来变去,就是阿尔巴尼斯与中国政府打交道所需要的“成熟的方式”?

而且,他的团队在中国问题上一贯软弱,老在批评联盟党政府太强硬,不顾澳洲的经济利益等。2021,5,19日他们抨击澳洲总理莫里森故意搞坏与中国的关系来谋取政治利益。工党前排议员费之宾(Joel Fitzgibbon)2020年5月,声称联盟党政府多年来对澳中关系管理不善,一直把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和中国政府妖魔化,敦促政府尽快修复与中国的关系。2020年4月工党资深议员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此处不谈她霸凌工党同事之事),她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需要再三考虑,脱钩不是我们的选项;2022年3月,她声称,“如果工党当选,我们将修复澳洲与中国的关系。”还说,“通过外交手段解冻中澳洲关系是可能的,如果莫里森放弃他‘不顾一切’地利用国家安全作为竞选武器的话。”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中共心知肚明哪个党贴心,早就希望工党上台,2019年落空。今年,环球时报发推文:“Albanese不会是个有魅力的领导人,但与Scott Morison相比,他肯定是正能量。澳洲国家政治不可知,我们愿意看到他们与中国重建关系。但是,澳洲领导层是软弱的,而美国的压力是持续的。”“ 软弱的澳洲领导集团禁止重建与中国的关系;Scott Morison这个小丑,越来越少的澳洲人喜欢他,这对于将来,倒是希望的征兆。”

四,所罗门群岛与中共签订军事条约

罗门群岛接受中共5亿美金金援后,宣布与台湾结束30多年的外交关系,2019年9月与中国大陆建交。2022年4月下旬,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秘密起草秘而不宣的一揽子军事条约宣布正式签订。

NBC新闻网报导说,所罗门群岛几十年来一直是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盟友“后院”。美国对北京当局与索罗门群岛建立军事关系表达深切关注。

澳大利亚警告,在距离昆士兰海岸不到2000公里的太平洋国家建立中国海军基地,将 “改变澳大利亚国防军的计算方式”。70%的澳洲人对此担忧。总理莫里森提醒,中国若在索罗门群岛建立军事基地,将踩到澳洲的“红线”。

国防部部长杜登(Peter Dutton)认为不可按照中国的片面承诺就相信解放军不会在索国兴建军港。

Lowy Institute智库资深研究员麦葛瑞格(Richard McGregor)指出,中国与索国建交后,以“非常快的速度”影响索国。它将会趁索罗门群岛仍然是由亲中势力执政,尽速派遣解放军前往索国建造营舍,兴建小型码头,进一步扩大在索国的部署,取得“实体据点”——事实上的军事基地。

澳洲人报与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网站刊登ASPI执行董事詹宁斯(Peter Jennings)的专文指出,解放军可以利用军机或舰艇运载建材,然后以“物流补给”或“过境停留”的名义在索国停留,接著兴建军事设施。他建议,在大选后的下一届澳洲政府必须增加防卫和援助太平洋地区预算,以应付中国扩大干预介入太平洋事务。

联邦政府前排议员家庭事务部长Karen Andrews表示,她相信北京为什么选择澳洲联邦大选进入竞争激烈的中期阶段公布这个消息,非常清楚它是别有企图的。我们提及政治干涉,它可以采用多种不同的形式。

这个国家人民极其担忧的恶性事件,工党是怎样的表现。

据ABC 外交事务记者Stephen Dziedzic报导:所罗门群岛与中共签订了军事条约,工党试图利用此事,挖联盟党国家安全信用的墙角;与此同时,他们的几个资深部长却暗示,中共很可能以行贿的方式圈定了这个一揽子军事条约。

工党影子防卫部长Brendan O’Connor 嘲笑联邦家庭事务部长Ms Andrews关于她相信北京选择联邦大选期间公布签订军事条约的消息,是别有用心的政治干预。他说“她(Ms Andrews)的安全业务知识如此地没有深度,她登上了想入非非的阴谋论航班。”Mr. Connor 4月27号在他的推特上留言:“联邦政府不承认他们在太平洋地区制定的政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失败的政策之一。搞得一塌糊涂,你坦白交代!”

理查德•马勒斯(Richard Marles),现任工党阿尔巴尼斯副手,拟定为防卫部长及副总理,如果工党上位的话。SUNDAY HHERALD SUN 特约记者Peta Credlin在文章中揭露,在Richard Marles去年8月出版的书里Marles写到:“抵制中国朝南太平洋推进,这将是历史性的错误。”他继续写:“澳洲无权盼望自己在南太平洋国家具备有我无它的地位,它们享有完全的自由与任何国家打交道——与中国,或者任何别的国家。” Peta Credlin指出,按照Marles 的观点,如果所罗门岛国出售它的海军基地给中共,那是相当的OK,尽管他的主意与工党领导们指责这个所罗门岛国与中共签订的军事条约是“我们澳洲对外政策的巨大失败”——这几天,老天帮忙,Richard Marles 阳性了,工党有好理由把这位第二重要的领导同志“冷藏”起来了。

五,总理莫里森的心里话(全文照录)

我爱这个国家,我爱澳大利亚人。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对我们的未来以及澳大利亚人能取得的成就都更加乐观。

尽管我们面临非常真实的困难,以及我们遭受的挫折,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人已经展示了我们可以战胜困难的能力。

通过共同努力,我们避免了许多国家面临的噩梦的景况。

预计失业率将达到15%,但现在只有4%——这是48年来的最低水平。

几乎从任何衡量标准上——死亡率、疫苗率、经济增长、就业增长或债务水平——澳大利亚的复苏正在引领世界。

但我们并没有走出困境。前面仍然有很多不确定性。

这次选举是一种选择。

在增强的经济或是削弱经济的反对党工党之间做出选择。

在70年来实现最大预算周转的负责任的财务管理和您知道无法管理资金的劳工反对党之间做出选择。

在实现50年来最低失业率的经济计划和失业率更高、利率和电价较高的劳工反对党之间做出选择。

在可信赖的并交付了较低税收的政府和您知道永远无法抗拒增加税收的工党反对派之间做出选择。

在一个能够在困难时期做出艰难决定的强大而经过考验的政府团队,还是一个如此专注于政治的未经证实的工党反对派之间做出选择,他们不再知道自己是谁,代表什么。

这是在强劲的未来和不确定的未来之间做出选择。

在您认识的政府与您不认识的工党反对派之间做出选择。

我们的计划将提供更多更好的工作和近50年来最低的失业率。

我们的计划为工人和小企业提供税收减免,以帮助您取得成功。

我们的计划投资于公路、铁路、水坝和可再生能源技术,以建设我们的未来。

凭借强劲的经济实力,我们的计划对您所依赖的卫生和其他服务进行了创纪录的投资。

我们的计划继续进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国防和安全重建。

我们正在应对一个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任何时候都不稳定的世界。

我们的经济由很多不断发展部件构成,有风险,但也有很多机会。

现在不是冒险让不懂经济的人来操弄的时候。

只有通过在5月21日的选举中投票给自由党或国家党,你才能确保强大的经济和更强大的未来。

六,再说几句话

比·萧顿(Bill Shorten)2019年大选失败辞去领导职务后,接任的阿尔巴尼斯说:“ 非常荣幸成为澳洲工党领袖,我承诺工党将在下届大选中胜出”。

三年过去,相信他们内心极其想“胜出”,行动上,看不出工党领导人阿尔巴尼斯和他的团队做了什么功课,付出多少努力,有哪些长进,除了集中精力闭著眼睛不停地攻击联盟党。到了今天大选临近,他们才“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不得不“猪八戒卖凉粉,才貌不够佐料齐全”,还是老脾气,依靠两张嘴皮说好话,多数是梦话空话废话。我们亲爱的澳大利亚,哪能由这样的人来领导?

过去,如果领导人没有选好,我们可以安慰自己,下一届把这样的公仆选下去——过去,这句话,Yes ;现在这句话不灵了。即将迎来的三年,是澳洲非同小可不进则退的关键三年,已经十分脆弱的澳洲经济如果被只会花钱瞎指挥的工党搞下去,倒下去就难以再次站立了;这个即将迎来的三年,让软弱的工党跟著习近平的“世界命运共同体”倒退,傻瓜一定输给诡计多端的中共,就很难回来了。别说我是在危言耸听,我们Wait & See 走著瞧!

还有,有的朋友对两大党,都有所不满,都感到失望,干脆把票投给独立参选人。这一点,你可得小心,有的人名义上是独立参选,实际上是工党背景,他们的票最后都转移到工党门下。

人无十全,瓜无滚圆,联盟党有失误、有缺点、有短处,在所难免。莫里森说:“我们的政府并不完美,我们从未声称自己是完美的,但我们是直截了当的,你可能会看到一些缺陷,但你也可以看到我们在难以置信的困难时期为澳洲取得的成就。你们可以看到我们的计划。我们的计划将提供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并使失业率达到约50年来的最低水平。”这些都是事实。

朋友们,我们选择入籍澳洲,我们热爱澳大利亚新家园,我们有义务有责任把神圣的一票,投给真正为国为民,有能力治理经济,有决心保卫国家的政党,那就是联盟党。

那才是对我们自己、对我们的后代负责。

注:文章里所有的资料来自网上中英文信息和墨尔本Herald Sun 日报

(看新闻2022-05-06)

By editor